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寨”比“砦”实力更雄厚



花园路北三环路口附近的徐砦村



西流湖公园内保吉寨的寨门



 大河网讯大河报记者丁丰林文图

  郑州有“砦”又有“寨”,俩字发音相同,读音相同,用起来到底有啥区别?

  搬倒井、 王、凤凰台、来童寨……这些地名刚一入耳,就让人忍不住去遐想它背后的故事。

  老郑州人常挂在嘴边的“”,现在怎么都不见了?还有很多郑州人在用的地名字,为什么字典上都查不到……郑州的老地名儿,承载着人们的记忆与乡愁。不过,随着城市的发展变迁,有的老地名已渐渐消失。即日起,本报推出“趣解郑州老地名”系列报道,为您搜罗、走访、解读郑州那些老地名背后的有趣故事。

  如果把郑州所有村庄的名字做一个分类总结,那么“砦”和“寨”绝对是其中的两大“门派”,郑州叫砦和寨的村庄加起来有百十个。从以前的郊区农村,到后来的城中村,再到将来拆迁改造后的社区,这些村庄的名字,可能是唯一能被保存下来的乡土记忆。

  对老郑州而言,哪儿叫砦,哪儿叫寨,当然了然于胸。但对很多新市民来说,对到底是“陈砦”还是“陈寨”恐怕还搞不清楚。那么,“寨”和“砦”到底有啥区别?哪些地名叫砦,哪些地名叫寨?为什么砦字似乎用得越来越少,它会不会被寨字替代呢?

  纠结

  站牌上是陈砦,地图上是陈寨到底是哪个zhai?

  董先生从2003年来到郑州,买房落户之后,已然变成了郑州人。董先生刚到郑州时,在北环文化路口附近的陈砦村租住。但时至今日,他依然搞不清楚他当初住的地方是叫“陈寨”还是“陈砦”。

  “我刚到郑州的时候,手机还没普及了,更别提智能导航了。当时花两块钱买了张郑州地图,想去哪儿都从地图上查。”董先生说,当时,地图上显示他住的地方是陈寨,但是在公交站牌上,写的是陈砦,后来他发现在城中村里,陈砦和陈寨夹杂着都有使用,他也没专门去探究过这个问题,现在回想起来,他也想知道到底是哪个zhai?

  申先生是土生土长的郑州人,对郑州的地名可以说是一清二楚。“陈砦、徐砦、姚砦……这些都是‘此石砦’,马寨、南阳寨、弓寨……这些都是‘宝盖头寨’”。但被问到砦和寨到底有啥不同?申先生还是得靠翻字典才能回答。

  5月10日下午,记者专门走访了花园路北三环路口附近的徐砦村,村子在几年前已经进行了城中村改造,现在村里是一片工地。在村口的门楼上,写着徐砦村三个大字。但在村内工地的公示牌上,出现的却是“徐寨小学”的字样。可见还有不少人对这俩字犯糊涂。

  解读

  俩字发音相同、语义相通,但其实有区别

  郑州到底有多少个叫“砦”和“寨”的地方?现在还没有一个专门的数据,包括郑州市地名管理办公室也没有做过专门统计。不过据老郑州人讲,在郑州城区,地名中带有“砦”和“寨”字的地名、村名得有上百个。

  那么“砦”和“寨”到底有啥区别?在《现代汉语词典》中,砦字有三个意思:一是同“寨”;二是盛饲料的器具;三是姓。寨字也有三个解释:一是栅栏;二是营垒,军营;三是村寨,寨子。

  往前追溯,在《康熙字典》中,砦的解释是:音寨。藩落也。又垒也。寨的解释是:与砦同。

  由此来看,砦和寨两字的发音相同,语义相通,似乎没什么区别。不过,郑州市民政局区划地名处的工作人员介绍说,结合郑州的地方实际,这俩字还是有一定区别的,“叫寨的村子,在解放前大多都是有寨墙的,或者是土夯的,或者是木头的,用来保护村子。叫砦的村子一般是建在地势稍高的地方,不一定有寨墙,叫做砦”。

  这样看来,叫“寨”的村子似乎要比叫“砦”的村子财力上更雄厚一些,当然,也更安全一些。

  中国地名学研究会首批会员、原河南省地名档案室调研员楚战国告诉大河报记者,因为郑州是平原地带,古代战乱频仍,这里的村民为了自保,就会在村子周围建起围墙,围墙大多是用土夯成,叫做寨墙,这个村子也就被称为“某某寨”了。比如郑州的高皇寨、林山寨、保吉寨、南阳寨、弓寨等,都是有寨墙保留至今,或者是有修建寨墙的文字记载的。

  探访

  寨墙到底什么样?郑州还有最后一座土寨墙

  据《河南通史·第四卷》记载:鸦片战争后,国运日衰,捻军驰骋中原。当时的河南团练大臣毛昶熙为镇压捻军,督促黄河以南各府、州、县官绅组建乡勇,赶筑寨堡,河南各地一时寨堡遍地。楚战国介绍说,在解放前,郑州很多村庄都有寨墙,此后随着郑州的城市建设,寨墙逐渐消失。目前,在郑州西流湖公园内的保吉寨村,还保存有郑州市目前唯一的寨门和寨墙。

  5月9日上午,记者在中原西路北侧的西流湖公园内,找到了保吉寨的寨门和寨墙。寨门有两层门楼,由青砖垒成,门为木制,左右两扇,门洞上方有“保吉寨”三个字。透过门缝往里看,寨内已经一片平地,没有建筑。

  附近村民介绍说,保吉寨村原是一个伸向西流湖中的半岛,东、北、西三面环水,只有南侧有路出入,寨门就建在村子的南端。2015年,保吉寨进行了拆迁,村民也都暂居别处,只有这座寨门和寨墙保留了下来。

  从寨门往东约50米,记者看到了这段几百米长、10多米高,由黄土夯成的寨墙,上面长满了灌木,还有几棵大树。

  据相关史料记载,保吉寨始建于清同治九年,占地60余亩,是在时任鲁山县教谕宋应午的倡议下修建的,至今已有150多年。在2016年,保吉寨被列入第七批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延伸阅读

  用“寨”渐多用“砦”渐少“寨”是否在取代“砦”?

  在郑州,虽然“寨”和“砦”有不同的指代,但不少市民发现,现在在很多场合,“砦”字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少,似乎在逐渐被“寨”取代。也曾有网友发帖指出:似乎“砦”都在慢慢演变成“寨”,但却没有见到有把“寨”字改成“砦”字的。

  “这两个字实际上一直在并行使用,他们各有各的用处,不存在什么厚此薄彼,更没有什么用‘寨’代替‘砦’的推广”。郑州市民政局区划地名处的工作人员解释说。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砦”演变成“寨”的现象呢?有研究者认为,这很可能是外来人口的误用导致的。在几年前,市区里叫“砦”的地方都是城中村,有大量的外来人口居住。因为“寨”和“砦”本身语义相通,发音相同,被误用的范围会越来越大。不过对原住居民来说不会存在这种情况,比如说陈砦的村民,肯定不会把自己的村名写成陈寨。


2021年05月12日09:17 来源:大河网 责任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