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子变成醋,挣钱新出路

  分田到户,卖树买牛

  具茨山管委会柿树行村,因旧时辖区柿树成行而得名,据说已经有上千年的柿树栽种历史了,八月黄、灰柿、皮老盖、大红柿等等品种繁多的树种。“过去我们山上柿树特别多,树挨树,有时候上山下山的太麻烦了,我们就选择从柿树上一棵一棵爬过去,会节省很多时间。”63岁的柿树行村支部委员王长坡这样说:“后来八几年分田到户,村里穷,连牛也买不起,再加上柿子树效益不好,还占用土地,大伙就一起合计着把柿树都砍掉卖了,给大伙一户添置了一头牛,两人合抱的大树,80块钱就卖掉了,现在想想还是很可惜的。”

  产业扶贫,找回记忆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话一点不假。尽管大量的柿树被砍掉换了耕牛和农田,但房前屋后、道路两侧还是有不少柿树幸存,丰收的柿子吃不完,就堆放在缸里酿了醋,用作调味,慢慢的商品醋购买方便,酿醋的人就少了,只有少数人坚持了下来,每年酿上一缸醋,或馈赠亲友,或自己食用。

  近年来,脱贫攻坚工作在具茨山管委会开展的如火如荼,为发展良好的村集体产业,在普遍了解了全市发展产业项目后,柿树行人便又把目光投注到了他们熟悉的柿子上,希望能利用本村的独有资源禀赋,通过发展绿色产业,带动集体经济发展。

  但能不能挣钱,他们心里也没谱。新郑市市场监督局作为柿树行村的帮扶单位,对此十分重视,带领干部群众前往郑州、荥阳等地考察、调研,“确定能挣钱,大家就有了一颗定心丸。”柿树行村村主任郭占甫说到。之后,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扶贫干部又先后到平顶山、驻马店等地考察机器设备的价格和性能,深入柿树行村各个角度,查看环境,了解柿树在柿树行的分布情况和种植渊源,“现在柿树行大概还有700多棵柿树,其中多是50—60年以上的老树,但挂果率还是很高,证明我们这个地方还是适合继续种这个树的。”这是踏遍了柿树行村方圆8公里的扶贫干部陈进宝的数据。做好了前期的准备工作后,大家对酿造“柿树行牌”柿子醋有了更大的信心,决定成立“郑州柿树行生态农业有限公司”,申请注册了“柿树行”商标发展柿子醋这一项目,希望柿树行能够重新柿树成行,棵棵挂满摇钱果。

  谋发展,众人筚路蓝缕

  一切似乎都准备就绪了,大家却在缸上犯了难,要想把柿子醋发展成产业,靠着以前各自家里的缸肯定的不行了,一是缸小,再一个规格也不统一。虽早早地在禹州订购了106口500斤容量的大缸,可因柿树行盘山路陡峭,运缸的大车不愿意进山。

  “人家不进山,我们就自己用小车拉,一点一点总能解决问题的。”柿树行村支部书记魏富安当即决定,于是号召村干部开着三轮车,一趟一趟往上运,终于这106口大缸运到了柿子醋厂。又从荥阳等地购买了10吨柿子,购买了破碎机用以对柿子破碎入缸,配以纯净水进行自然生态发酵,醋厂正式起步。

  “我们已经近三十年没有村集体产业了,这也是赶上了党的好政策,有扶贫单位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悉心帮扶,我们才能再建集体产业!”还未走进厂房,便听到一位老人这样感慨。走入柿子醋厂,已经能闻到淡淡的柿子醋的清香,据悉这106缸的醋到今年春节前后就能上市和大家见面了。村主任郭占甫介绍到,“我们首次大约能生产2万吨柿子醋,每斤市场价20元,估计当年就能增收40万元,还能为10户建档立卡户解决就业问题。开春后,我们将再种50亩柿子树,地块我们都选好了,这次种我们新郑市自己培育的矮化火柿,这种柿子好管理,含糖量也高,做出的柿子醋口感最好。”谈起将来,郭占甫目露憧憬,“当年我们卖树买牛,是为了让大家生活的更好,如今我们重新种回柿子树,还是为了让大家生活的更好,看似事情回到了原点,实则却在发展中一次次高于原点,从几十年前的温饱难继走到了现在群众早已吃穿不愁,开起了小车,更是都搬进了镇上的新社区,住上了新楼房。接下来希望我们柿树行村以柿子醋厂为起点,像柿子一样红红火火,实现我们的乡村振兴梦。”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朱长振 通讯员 赵颖

2019年11月08日17:27 来源:大河客户端 责任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