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市民携白酒上公交遭拒!到底能不能带上车?记者实地体验…

  10月28日晚,郑州一市民携带一箱白酒乘坐郑州一辆63路公交车时遭拒,无奈,只能打车回家。

  对此,有市民疑问,白酒在商场和街头烟酒店都有卖,市民若买了白酒不让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这样很不方便。

  《郑州市城市公共交通条例》(下称《公共交通条例》)规定,驾驶员不得拒载,但乘客乘坐公交车辆,不得携带易燃、易爆、有毒等危险物品。同样是公共交通,《郑州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下称《轨道管理条例》)也规定,禁止携带易燃易爆性等危险物品上车。

  而郑州有关公交地铁的相关乘车“规则”和“守则”,也是如上规定。

  那么,白酒到底属不属于城市公共交通禁带的危险物品?以上两则《条例》以及相关规定里均没明确说明。

  仅就公交而言,公交管理人员和一线公交车长的说法就不一,管理人员说白酒属于易燃品禁止上车,而一线车长说,实际操作中,白酒和食用油一类的物品都可以上车。

  那么,作为郑州的两大公共交通,公交地铁,乘车规则中对白酒这一常见饮品有无更详细的规定?实际执行当中,又如何具体操作?

  10月29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持白酒实地体验求证并深入采访。

  事件:一乘客携一箱白酒上车遭拒离开,车上另一乘客不愿意了

  10月28日晚,郑州市民李先生(化姓)向大河报反映说,当晚9时许,他坐上一辆63路公交车,坐在前排。

  随后上来一乘客,携带了一箱白酒。但当场就被车长劝阻下车。

  这时,李先生不愿意了,他纳闷:“白酒能喝,难道属于易燃易爆危险品?应该让上车。”

  他当即询问车长为何不让上车并告诉那位乘客不要下车。

  车长告知他,白酒满一箱不允许上车,属于易燃易爆危险品。

  就在李先生和车长就此事争论时,那位乘客可能有所担心,还是携酒下了车。

  体验一:两趟公交,记者携酒顺利乘车

  10月29日上午9时40分许,在郑州市英才街一公交站牌,记者拿一大一小两瓶未带包装的散酒用透明塑料袋提着,一瓶带包装瓶装白酒由黑色纸袋提着,排队上了一辆156路公交车。

  为引起车长注意,记者上前车门后,专门走到紧挨车长驾驶室门的位置,把携带物品亮在最前面。

  但从上车刷手机到走到车厢后门站稳,整个过程,车长未发一言。

  在车厢前部驾驶室后方玻璃上,张贴着《郑州市城市公交车辆乘坐规则》。

  禁止携带物品目录由轨道交通经营单位在车站醒目位置予以明示。

  最后,记者在两站后的杓袁站下车,又坐上一辆32路公交。同样的位置照样张贴有乘车规则,记者照样按刚才那样站到车长旁边,扫完码仍站了一下,试图引起车长注意。但直到在最近的地铁口下车,因车上人多,车长并没留意记者所拿何物,也没任何劝阻,记者得以顺利乘车。

  体验二:两个地铁站点,记者也携酒顺利上车且不需要试喝

  上午10点15分许,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携带这三瓶酒来到郑州地铁2号线刘庄进站口。

  记者以乘客身份携酒进入安检通道,将酒放入安检仪后,没听到任何警报声音或者安保人员提醒。

  顺利通过四五名安保人员把守的安检通道后,验身的安保人员也没对记者再次检查。记者提着酒即可顺利刷卡进站乘车。

  进站之前,记者询问地铁安保人员,酒是否可以带上地铁?

  “酒是可以带的。所以安检仪就没发出警报。”两名女安保人员说。

  “无论散装打开或者瓶装或者满箱的都可以吗?如果带,进站前需要喝一口吗?”记者问。

  “不需要喝。只要打开不多即可。”安保人员说。

  但令记者惊诧的是,记者携带的一瓶酒是打开了的,能轻微闻到酒味。但在该站进站时,没有任何安保人员检查里边装的到底是什么。

  但其实平时乘坐郑州地铁时,带的瓶装水或饮料都是要当着安保人员的面打开喝一口以证实的。

  而在郑州地铁北三环地铁站进出口通道的走廊醒目位置看到,这里不仅仅张贴有《郑州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还专门张贴有明显的各种禁带物品红色警示标识。但这些《守则》和标识,也均未明确白酒到底属不属于禁带物品。

  在该站进站口安检前,记者持酒先咨询了安保人员,是否允许带进去。其中一名验身的安保人员不确定,坐着盯守安检仪的女安保人员让拿过去当面检查,查看后说,可以进。

  记者也顺利买票进入站内乘车。

  疑问

  1、白酒是预包装食品,为啥有的让上公交有的不让?

  对此,上述李先生说,今年,媒体曾报道过高铁带一箱酒被拒的,在他看来这也是不对的。因为他说,酒的另外一个名字叫预包装食品,是食药监局定的,既然是食品为什么不让带上车?

  他认为,只要不超过一定重量,就应该让带上公交车。

  “为方便旅客,铁路、民航都可以托运白酒。作为城市公共交通,也应该允许一定量的白酒上车。”该市民说,城市公共交通,不允许打火机、酒精、发胶等上车是对的,因为这些都属于易燃易爆危险品,但是白酒他认为不应该在这其中包含。

  但,对此,郑州一线消防人士说,白酒尤其高浓度白酒属于易燃品,公共交通工具上最好不要携带。

  但依据上述记者体验,实际操作中,有的可以上公交,有的不可以。郑州一线公交车长对此操作标准不一。

  2、城市公共交通工具上禁止的易燃易爆危险品,到底包含不包含白酒?

  为加强城市公共交通管理,保障城市交通安全和畅通,维护公共交通车、船乘坐秩序,2018年3月,根据国家有关法律规定,经住房城乡建设部、公安部批准,制定了新的城市公共交通车船乘坐规则。其中第7条规定,严禁携带易燃、易爆、有毒等危险品以及有碍乘客安全和健康的物品乘坐车、船。

  自2009年3月1日起施行的郑州市《公共交通条例》第36条规定,驾驶员、售票员从事运营服务时,不得拒载。但,第38条规定,乘客乘坐公交车辆,不得携带易燃、易爆、有毒等危险物品。

  2012年4月,郑州市交运委和郑州市公安局也曾联合下文,公布了《郑州市城市公交车辆乘坐规则》,其中第八条规定,严禁携带易燃易爆有毒的危险品及有碍乘客安全、健康的物品乘车。

  郑州《轨道管理条例》第30条第一款规定,禁止携带易燃易爆性、毒害性等危险物品进站。违反本条例该项规定危害轨道交通运营安全的,由轨道交通经营单位进行劝阻和制止,情节严重的,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郑州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里第一条便是,禁止携带易燃易爆性等危险物品。

  那么,白酒到底属不属于易燃易爆危险品?以上所有国家法规和郑州本地公共交通条例、法规、乘客乘车规则以及轨道交通条例、乘客守则等等,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均仔细查阅了一遍,关于郑州公交地铁的几乎所有安全管理规定里,均没对白酒是否属于易燃易爆危险品做明确说明。

  3、针对白酒,公交一线管理人员和一线车长说法“掐架”?

  10月28日晚,郑州一名一线公交车长说,白酒属不属于危险品范畴他不确定。但实际操作中,食用油和白酒都允许带上公交,如果经检查确是白酒,会让上公交的。

  “我们有我们的难处,按说是最好不上,但实际操作中担心被乘客投诉。”该车长说。

  对于该说法,郑州公交有一线管理人员经查询后说,公交车上是禁止汽油、煤油、酒精、松节油、油漆、白酒、硫磺等易燃物品上车的。白酒特别是散的,是不允许乘车的。

  郑州公交另外一名一线管理人员也说,一般车长在发现不明桶装或瓶装液体,都会核实里面有什么,如果是酒精、油漆、稀料能爆燃的液体,都会劝其下车,白酒属于易燃物品,也是不能带上车的。

  “我查了一下,对于白酒好像没有非常明确的规定!但是,我们安管人员的解释是,白酒里面含有酒精,特别是50度以上的白酒燃点更易燃。一般情况下,按照安全管理上的理解,白酒是不允许带上公交车的!”该一线管理人员说 ,但是具体的法律法规方面却没有很明确的规定具体哪几类不能带上公共交通!

  4、公交地铁禁止的危险品,到底都包括哪些?

  其实,在乘坐公交时,随处可见“严禁携带易燃易爆危险物品”这样的提醒标识。可是,除了危险品,还有哪些属于不能带上车的物品呢?其实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很多市民都说不清楚,有的甚至连一线安保人员和车长以及公交内部管理人员都说不清楚,拿不准确。

  像汽油、烟花、炸药、刀具等几样常见物品大家还能说得上来,而能说出打火机、发胶、氧气瓶、过量指甲油等物品的就寥寥无几了。

  其实,外地曾对这些易燃易爆危险品等做出明确提醒,除以上物品禁止外,还有很多是不应该也不允许上公交的。如:易爆品:雷管、导火索、炸药、鞭炮、烟花、发令纸(打火纸)、煤气罐、氧气瓶等;易燃品:汽油、煤油、酒精、松节油、油漆、白酒、硫磺等;压缩性气体,打火机、发胶、气雾杀虫剂、过量指甲油等;化学物品,黄磷、砒霜、敌敌畏、硫酸、盐酸、臭氧水、苛性钠、金属镁粉、金属钠、铝粉等危险品;危险物品,管制刀具、枪支弹药等有碍乘客安全和健康的物品。

  而这其中,就包括白酒。

  5、公交地铁,还有哪些事关安全的禁止行为?

  《公共交通条例》第38条规定,乘客乘坐公交车辆应当遵守有关法律、法规和乘车规则的规定,不得有下列行为:在站点区域外拦车;携带易燃、易爆、有毒等危险物品;携带犬只等动物;损坏车内设施或者妨碍车辆行驶、停靠;将身体任何部位伸出车窗外;在车内吸烟、随地吐痰或者向车内外抛撒废弃物;在车内从事营销活动、散发宣传品。

  《轨道管理条例》第三十条规定,禁止携带下列物品和动物进站:易燃易爆性、毒害性、腐蚀性、放射性或者传染性病原体等危险物品;非法持有的枪械弹药或者弩、匕首等国家规定的管制器具;有识别标志的服务犬除外,畜禽和猫、狗等宠物或者其他可能妨碍轨道交通运营安全的动物;充气气球、不能折叠的自行车、运货平板车;其他影响公共安全、运营安全、公共卫生或者妨碍其他乘客的物品。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宁田甜


2019年10月29日14:50 来源:大河客户端 责任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