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装台人,一年365天要干300多天活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李联胜

  12月21日早上,天刚蒙蒙亮,古城开封的“顺子”张涛就领着他的工人一早来到场地赶活。场地位于开封市第十三大街与郑开大道交叉口往北500米处的一处宽敞的地界,地面已经平整好,22号这里要举行一场隆重的开工仪式,需要装舞台。

  装台,因央视热播剧《装台》走入大众的视野,西安装台人顺子的酸甜苦辣的日常工作和生活的场景,让观众津津乐道。“装台,我就看了两集,没有时间看,最近这一段年底了,各单位各社区都在组织活动,活多,忙不过来。”“顺子”张涛,新乡封丘人,中等个,脸上总是挂着笑意,说话慢条斯理。他2005年来开封,10多年了,在这里装台,在这里安家,在这里生女。

  “20多岁来的开封,刚开始干装修,后来跟着我的师傅干装台,干了有八年,然后自己带人出来干。现在手底下有八、九个人。开封装台的大概有几十家,竞争比较激烈,不好干。”张涛一边指挥着工人从车上往地面上卸着器材一边说。“今天我干不成了,前两天从高处摔下来,摔住腰了,现在里面还支着钢板。快四十了,没年轻时麻利了。”

  冬季的开封,室外一般冷风呼啸,今天却有些意外,暖洋洋的太阳照在身上,让人感觉不出寒意。“顺子”们紧张地将折叠的雷亚架撑开,一个个扣在一起,组装成一个正方形的模样。将装好的雷亚架一个一个拼起来,将木板放到雷亚架子上,整体感觉特像拼积木。“现在装台的设备比以前先进,以前还是铁艺的,再往前是架子组装。现在这些雷亚架都是铝合金的,我们今天装的舞台行业内称铝合金雷亚舞台。”

  为了能提高竞争力,张涛特地置办了一些器材,“想干好活,必须先武装自己,我这套设备花了近百万元,在开封这样的城市,能比上我的设备的不多。在开封一般用的舞台最大的大概50平方米,我的这些设备够用了。”

  说起装台,张涛认为电视剧《装台》里的“顺子”们干的活对于他们这些装台人来说,太简单了。“他那装台跟我们这都没有可比性,顺子他们在剧院里装台,时间非常松,我们接的活都有很强的时间限制,比如有时候客户就给一夜时间,晚十点进场,第二天一早都要用,所有的东西设备都要装齐,搭夜干活,比电视剧里的顺子们辛苦太多了。”张涛说完,冲着正在干活的伙计们喊了一嗓:“注意脚底下。”随后又对记者强调:“他那太简单了!”

  回想这十几年的装台生涯,“顺子”张涛很感慨,“一年365天,我们要干300多天,你要问全年我们装多少台,大小都算一年能装五六百场。像今天这种大台,我们要干300多天,你要问全年我们装多少台,大小都算一年能装五六百场。像今天这种大台,一年也有30多场。每年的10月份到年底最忙,12月平均一天都得一两场,年底开会的居多。最短的得装一天,最难的一次,装了一周多。”张涛认为装台人真实的生活比《装台》反映的还要辛苦,起早贪黑不着家,十几天不回家的事常有,甚至有时候大年三十还在外面装台。

  《装台》中的刁顺子认为装台是门艺术活,而张涛则认为装台是门技术活。“装台是一门技术活,不是谁来都能装的。我学了八年,刚开始背景布都绷不好,绷了十场才绷好了。绷背景布要讲究巧劲和手劲,绷不好苦苦楚楚不好看。”跟着张涛干活时间最长的伙计是团队里调灯光和音箱的师傅,他跟着张涛已经八年了,对于他们自己的实力很自信,“开封装台的得有几十家,但像我们设备这样齐全的不多。名声在外,外地找我们去装台的也不少,南阳、洛阳我们都去过。《装台》是电影还是啥,没看过,哪有时间啊。演的是我们的生活,那得空看看。”

  像刁顺子一样,张涛在接大宗装台活时也会临时请一些工人,“我会请一些勤工俭学的学生来帮忙,装台毕竟是一门技术活,学生素质高一些,上手容易。装台可不是瞎装啊,有图纸,舞台多高多宽场地是啥样,都有施工图纸。”说起劳务费,“顺子”张涛也很爽快,“现在装台工人一个月最高能挣到9000多元,最少的也得四五千,像今天装的这个大台子,装台费整个下来两万块钱。”最贵的一次大活,是前几年房企做宣传活动,装台费给了10万。“再高的人家都不用咱了,大型演唱会的舞台,人家要么从郑州调,要么从北上广直接来,都不用咱们的设备,有时候会请咱们去干活。你问有没有铁扣这号人,那没有。”张涛笑了,“那是电视,现实中没有铁扣这号人。”

  随着时间飞逝,装台渐渐接近了尾声,工人们正在往舞台上铺一次性的红地毯,张涛开始考虑安排谁今天值夜班,“台装好了,明天一早才能用,晚上得有人在这里看着设备。”

  平常没事干啥?张涛想了想,“几乎没有没事的时候,没有装台的活时,要干别的活,焊门头、搭架子、围档板、装广告牌,啥都干,不干不中啊。跟着我有八九个人呢,大家都需要挣钱养家。”

  37岁的张涛比刁顺子小了十来岁,家庭情况没有刁顺子复杂,跟刁顺子一样的是张涛也有两个女儿,用刁顺子的话就是亲亲的女子,两个。“两个妮儿,大的上四年级了,小的上幼儿园了。虽然有点忙,但日子过得还算美着呢,我靠装台,在开封也买了房子安了家,等女儿们上了大学,我就退休,不干了。”对于未来的退休生活,张涛很向往,前题是女儿大学毕业,“现在还是得继续干,得把女儿供养出来。”舞台上,红色的地毯已经铺好,很喜庆。

  如果不是陈彦的小说《装台》以及同名改编的电视剧《装台》,绝大多数人大概不会注意到每一座城市都有一群装台人,无论是《装台》里的刁顺子还是古城开封装台人张涛,他们都有各自的烦恼与快乐,虽然渺小却格外努力,他们跟所有的普通劳动者一样,用双手创造美好生活。

  “虽然生活有些简陋,不过是起早贪黑,苦些累些,不愁……我偶尔对女娃吹牛,说幸福的日子在后头,她笑我啥都不懂,我说这叫不对生活认怂……”

2020年12月23日15:31 来源:大河客户端 责任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