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对公众开放 最早的中国王朝在此等你

  博物馆里的文创产品“夏嘟嘟”

  10月19日,作为展示二里头遗址60年来考古发掘和研究成果的窗口,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正式开馆。10月20日开始对公众开放,距离9点开馆还有一些时间,许多游客已经来到博物馆外。

  对于这座博物馆的成立,不仅附近的居民十分期待,一些历史爱好者更是给予厚望。游客李先生家住洛阳市区,看到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对公众开放的消息,一大早就从洛阳赶到了二里头,希望早一点看到这些瑰宝,“知道今天人会多,可是等了这么久才迎客的博物馆,真是一刻也不能再等了,一定要早点看到这些宝贝”。

  据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研究表明,早在距今3800年前后,以黄河中游为中心的中原地区,就已成为中华文明总进程的核心和引领者。而这,也是对于集合了三代考古人的辛勤与汗水的二里头遗址最好的注脚。

  那么,除了展示这60年来的考古成果之外,展示几千年前的珍贵文物,该如何更好地弘扬“黄河文化”?又该如何讲好“最早的中国”故事?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这次放出了“大招”。

  许多游客一大早就来到了博物馆外

  整个墓葬成展品

  在第二展厅赫赫夏都中,几件从二里头发掘出的瑰宝,在经历了时间的流转后,再次以展品的方式回到了他们的发掘地。乳钉纹铜爵、镶嵌绿松石兽面纹铜牌饰、七孔玉刀以及绿松石龙形器……这些曾经只是出现在历史书上的文物,真真实实地出现在博物馆的展柜中,2000余件藏品再次展示着中华文明3700多年前的雄伟风姿。

  在这些展品中,最引人注目的则是依然沉睡着第二件绿松石龙形器的墓葬。由于发掘难度较高,且保存状态并不理想,考古工作人员在发现它之后,进行了整体提取,并送往实验室进行清理研究。随着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的开馆,这座重达4吨多的墓葬,从北京再次回到了它的发掘地。

  记者在展厅看到,墓葬整体宽约80厘米,长约2米,墓室内能清楚地看到破碎的陶罐等随葬品,这其中最显眼的还是散落于墓葬一头的绿松石龙形器。对于这个墓葬,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二里头工作队高级技工王丛苗记忆犹新:“我当时一铲子打下去,上来就发现泥土中混着一片青铜残片和一点朱砂。”王丛苗说,那是2016年的冬天,雪特别大,工地上的积雪已经没到了小腿,原本冻僵的身体在看到这些物品时为之一振。

  她告诉记者,青铜片的出现说明这个墓葬的陪葬品有青铜器,规格较高。而将朱砂铺在身下,也是二里头时期身份高贵的人物才会有的墓葬方式,通过这两个物品足以说明墓主人身份高贵。

  随着考古工作地推进,这座墓葬清晰地展现了出来,覆盖在墓主人身上的绿松石龙形器依然散发着千年的光彩。二里头考古队特级技工王宏章介绍道,第二件龙形器距离第一件龙形器的发现已十多年,也是近几年来,二里头遗址发掘出的最为珍贵的文物。

  但是由于各种历史原因,这件龙形器保存得并不十分完好。

  “把整体墓葬作为展品,这在全国范围内都是比较少见的。”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副馆长赵晓军说,之所以要把这个墓葬放在博物馆中,不仅仅因为这里出土了第二个绿松石龙形器,“黄河文化也好,最早的中国也好,如果没有考古人员的工作,我们如何能够讲出它们的故事?通过这个墓葬,我们希望民众能够感受到考古工作者为重现我们古老文明风貌所付出的艰辛。”

  游客小郭一早就带着家人从偃师来到博物馆,“以前只是在图片上看到这些文物,今天亲眼看到特别震撼。”虽然开馆当天博物馆人气爆棚,但是依然没有抵消小郭看到这些珍贵文物后的兴奋。

  带得走的文化符号

  在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开馆之际,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探访了博物馆内的文创商店。作为最近几年各大博物馆比拼软实力的主要战场,文创产品中的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将如何讲好“最早中国”的故事呢?

  刚刚来到商店门口,一个高约170厘米的绿色龙形拟人玩偶一下子就映入眼帘。在近300平方米的店面内,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格外引人注意。“这是我们根据二里头出土的最著名的绿松石龙形器为原型,设计制作的拟人玩偶。我们给他取名为‘夏嘟嘟’。”洛阳市旅游发展集团洛阳礼物研究院副总经理李赟向记者介绍说。“夏嘟嘟”与“夏都”谐音,是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文创产品重点IP之一。

  围绕着“夏嘟嘟”这个IP,文创商店推出了一系列周边产品,比如这个异形笔记本,一套4本,分别采用了夏嘟嘟不同的表情作为封面。产品还涉及书签、钥匙链、胶带纸、笔记本、抱枕等常规产品;丝巾、背包、牡丹瓷、文房四宝等套系产品;以及一些食品和饮料。李赟说:“像这种绿松石铜牌饰的钥匙链和棒棒糖、二里头文物上的铭文符号做成的胶带纸、乳丁纹铜爵抱枕等,自开馆以来都是游客比较喜欢的产品。”目前已经完成二里头系列文创产品打样和量产50余款,更多的产品会随着时间持续设计和量产。对于之前的产品,也正在进行从1.0到2.0的升级换代,尽力为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打造能够“带得走的文化符号”。

  “夏作为一个朝代,在以往的考古学资料相对欠缺,但是二里头遗址60年的考古工作,就为探索夏的历史提供了一个最直接的证据。”赵晓军介绍,博物馆正是要通过多种形式的展览和展示,将夏代当时的历史脉络展示给观众。为此博物馆依据各种历史文献资料、传说史料以及考古资料,影音展示、VR体验等形式,把夏代历史通过一个形象化、直观化的方式展示给大众,让博物馆成为一个文化传播和教育的场所。“文物要活起来,不仅仅是让躺在展示柜中的文物鲜活起来,还要让文物背后的故事生动起来,更要让人们愿意将这段历史‘带’回家。二里头不仅只存在于课本上,也不只存在于考古报告中,二里头代表夏朝文化,是一个生动的历史王朝。”

  赵晓军还告诉记者,作为二里头文化的传播地,随着博物馆的开放,对于馆藏文物的整理和研究不会停止,也会继续加强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二里头工作队的合作,“把弘扬黄河文化,讲好最早中国的故事,持续贯彻下去。”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李曼 康翔宇 摄影 许俊文


2019年10月22日15:38 来源:大河客户端 责任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