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看油花秋赏菊,黄河岸边庆余年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李联胜

  黄河,浩浩荡荡向东奔流上千年,冲击出了一片大平原,那里土地肥沃人心醇善,在这金秋的季节,万亩菊花向映红,荷塘月色花正浓,森森松树迎风舞,齐声颂唱丰收情。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黄河边,刘店乡万亩菊花盛放,袁坊乡袁坊村的万亩荷塘收获了脆生生的“白芝莲”,罗王镇的胡寨村国家二级保护树木白皮松正鼓着劲往高处窜长,八里湾镇金伯利的仿真花那是咱半边天的贡献。听,在外飘泊的游子回来创业的故事,看,他们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成绩,再也不要嫌弃农民没素质不文明,小村庄的街道也有了自己的名字,也有了杨柳依依红墙灰瓦的小景区,你是不是特别想知道这里面的故事,请跟我来吧。

  

万亩菊花向映红:1.2万亩万寿菊装扮黄河岸

  开封号称菊城,满城尽带黄金甲给开封带来了福气和人气,说起菊花,那是开封人心中抹不去的一道风景线,开封县区的菊花产业也兴办的风风红红。在祥符区刘店乡,1.2万亩的万寿菊园不仅改善了黄河滩区的环境和土壤,还给当地村民带来不少的经济实惠。“刘店乡引种万寿菊是一个非常偶然的机遇,这要感谢我们区的贾部长以及新东方农商行,在他们的引导下,我们刘店乡开始与开封九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联合,投资3700万元发展万亩菊花扶贫基地,采用银行+公司+合作社+农户的新型模式,流转了土地1.2万亩,通过优质品种的培育+苗圃销售+精深加工+扶贫基地+贫困户+生态旅游+菊文化全产业链融合发展的新模式,吸纳普通农户和贫困户入社,带动了1408户贫困群众增收1000元以上。”9月21日上午,刘店乡乡长张涛面对记者团侃侃而谈。

  “我们每年4月份开始育苗,需要200名劳动力连续工作2个月,需要200名劳动力连续工作2个月。每年6月份前后移栽,又需要500名劳动力连续工作1个月,菊花采摘需要2500劳动力连续工作6个月,这样劳务收入达15000元以上。而从万寿菊提炼出来的叶黄素在国际市场上销价很高,每亩出4吨菊花,每10吨可提炼叶黄素膏1吨,叶黄素主要功效为预防和治疗眼部疾病,国际售价很高,大概18万元每吨,而且会越来越高。我们的叶黄素膏都出口,供不应求。”张涛乡长站在黄河边,望着滔滔东去的黄河水,非常感慨。“我们这个行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需要大批的劳动力,产业深加工的开展,大大增加农村留守妇女等剩余劳动力就业。疫情对于我们这个行业几乎没有影响,现在农民也开始玩网红和电商了,刘店乡还培养了自己的网红,平常带孩子,空闲了就到基地直播,大大提高了对外务工人员对家乡的眷恋,因为有事做。”

  “我们还打算引进油菜花,在万寿菊生长的空闲时间播种油菜花,市委书记侯红前一段来我们这里视察工作,对明年春天来看油菜花非常期待,春看油花秋赏菊,黄河岸边会越来越美。”张乡长很期待地说。

  目前,万寿菊深加工企业已在祥符区黄龙产业聚集区投资6000余万元建设深加工车间,加工后的叶黄素膏体可出口墨西哥、澳大利亚等国家。

  

荷塘月色花正浓:个大皮白汁多好吃的“白芝莲”

  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黄河滩区生态保护是现在各级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而祥符区袁坊乡恰恰位于黄河滩区。为了打造既有经济价值又保护环境的产业,袁坊乡政府也是想尽了办法,袁坊乡水系发达,以袁坊村为主村内有许多坑塘,常年荒置造成浪费。“既要保护生态环境,又要获得经济效益,我们就打造了万亩荷塘,现在花已经没有了,莲藕已经快长成了。荷花绽放时,景致美得很。”一脸忠厚的袁坊乡乡长焦纪阳告诉记者。

  袁坊乡党委、政府坚持以市场为导向,以科技为动力,以结构调整为主线,以增加农民收入为目标,经过严谨考察与规划,依托现有滩涂资源,结合黄河流域高质量发展充分发挥资源优势,引进外地莲藕种植能手,发挥种植合作社优势,流转土地4000多亩,初步形成了以种植、加工、销售、休闲观光为一体的特色莲藕种植基地。 “我们莲藕种植基地滩地泥层肥厚,水源丰富,环境净洁,气候适宜。所产莲藕嫩白爽脆,甘甜清香,个大皮白,品质优良,风味独特,藕香浓郁。莲藕微甜而脆,既可生食也可做菜,既可食用,也可入药,营养价值极高。我们的莲藕不施农药和化肥,不使用除草剂,全部采用全人工除草,不仅味道甘甜清香,藕香浓郁,而且不给生态系统带来负面作用,走绿色生态发展道路。”焦乡长说起他的莲藕那就刹不住话闸,另外,他们还非常注重知识产权,注册了自己商标,创立了自己的品牌——“白芝莲”。

  “因为个大皮白,所以,我们产的莲藕姓白。”焦乡长风趣地说。

  

森森松树迎风舞:国家二级保护树木白皮松正成长

  红墙灰瓦的小院,杨柳依依的街景,置身其中,你简直无法相信自己身处农村还以为逛进了一处安逸的景区,这就是开封祥符区罗王镇胡寨村。胡寨村村支书胡庆刚,用开封人的话说就是吃过大盘荆芥的人,那真是大咖级的存在。

  1993年,28岁的胡庆刚带着2000多名乡亲进北京开始了创业之路。“1993年我28岁,我的父亲那时正带着建筑队在北京揽工程,但他水平一般干得不是太好。于是,我带着2000多名乡亲走进北京,在北京打拼了27年,参加了鸟巢、国家大剧院、机场航站楼、新东安市场等的建设。也挣了不少钱,在北京买了房安了家。”9月21日,记者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大工匠,中等个,平头,脚上的皮鞋擦得锃亮。“为了迎接大家前来,我特意换上了这一身好衣服,特意换上在北京买的皮鞋。”

  胡庆刚说他不喜欢消费不喜欢名牌就喜欢植物,在北京时,经常去植物园、香山看树。2015年中央电视台纪录片《记住乡愁》深深地触动了胡庆刚,“我全部都看了,一集没拉。这部片子深深的触动了我,于是我义无返顾地从北京回来了。我当村支书十年了,这次是彻底从北京回来了。”在北京有房有车的胡庆刚,彻底回故乡了,放弃了北京的产业,他的子女能接受吗?“不接受也得接受,我给他们在北京买了房买了车,子女有本事,不给他们留钱也没事。子女没本事,给他们留钱也不中。有房有车,自己奋斗。”胡庆刚说得很干脆。

  2013年,开封市祥符区宏胜农作物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成立了,此后,胡庆刚就开始陆陆续续地种树,他种的树可不是一般的树,他种的是国家二级保护树木——白皮松。“白皮松是国家二级保护树木,经济价值很高,5米高的白皮松一棵大概可以卖3000多元,现在我们基地的白皮松有的忆经5年了,明年就可以出售了。不过,我们不能只看它的经济效益,白皮松是改良环境的好树种,12小时施放氧气,我们这个基地负氧离子含量上万,环境好,人的身体就好,你们看看,我都没有白头发。”胡庆刚笑着说。

  为了让胡寨的村民也像城市人一样有公园逛,胡庆刚建成了桂园,一座拥有80余种名贵树种的小型植物园,“有些人总是认为农民没素质,不讲文明,不创造讲素质讲文明的环境,他们怎么会变得有素质?现在农村也不差物质享受,缺的是精神享受是对美的欣赏。城市有公园花园等等,农村哪有?于是,我就把地处偏僻的胡寨村老林场利用起来,建成了这一处小园子,3月份到4月份,樱花开。4月份到5月初看牡丹,春天看花冬天看树,美的事物总是会陶冶人的情操,现在我们村的村民都不好意思乱扔垃圾。”环境好了,生活美了,人的精神面貌跟以前都不一样,“胡寨村成立400年,从没有一棵树到现在变成园林式美丽乡村,标志着咱们农民也跟着国家一起进步了。”

  上善若水,泽被万物,不争名利是胡庆刚的座右铭,低调务实是胡庆刚的原则,对待乡亲又如春风般的温暖。为建造白皮松基地,胡庆刚流转了18户贫困户的土地53.76亩,每亩地每年租金1200元,“我是高价租地,一般一亩地租金800多元,我特意出高价。另外,全乡的人不管谁,只要愿意来基地干活,我都欢迎,女工每人每天80元,男工每人每天100元,长期务工贫困户,每月3000元工资。以前做生意讲的是人口红利,现在做生意讲的是人心红利,讲城信乐善好施,厚道认真敬业,一定能成功。我承包30年,时间到了,所有的这一切无偿交给国家。”胡庆刚很认真地说。 目前宏胜合作社已种植白皮松2000余亩,36万株;幼苗面积150亩,60万株;栽植白腊、海棠、石楠、樱花等其它苗圃300亩,50万株。“我们后期准备投资2个亿发展采摘园、养老院、农家乐,利用精准扶贫企业贷款300万元,为罗王镇的贫困户就业做贡献。”胡庆刚书记爽快地说。

  

黄河颂唱丰收情:仿真花留住了妈温暖了娃

  香港首富李嘉诚的第一桶金就是卖塑料花得来的,随着科技与工艺的发展,塑料花渐渐发展成仿真花,有的高仿真花真的让你分不清真假。在开封市祥符区八里湾镇磨角楼村就有这么一家制造仿真花的企业,金伯利防真花有限公司,创办人闫利霞说起自己的创业史红了眼圈,“我家庭条件不太好,18岁就去厦门打工,当时就在一家仿真花企业做设计。看到村里的姐妹出来务工因自身的条件不好,也找不到好的工作,我心里就急。2007年,我和几个姐妹一商量,就开了个制造仿真花的家庭小作坊。”

  2007年闫利霞返乡创办了“闫小红饰花厂”,由于闫利霞是做设计的,不太擅长经营,因此,她的闫小红饰花厂”效益一直不好,这让闫利霞非常焦心。“从2007年开始,一直赔钱,家人朋友开始反对了,费半天劲不挣钱还赔钱,谁也不想干了。2016年,咱的乡政府关注到我的企业,于是伸出援手,帮我贷款建厂,并且让我去郑州参加管理方面的培训,于是从2017年开始,我们这个企业的效益一年一个台阶,2018年销售额就到1000万元了。我真的很感谢党和政府,如果不是政府,我估计都撑不下去了,别说再带领贫困户脱贫了。”

  金伯利仿真花公司的车间的大门上,贴了一幅子,“留住一个妈,守住一个家,鼓起了钱袋子,孩子乐开了花”,这句话深深的感染了在场的记者团成员。随着中国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农村人走进城市打工拼搏,越来越多的留守儿童成了一个特殊的弱势群体,过早地品尝到了与父母天隔两地的痛苦,其所带来的一系列的问题成为人们关注的社会问题。有位教育学家曾说过,妈妈是一个家庭的定海神针,留住一个妈,就守住了一个家。“仿真花是劳动密集型产业,需要的劳动力非常多,但仿真花的制造不需要太大的体力,仅仅需要认真和细心,比较适合女性。另外,仿真花的后期制作比较灵活,并不需要必须呆在厂里,还可以拿回家作,这种用工方式更加适合行动不便的残疾人和带孩子脱不开身的女同胞。”闫利霞很诚恳地说。“这种工作模式让我们村的女同胞们不用外出打工也能挣到钱,这样守住了孩子守住了家,也利于孩子教育。”

  成立于2016年的开封市金伯利仿真花有限公司,总投资500万元,占焦地规模5000平方米,主要业务是生产经营仿真花的制作及销售,共带动当地贫困群众142户,户均增收10000元。金伯利采用了“公司+外发基地+贫困户+贫困家庭”的运营模式,设立外发加工点30多个,辐射周边罗王乡、陈留乡、杜良乡、兴隆乡等乡镇。在用人方面,公司优先考虑,就业困难的弱示群体,本着贫困户,残疾人自愿选择在公司工作或在家工作,工资以计件+贫困福利补贴来计算,大大增加了大家工作的灵活性,让大家都能在照顾家的同时增加收入,让众多的贫困户,残疾人靠自己的双手实现了脱贫致富梦,走上小康道路。公司目前拥有生产厂区4个(磨角楼村2个、罗王乡前虫村1个、兴隆乡李大河村1个),占地总面积达5000平方米,生产设备100余台,在职员工195人。随着现代人生活水平的提高,仿真花市场需求不断增加,公司所研发的主要产品有5大系列、150余种,不但内销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现还漂洋过海进入了欧美市场。因公司所生产产品性价比较高,所以年产值连年增加,至2018年销售额已达1000万元。

2020年09月22日10:47 来源:大河客户端 责任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