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姓”了京东 为何没进老乡苏宁的“购物车”

  目前,河南已经有京东五星门店

  在去年拿下五星电器46%股权后,今年7月,京东再度拿下五星电器54%的股权,而且价格并没有上涨。在京东收购100%股权“全入”五星电器之前,双方已在多个方面合作,冠以京东五星的第一个门店就出现在河南洛阳。

  京东忙于收购的同时,苏宁易购也没闲着,去年接连拿下万达百货、家乐福中国等。苏宁的思路也很明确,收购专挑异业门店,虽然五星电器同在南京创立,苏宁大约也不会和京东抢着买。

  河南商报记者陈薇文/图

  京东拿下五星电器全部股权

  江苏五星电器有限公司成为京东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企查查信息显示,7月15日,持有五星电器54%股权的佳源创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佳源创盛”)退出,变更为宿迁涵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宿迁涵邦”)。而早在2019年,宿迁涵邦以12.7亿元,将五星电器46%的股权收入麾下。

  因此,此次变更完成后,宿迁涵邦持有五星电器100%的股权。股权穿透信息显示,宿迁涵邦背后为京东商城香港商贸有限公司。

  股权变更的同时,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京东零售集团3C电子及消费品零售事业群总裁闫小兵,成为五星电器执行董事,而法定代表人潘一清为总经理。

  公开信息显示,五星电器1998年创立于南京,截至2019年1月1日,五星电器自营店数量达到300家,而“万镇通”乡镇加盟店已覆盖江苏近60%的地区,其门店分布在浙江、河南、湖南、广西、四川等8个省份。

  其中,五星电器在郑州市就有门店13家,除了郑州主城区外,上街、荥阳、巩义等县市区也有分布,此外,洛阳和焦作也各有两家门店,漯河市有一家。

  为偿债,前东家卖了五星电器

  曾经,五星与永乐、国美、苏宁并称为家电行业“四豪门”,业绩排在国内家电零售业三强。

  但2006年前后,五星电器业绩开始走向下坡路,同年,百思买以1.84亿美元收购五星电器75%股权,并于2009年拿下全部股权。

  百思买号称北美最大家电连锁卖场,通过收购五星电器进入中国市场。然而随后几年电商崛起,错过线上业务的百思买2015年败走,地产公司佳源创盛买下五星电器全部股权。

  2019年,佳源创盛港股股价暴跌,为了应对债务集中到期的压力,佳源创盛以12.7亿元对价向京东出售了五星电器46%的股权,京东以现金和承继债务的方式接手。同时,京东还向佳源创盛提供了一笔10.3亿元的贷款。

  此次股权转让之后,佳源创盛发布的一份《关于转让江苏五星电器有限公司股权的公告》中显示,2020年7月10日,佳源创盛与宿迁涵邦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此次转让的五星电器54%的股权对价为14.53亿元,价格甚至略低于2019年股权转让时的价格。

  佳源创盛称,股权转让优化了公司的财务结构,取得了一定的投资回报,增强了公司的偿债能力。

  京东与五星在运营方面早已磨合

  公开报道显示,早在2017年年底,双方就宣布将在线上、线下、物流售后、供应链、开拓新领域5个方面开展合作,并且双方有共同开设大型实体旗舰店的计划。

  2018年,两家“联姻”的首个体验店,刚好放在了河南洛阳。

  店面采用京东和五星电器双品牌门头,并以双方的企业色融合出红蓝渐变效果,形成双品牌背书。目前,洛阳的两家店面都使用的是京东、五星双品牌,而郑州桐柏路上的店面,也采用了京东五星电器无界零售体验店的方式运营。

  目前,京东集团连续投资了国美零售、迪信通、联想来酷等线下零售企业,推出了京东电器超级体验店、京东家电专卖店等线下门店,尽管这些线下门店的形态与合作方式千差万别,但它们与京东结合的方式却非常类似:注重线上引流与线下体验相互作用,提升线上线下流量的利用率。

  苏宁为何不和京东抢五星?

  值得注意的是,五星电器创立于南京,与3C行业的巨头苏宁易购同在一个城市。

  “现在的五星电器已经不是10年前的五星电器,只是一个区域家电连锁企业,自己就拥有良好家电线下渠道的苏宁,未必对五星电器感兴趣。”家电行业分析师刘步尘说。

  但对京东就不一样了,其供应链还没有完全渗透到四、五线城市甚至乡镇地区,依靠五星电器在乡镇市场积累的资源,为当地消费者提供电器物流和安装服务,对于京东来说是加法。

  而京东在线下跑马圈地的同时,苏宁也没有闲着,2019年苏宁连续收购万达百货、家乐福中国,大手笔“买买买”的消息颇受关注。

  2017年,苏宁易购曾表示3年内店面达到2万家,截至2019年6月末,加上苏宁小店、迪亚天天门店等才约1.3万家,仅完成计划中的65%,这意味着,未来一段时间,苏宁依然会有收购动作。从目前苏宁运营家乐福、大润发等方式来看,其收购的目的是通过不同形态门店来提高品牌渗透率,拉动销量。

  “无论是京东还是苏宁,通过收购来扩充线下门店布局的愿望,都是比较强烈的。”零售业专家胡春才说,毕竟重新开发,成本太高。这一点从苏宁小店就能看出,2018年底,苏宁易购将苏宁小店从上市公司报表中剥离,苏宁易购全年增加35.9亿元利润。但以收购来取代自我孵化虽然有“借鸡下蛋”的高效,但收购回来之后如何改造也同样是不可回避的问题。

2020年07月23日09:06 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责任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