河南辣妈万里走单骑,骑摩托穿越青藏高原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李联胜

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哟喂……圣境西藏对于开封辣妈七顺(原名张彦)来说,永远是一个心向往之的存在,什么时候能走一走那些美丽的天路,能看一看那些圣洁的雪山清辙的湖水,能瞧一瞧草原上英雄的格桑花成为七顺心心念念的执着。与一般女生不同的是,七顺去西藏的方式比较独特,单人,单骑,万里骑行。

从小受爷爷的影响喜欢摩托车的她,5月15日,骑着她心爱的铁骑凯越400,从开封出发一路向西,经汉中到成都,经雅安康定走318川藏线抵达拉萨。休整后,由拉萨走219新藏线经桑桑到格尔木,由格尔木走109青藏线过青海湖到西宁,由西宁经兰州于6月23日回到开封。历时一个多月,带着爷爷的遗像,翻山越岭过草原翻雪山走沙漠骑行一万多公里,饱览祖国大好山河,放飞梦想,挑战自我。  

真正的骑士应该勇敢善良有责任心有团队精神

6月26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在开封见到了这位摩友世界里的传奇女性。

张彦,网名七顺,用她的话就是一周七天每天都顺顺利利。开封80后单亲辣妈,从小受爷爷影响,喜欢机车,第一辆摩托车就是爷爷给她买的。

“本身我就热爱摩托车,爷爷给我买了第一辆摩托车,当时我大概十几岁,高兴坏了,爷爷一直都非常支持我做任何事。去年爷爷去世了,这让我非常难受和遗憾,去西藏看看也是爷爷的梦想,本来我准备带他去,但生命无常,于是我就决定带着爷爷的相片,一起去西藏。另外,今年的疫情也让我下定决心,尽快去做自己一直想要做的事情。于是5月15日,我带着爷爷的相片,打好包裹,从开封出发直奔西藏。”

 

作为一名女性,单人单骑孤独地行走在路上,会不会怕呢?“很多人知道我要骑摩托车去西藏都会问这个问题,一个单身女子单骑独行会不会怕?说真心话,有那么一点点。穿越青藏高原有时候会经过无人区,害怕遇到狼啊什么的,但我最害怕的不是这些,而是摩托车在半途上坏了,我曾经设想如果车坏半路,推也要推到拉萨,还好,我的爱骑还算不错。另外,我骑的是凯越400,车如果倒了,女人是扶不起来的。除了对车的担心,别的还不算太怕。”  

5月15日从开封出发的那一天,开封摩友聚集到郑开大道开封段迎宾门为她壮行。6月23日回到开封,摩友们又自发的聚集在此处为她接风。并且在路上,摩友们的团结与互助让七顺感慨良多,“天下摩友是一家,这一路,碰到了很多对我提供帮助的摩友。这次远途骑行穿越青藏高原,大概翻越了5座雪山。每次翻穿雪山时,都会遇到风雪。在翻越海拔5000多米的业拉山时,由于风雪特别大,很多的摩友都被困在了山上,从下午2点多堵到晚上7点多,于是大家伙决定一起将每一辆摩托车抬下山。”

七顺告诉记者,当时她出现了高反症状,几乎晕倒,这一次的经历,也让她感受到了真正的骑士精神。“什么是骑士,真正的骑士应该是勇敢善良有责任心有团队精神,这才是真正的骑士精神。”  

路上唯一的女骑士,七顺经常被围观

一个多月的时间,行程一万多公里,翻越5座雪山。

当七顺一路西行抵达拉萨时,她非常激动。“5月30日,我抵达拉萨,很激动。这一路走318进藏之路,大雪冻烂了我的手指,大雨淋透了我的骑行服,但我没有退缩,也没有半途而废,终于抵达拉萨。由于我是路上唯一的一个女骑手,很多人看到摘下头盗的我,会惊呼,哎呀,是女的啊。于是,会经常被围观。”七顺告诉记者,在业拉山被困时,遇到了两位河南老乡,其中一个豫A牌照的摩友看到她的真容后,非常激动,没想到会有女生单骑走青藏。在中途休息站,当大家发现她是一名女生时,都会惊呼地围上来,这让她非常不好意思。同时,女性特殊的生理期,也给七顺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女人本身的特殊性有时候确实会带来很大的麻烦,怎么说呢,在路上我遇到了这样的麻烦,不怕大家笑话,骑行到一半,麻烦来了,当时我就难受哭了。但是依然选择了继续前行,路上遇到的男骑手劝我将摩托车拖运回开封,让我坐飞机回,我拒绝了。就是有那么一股子劲,支撑着终于抵达拉萨。”说起路途的艰难,七顺有些哽咽。

让她身体不适的高反,路上横出的大风,以及翻越业拉雪山时的囧态,她回想起来有些许的后怕。“当时我的全包头盗坏了,我就向在业拉山上遇到的河南老乡要了一幅口罩,结果他们就给我了一包,特别让我感动,我自己备的也有口罩,但是摩托车钥匙冻上了,打不开。我就戴着这个半包头盗,戴着口罩,迎着风雪一步一步翻越雪山,真的冻坏了,整个头盔里都是冰冰碴。5月28日,进入西藏林芝地区后,看到太阳,那种喜悦的感受是从来没有过的。” 另外,藏民的纯朴与实在也让七顺非常难忘。“在路上,会遇到很多藏区的小朋友,他们纯朴而又羞涩,会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你,有时候还会跟着你的摩托车跑着看。我就会把随身带的一些糖、苹果等零食分给他们分享。看到孩子们纯真的眼神和笑脸,特别高兴。”  

那些长年奋战在219线上的工兵让七顺泪流满面

5月30日抵达拉萨后,七顺在拉萨休整了三天,开始骑向新疆。在219新藏线日喀则段,她遇到了突如其来的横风,“骑摩托最怕的就是突遇横风,当时几次我都差点被刮倒。接下来遇到的事情更让我终生难忘。219线长年处于修路状态,在这条线上,我遇到了不少工兵在修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那么多的工兵,我冲他们竖起大拇指,他们也冲着我竖起大拇指。在班公湖,我遇到了许多军车,我看着他们,真正感受到了我们伟大的祖国真的强大了,我看着那些许许驶过的军车,泪流满面。”七顺沉浸在回忆的感动中。

除了激动与感动,长年处于修路状态的219国道也让七顺吃尽苦头,“当时因为修路,所有的车都要走辅路,这些辅路都不能称之为路,从正路上驶向辅路如同坠落悬崖陡壁,整个路面就是沙石和土,仅仅这一段,我摔了三次,当时我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一位新疆维族小伙子,开着货车跟在我身后,看着我摔倒,帮我扶车。就这么一路走走绊绊,6月7日,我翻越了昆仑天路。这真如歌里唱的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带我走进人间天堂。”

历时一个多月,骑行一万多公里,翻山越岭过草地,风餐路宿飞雪山,一个女人一路走来,追逐着骑士的荣光放飞着自己的梦想。“这次单骑走青藏,我都没敢告诉家人,后来我的一个铁粉邻居告诉了我奶奶,说电视上都播了,你孙女骑摩托去西藏了。奶奶开始担心起来,一个多月后我回到开封再见到她,她都瘦了。家人的牵挂,也是我坚持走完全程的动力之一。路上摩友的帮助以及粉丝的支持,也鼓舞了我,坚定的骑完全程挑战自我。”七顺告诉记者,接下来她计划走一走丙察察线,该线路全长270公里,被人们称为第七条进藏线路,也是最为艰险的风景最优美的进藏线路。“我打算今年夏季再挑战一下丙察察,仍然是一车一人,单骑进藏。丙察察是最艰险的进藏路线,所以出发前要做的准备必须更为详细和周全。”另外,七顺还有一个壮志凌云的梦想,如果有机会,她要挑战世界最难的骑行路线——俄罗斯的尸骨之路。“在远方,在路上,我和我追逐的梦,一起出发,一起奋发。”

来源:大河客户端 编辑:贺笑天

 


2020年06月29日20:11 来源:大河客户端 责任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