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晓声新作《我和我的命》 聚焦原生家庭等社会热点

顶端新闻·大河网记者 莫韶华 实习生 李虹晓

“我不信世上会有君子国,这使我活得不矫情;我不信‘他人皆地狱’,这使我活得不狡猾。”

日前,著名作家梁晓声的新书《我和我的命》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这是他获得茅盾文学奖之后的首部长篇,也堪称《人世间》2.0版——浓缩精华版。

小说二十几万字,主人公“我”是80后,出生在贵州山区,因是女孩儿被父母遗弃,不料却因祸得福,从农家到了知识分子家庭。原生家庭的改变,让她的命运走向变得复杂起来。

长大后,“我”无法承受养母去世、养父要再婚、亲姐姐和姐夫接二连三地亲情“胁迫”,从大学退学,到深圳摸爬滚打,却无意中成了深圳改革开放的参与者和见证人,见证了各种令人啼笑皆非的传奇。

你是家庭的“责任天使”吗?

《我和我的命》中,“我”在深圳找到了爱情,收获了友情,感悟到了亲情,然而,命运却要“我”交出不到四十岁的生命……与此同时,原生家庭的亲情绑架从未停止,生活在底层的亲人对她提出各种要求,她固然也愤怒无奈,但却总是不能袖手旁观,血缘带来的责任让她把自己变成了“责任天使”。

年轻人也与父辈一样,能够承担家庭的责任、自我成长的责任,乃至社会的责任,这是这部小说最大的发现,也是梁晓声多年关注中国社会变迁和青年成长的最新体会。而这种基于家庭伦理和亲情伦理的现实关怀,被著名评论家、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命名为“伦理现实主义”,他认为,梁晓声是中国当代文坛少有的致力于书写平民正道沧桑的作家,而他的“正道”扎根于中国的伦理,扎根于中国的现实和时代变迁。

曾几何时,梁晓声在书写知青生活时,在写下思考社会阶层变化的时候,总是会思考社会对人的要求、时代对人的改变、困难对人的考验等。而这部新长篇,人物的回应更多地内在化为一种责任和修养,人不再是被动地接受命运的安排,而是要承担起血缘、家庭和生命、社会带给人的责任。

你的“社会关系”是什么?

“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那么我们每个人的总和,又是什么?

在这本书里,梁晓声通过主人公之口,表达了很多对社会、命运和“活着”的看法,充满真知灼见。

小说中说,人有“三命”:一是父母给的,原生家庭给的,叫“天命”;二是由自己生活经历决定的,叫“实命”;三是文化给的,叫“自修命”。人的总和显然与这三命有密切的关系。梁晓声在小说中写出了命运之不可违拗的决定作用,也写出了人的奋斗和自修自悟能够改变命运的强大力量。小说冷静看待“命运”,既相信命运,和自己相依为命,又努力改变命运。

同时,他又用另外几个女性的命运,不断向读者发问:

你信命吗?原生家庭是“命”吗?血缘亲情是“命”吗?

你相信奋斗能够改变命运吗?个人奋斗到底是为了成功,还是为了每天都过得充实?

大千世界中,漂泊人世间,我们该怎么安放自己才叫与命运和解?

如果注定一生平凡,我们该怎么办?

你的“成长代价”是什么?

除了责任和社会关系,这部小说的另外一个重要层面就是女性成长话题。

在节奏紧凑、一波三折的故事中;在个性鲜明、顾盼灵动的人物性格中,梁晓声不断提醒新时代的女性:无论女性在家庭成长和社会成长中遇到什么障碍,都不要忘了自己的尊严,不要忘了责任。

在大部头的《人世间》获得第十届茅盾文学奖之后,梁晓声用一部二十几万字的“小体量”长篇小说,在疫情之年,超浓缩地写世道人心,写活着艰难,更写生命可贵、人间温暖。他发现年青一代的闪光点,他希望看到他们肩负起中国的未来。

2021年01月22日14:21 来源:大河网 责任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