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警家庭的战疫日记

  生活上,他们是彼此的伴侣;

  穿上警服,他们是彼此的战友。

  “我是新入职的民警焦鹏宇。王元是我的爱人,我们19年12月结婚。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们执勤地点虽相隔只有短短几公里,却因职责在身无法相见,只能在休息时间里通过手机视频互相鼓励打气,别的夫妻之间看似平常的拥抱和笑脸,在我们这却是需要以分秒计算的。”

  “我叫王元,是汤河派出所的内勤,是焦鹏宇的新婚妻子。早上六点半出门坐班车,晚上天黑才到家是我的时间规律,他有时候值班又连上执勤,好几天见不到人,而我们就工作在一个分局。其实见面并不多,夫妻聊天的方式几乎都是发视频。”王元说,焦鹏宇全是二半夜或者凌晨的勤务,视频的时间都是卡着点,视频完她去睡觉,他去工作。疫情当前,一个在山城区最北边站岗,一个在最南边守卫,开车不到十分钟,却几乎上没见过面。

  “他在视频里只会说要戴口罩,多洗手,多喝水,多吃饭……其实,我都听腻了,但是也舍不得挂。”王元腼腆地说。

  (王超和 王蕾)

  他叫王超,是鹤壁市公安局山城区分局一名派出所民警。他的爱人王蕾,是林州市公安局一名户籍民警。他们两人在学生时代相知相恋并于2015年初携手步入婚姻殿堂,正式开始了两人的“双警异地”婚后生活。

  婚姻对于两个人来说只能是一颗携手种下的种子,婚后生活才是催发这颗种子长成参天大树的风霜雨露。 他记得,2016年,他升级做了“警察爸爸”,初为人父难免手忙脚乱,然而陪护假到期之后,孩子黄疸还是没有褪完需要住院治疗,王蕾给他说:“你们单位人少事多,你再请假了同事就得替你分担太多,你去单位吧,我的产假没有到期,一切有我。”

  “疫情开始后,她很多次安慰我,坚定了我工作的热情和决心,在升级成为父亲以来,孩子有太多的成长我不能参与;因为距离家乡太远,有太多的家务我没有参与;因为爱人也是警察,我们对孩子和父母能做的太少。但是,她从来不怪我,她说埋怨你是作为一名普通的妻子,我支持你是因为我也是一名人民警察。”王超说起妻子既自豪又惭愧。

  王超说,前些天,夜间出警返程途中,警车上收音机里一首刘德华的老歌“回家的路”,听的他不觉眼眶湿润,回家的路六十公里,山路蜿蜒盘旋,这六十公里山时而路阳光灿烂,时而风雪交加。他曾在黎明前的黑暗中行驶,也曾在浓雾弥漫的早晨中穿梭,他怕过,因为前路慢慢没有尽头,然而他不后悔,因为他们两个有一个炙热的警察梦。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谷武民 李萌萌 通讯员 侯超


2020年02月11日21:17 来源:大河客户端 责任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