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烦烦!楼上住了一群年轻人,噪音、漏水......郑州退休老太要崩溃了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丁丰林

  4楼租户房间内的情况,本文图片均由宋女士提供

  已经退休的市民宋女士,一辈子都保持着一个良好的作息习惯,但是自从两年前,她家楼上住进一群年轻的租客后,她的作息就被彻底打乱了。“每天晚上都是叮叮咣咣地响,他们不睡我都不敢睡,不知道会有啥声音就把你吵醒了。”宋女士现在的作息也彻底颠倒,每天凌晨两三点睡觉,一直睡到次日上午,一天的生活只能从中午开始,即便如此,她还是感到每天都精神恍惚,精力也越来越差。

  投诉人遭遇:楼上房间变成员工宿舍,噪音、漏水让人不得安宁

  宋女士住在郑州市庆丰街30号院某单元的三楼。原本宋女士对自己的退休生活有着很理想的规划,包括去学习一些新爱好,定期出去旅旅游等等。但现在,她的这些规划都被打乱了。

  原因是在两年前,四楼的房子了住进了一群新租客。本来四楼也是宋女士原来同事的房子,不过同事没有住这里,房子常年对外出租,同事也很少回来。大概两年前,附近的一家汽修店把四楼的房间租了下来,作为店里的工人的宿舍。

  “天天晚上叮叮咣咣,不到后半夜我都不敢睡。”宋女士说,楼上住的都是年轻的小伙子,有十来个人,每天晚上下班回来,他们挨个儿去洗漱,脸盆什么的一直叮当响。年轻人还经常嬉戏打闹,他们睡的还是高低床,一闹起来“轰隆轰隆”地响。还有时候一堆人会在屋里喝酒,又吼又叫地,啤酒瓶咣当咣当地往地上扔,真是没完没了。

  宋女士说,自己几十年来一直都保持着晚上10点前睡觉的习惯。可自从楼上的年轻人住进去以后,他的作息习惯彻底乱了。“现在都不敢睡,有时候你刚睡着,楼上突然‘叮咣’一声,不知道什么东西摔地上了,听得可清楚,一下就吓醒了。”

  “我想着,反正我也退休了,我就跟着他们的作息走吧,等他们啥时候睡着了,没动静了我再睡。”两年下来,宋女士被迫养成了凌晨两三点睡觉的习惯,一觉睡到中午,但即便如此,她的精神还是越来越差,每天都很焦虑。

  除了噪音问题,近半年来,楼上的漏水问题也困扰着宋女士。因为楼上的房间是简装的,没有铺设地板砖,宋女士家的厨房、客厅、卧室、卫生间的天花板上经常被洇湿得一团一团。按说这应该由房东负责修缮,宋女士也给自己的同事联系,一开始对方都答应得好好的,可就是不来维修,后来干脆连她的电话也不接了,“她就是光管租房收钱,别的都不想管。”说起这些事儿来,宋女士也很无奈。

  两年下来,宋女士隔三差五就要上楼去“抗议”,每“抗议”一次,能安静上两三天,但很快就又恢复原状了。无奈之下,宋女士去找汽修店的老板交涉,也打市长热线反映,但都没见效果。

  汽修店老板:已经多次告诫员工,宋女士可能太过敏感

  宋女士的房子是两室两厅,大概90平米,4楼的房子格局也一样。宋女士告诉记者,她曾经去4楼的房间数过,里面摆了11张床铺,违反郑州市关于“群租”的相关规定了。

  7月24日,记者也去到宋女士家楼上探访,4楼的房间屋内无人。记者随后去到位于淮河路与庆丰街路口的一家汽修店,对于宋女士的遭遇,汽修店老板刘先生也证实,确实和宋女士交涉过很多次,而且办事处和社区也介入了,一方面他经常告诫店里员工要多注意,另一方面刘先生也认为宋女士有些过于敏感了。

  “店里下班一般都要到9点了,工人们总得要洗漱、收拾一下,肯定会有声音。”刘先生说,店里的工人都是年轻小伙,白天忙了一天,有时候晚上聚在一起喝个啤酒,消消暑,解解乏,免不了会有吵闹,宋女士“抗议”之后,自己也多次告诫工人们,可工人们也做不到完全无声无息。

  “工人们白天都在店里,只有晚上回去住,比方说工人们回去要打扫卫生,扫地的声音她(宋女士)都受不了,我们就觉得,她是不是太过于敏感了?”刘先生也觉得有些委屈。

  至于房间里住客过多的问题,刘先生解释说,虽然里面摆了11张床铺,但实际只住了6个人,对于宋女士所说住了11个人的说法,刘先生回应说,他整个店里也没有11个员工。记者提出去屋里现场看一下,刘先生表示拿钥匙的员工不在,予以拒绝。

  对于漏水的问题,刘老板也认为应该由房东处理,但是房东一直不露面,自己也只能约束工人尽量注意。

  对于宋女士频繁的“抗议”,刘先生也表示自己“不堪其扰”,自己也希望重新去租个房子,但是当初这座房子的房租是一次性交了两年,现在还有半年的租期,“这次到期了一定搬走,大家都省得麻烦。”刘先生说。

  房管部门:是否群租尚难界定,协调多次均未奏效

  在频繁“抗议”无效后,宋女士也多次向市长热线反映,后来二七区住房保障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也来处理过,“来了一次,门都没进去,也没啥结果,后来就不再来了”,宋女士说。

  记者24日下午也去往二七区住房保障服务中心,该中心租赁所的一位王女士证实,她们确实接到过宋女士的投诉,也会同办事处和社区一起去处理过,到了现场后她们联系房东,房东始终不露面,她们也没能进到屋内。

  王女士说,根据初步的了解,4楼的租户一是没有改变房屋原始格局,另外租客的人数也构不成“群租”,所以她们也只能讲情况反馈给社区和办事处,希望通过调解来解决。

  “群租”难题:低收入者有需求,“群租”问题执法难

  关于“群租”,郑州市在2015年曾经出台过《郑州市房屋租赁联合管理实施方案》,对“群租”进行定义:“集中出租房屋供他人居住,出租房间达到15间或居住使用人达到30人以上,出租居住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低于5平方米,每个房间居住人数超过2人。”

  郑州市房产租赁市场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曾在解读该《方案》时表示,郑州允许合租,但是群租会出现很多不稳定因素,如人员流动性大,隐患突出、火灾事故频发等,是不允许的。

  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群租”问题并不容易解决。如上文所述的房东不愿配合,“进不去门”的现象只是其一。另外,如何界定“群租”也是个难题。上述《方案》虽然给出了界定标准,但郑州市房产租赁市场管理处的相关人士也指出,这只属于政府指导意见,不能作为执法依据。正是因此,他们在管理过程中,更多采用的是引导、劝阻、下发整改通知书等方式,约束力有限。

  而在现实中,低收入者对群租房的需求也是客观存在的。“像那些打工的,一个月就拿三、四千块钱,让他们花一、两千块钱去租房,他们也承担不起。”二七区住房保障服务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

  无论房管部门也好,社区、物业也罢,甚至是小区的业委会,对于“群租”问题,更多的还是劝导和调解。如果遇到房东不配合,租户不搭理的情况,也只能寄希望于有执法权的部门来介入。

2020年07月27日20:55 来源:大河客户端 责任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