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小伙获封非洲两个国家终身制酋长 “双料酋长”畅谈“非”凡经历



  郑晓鹏在接受两国酋长加冕郑晓鹏供图


  郑晓鹏向记者演示通过手柄权杖行使酋长权力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孟冉李春文吴国强摄影

  “凯度!阿泰森!”一见面,郑晓鹏握住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的手,分别用尼日利亚语和加纳阿散蒂王国语向记者问候“您好”。

  昨日下午2时,郑晓鹏准时现身大河报读者沙龙区,接受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独家专访。2018年年底和2019年年初,河南籍80后小伙郑晓鹏分别获封尼日利亚伊博民族酋长和加纳阿散蒂王国酋长。同时他还是一名在尼日利亚拥有实权的酋长——他获得了该国伊博民族国王授予的王室宫廷卡,有自己的皇宫寝殿和办公区,享受王室成员待遇,有权参与当地事务,接受当地民众膜拜。

  “双料酋长”是个利落健谈的小伙儿

  下午2时,当身着深蓝色T恤衫、脚蹬休闲布鞋的郑晓鹏出现在本报读者沙龙区大厅时,看上去跟普通小伙并无二致。

  “凯度!阿泰森!”郑晓鹏握住记者的手,说了一句“外语”,随即笑着翻译,“这是尼日利亚语和加纳阿散蒂王国语,意思是‘您好’。”记者当场请教,向他致以同样的问候。

  郑晓鹏随身带着一个手提袋,里面装着一套服饰。“一件酋长服装,一顶酋长王冠,一串象牙项链,两副象牙手镯,一把象征酋长权力长约80厘米的手柄权杖。”他说,酋长服是尼日利亚的,王冠、项链、手镯和手柄是加纳阿散蒂王国的。酋长权杖太长太沉,他回国时不好带,留在了非洲,只带了手柄回来。

  换上暗带花纹的金黄色宽大短袖酋长服,戴上镶嵌着密集珠宝的大红色王冠,手持白色马毛做成的酋长手柄权杖,眼前的郑晓鹏立马从普通青年,变身为一位仪态庄重的非洲酋长。他示意记者伸手,用手柄权杖轻轻地拂过记者手掌。记者不解其意,他解释说自己在加纳阿散蒂王国参加盛大活动时,民众会伸手和酋长亲近,“在当地,酋长是很尊贵的,不能直接跟老百姓握手,而是用手柄权杖轻抚对方手臂,以示爱护。”说着,郑晓鹏笑起来。

  非洲奋斗11年成长为青年才俊

  郑晓鹏,上世纪80年代初出生于河南南阳,毕业于湖南工程大学电气工程自动化专业。目前,他担任西非阿夸巴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2008年大学毕业后,郑晓鹏开始从事非洲市场开发工作,先后在加纳、尼日利亚、肯尼亚、坦桑尼亚、南非等国拓展国际业务,从一名普通的业务专员,做到了非洲区区域经理、集团公司海外事业部总经理的职位。作为一名80后,独自远离故土,在遥远而陌生的非洲大地,郑晓鹏经历了不少挫折和磨难。

  专访中,郑晓鹏向记者展示了尼日利亚等国家给他颁发的各种证书,并通过大量图片和视频展现了他获封“双料酋长”的历史性荣誉时刻——

  2018年12月16日,在尼日利亚埃努古州伊巴呱宫殿,在国王和当地政府的见证下,郑晓鹏正式被加冕为伊博民族第一位华人终身制酋长。

  2019年1月4日,在加纳阿散蒂王国库玛西,郑晓鹏被加冕为阿散蒂王国历史上第一位华人终身制酋长,打破了几千年来加纳阿散蒂王国酋长阿散蒂人的惯例。

  同时,郑晓鹏还是尼日利亚—中国友好协会副秘书长。2018年12月20日,尼日利亚—中国友好协会给他颁发了任命书。记者看到,这份任命书状如国内常见的荣誉证书,文字内容由中文和英文构成,任命书左上角印着中国和尼日利亚国旗。

  酋长有象征意义也有实际权力

  在非洲当酋长,对大多数中国民众来说十分神秘。前不久,大河报·大河客户端曾报道了河南籍小伙孔涛获封尼日利亚部落酋长一事,引发众多网友热议,迅速登上热搜榜第八名,“酋长是不是啥事都能干?”“据说酋长能娶很多妻子”……

  对此,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与郑晓鹏进行了对话——

  记者:你认识咱河南老乡孔涛吗?我们前段报道了他当酋长的事情。

  郑晓鹏(笑):虽然我不认识他,但我很佩服他,他是咱河南的骄傲。

  记者:请问您是怎样获得酋长荣誉的,如何通过自己努力赢得当地认可的?

  郑晓鹏:其实在非洲有很多优秀华人获得了酋长荣誉,他们为非洲建设作出了杰出贡献,我只是其中一位。2006-2018年,我先后在西非尼日利亚、东非坦桑尼亚等十几个国家工作,参与太阳能路灯、太阳能水泵等工程建设,为当地解决了实际困难,非洲国家和地方部落特别欢迎中国人。在非洲我尽全力帮助当地孩子完成学业,关心弱势群体,为当地引进绿色健康产业,带动就业。同时与当地政府、国王、军方、酋长保持着友好的交流,赢得了当地社会各个阶层的肯定和认可。

  记者:您获得的酋长是否有实权?

  郑晓鹏:有的。比如在尼日利亚,我是可以行驶酋长权力的,你看(给记者展示一张王室宫廷卡,上面印满红、蓝、绿三色英文),这是我们伊博民族国王给我颁发的王室宫廷卡,是国王首席代表,国王宫殿里有我100多平方米的寝殿,同时直接参与国王宫殿酋长会议的决策和部落的管理。在伊博民族重大节日,在宫殿里和国王一起接受子民的朝拜。

  记者:酋长的家庭生活是怎样的?

  郑晓鹏:我也注意到了有些网友讨论这个问题。事实上,非洲不同部落的酋长,家庭婚姻、宗教信仰等都有不同,有的民族部落酋长确实是一夫多妻。但我所在的民族是一夫一妻制。

  记者:感谢您接受专访,计划什么时候回非洲?

  郑晓鹏:我国内事务处理得差不多了,明后天吧。向大河报读者问好,祝愿大河报越办越好!欢迎大家去非洲,带大家品尝非洲美食,感受西非的风土人情。


2019年05月31日08:35 来源:大河报 责任编辑:郭同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