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先辈故事!国民党的滑县县长,主动向八路军“献印”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丁丰林 摄影 张琮

核心提示:

抗日战争时期,在冀鲁豫边区流传着一段滑县国民党县长献印给八路军的佳话,这位国民党县长,就是解放后曾担任过平原省、河南省副省长的贾心斋。

据党史资料记载,1940年4月6日,在冀鲁豫边区接收国民党滑县县政府大会上,贾心斋双手捧着红绸封裹的国民党滑县县政府的铜印,恭恭敬敬地献给时任冀鲁豫军区政治部敌工部副部长的韩明,滑县自此成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民主政府。

贾心斋作为国民党滑县政府的县长,为什么要向八路军“献印”?在贾心斋的身上,还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今年4月1日,清明节前,从全国各地汇集到郑州的贾心斋的孙辈以及重孙辈后人50余人,共同来到郑州烈士陵园,缅怀先辈的功绩,讲述先辈的故事。

缅怀先烈,追忆贾心斋“有公无私”

贾心斋先生的墓寝在郑州烈士陵园的将军广场上,在他东侧的第三座墓寝里,安葬的是吉鸿昌将军。

4月1日上午9时,来自全国各地的贾心斋先生的后人50余人,集体肃立在他的墓前,敬献花圈,肃立致哀。他们当中,有的风华正茂,有的已是白发斑斑。

这一群人中,年纪最大的是今年79岁的贾翠菊,她是贾心斋的孙女。贾翠菊生于1940年,年少时曾听祖父讲过不少当年的事情。说起自己的祖父,贾翠菊打开了话匣子,言语中仍然充满敬意。

在中共滑县县委党史办公室编写的《滑县人物传略》中记载:贾心斋于1884年出生于河南滑县的一个地主家庭,家资殷厚。1913年毕业于北平筹边大学,在当地有乡绅的威望,在国民党滑县政府中也担任过多种职务。1925年,贾心斋曾主持疏浚什牌渠,排水泄洪,保产增收。乡民赠其“德周乡里”匾额,以颂其功德。此渠至今仍在,在1952年被县政府命名为贾公河,以作纪念。

但贾翠菊说,在她出生时,贾家却是极度贫困,这中间的变故,是“祖父把家产全部散给了穷人”。

“变故就是日本人打来的时候,当时日本人想邀请我爷爷当伪县长,一再派人去请,我祖父都没答应。后来日本人要来抓他,我爷爷跑出去避风头,日本人来了没抓到人,就把我祖父家给烧了。”,

在河南省政府办公厅编写的《河南省政府志资料手册》中,对此事也有记载:

1938年夏,日军再次侵占滑县城,伪军扈全禄部尾随日军进驻城内。日军为收买贾心斋,便命扈全禄带着日军司令部签发的滑县县长委任状、重金及战马,前去什牌村,劝贾心斋投降日军。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贾心斋严辞责骂扈全禄,敌人恼羞成怒,前去捉拿贾心斋。因贾心斋事先出走,方免于难。敌人将贾家财产抢劫一空,并放火将贾家大院烧毁。

贾翠菊说,在日本人占据滑县期间,贾心斋一直在外躲藏。此间,家里租出去的商铺、土地,租户都没再交过租。后来日军撤离,祖父返回滑县后,也没再收过租,商铺是谁在经营,就算谁的。地是谁在种,就给谁了。再后来进行土地改革的时候,祖父将家中的房契地契全部交给了公家,自己家也没有被划成地主成分。

贾心斋的孙子贾秉鲁说,祖父对自己家的财产可以不计较,但是对于公家的公款,却是锱铢必较,一点也不含糊。

在《河南省政府志资料手册》中记载了这么一件事:

1935年,……(滑县)县长谢随安升许昌专员,因其欠滑县公款,贾心斋乃扣留谢的财政科长牛心耕一年之久,至其还清欠款,才将牛心耕放回。

“当时我祖父是滑县县政府财政委员会委员长,专门管钱的,谢随安把公款卷跑了,我祖父发现后,马上就派人追过去要,对方不承认,排了手下的一个科长牛心耕来应付。”贾秉鲁讲述说,牛心耕当时也是百般抵赖,但是祖父告诉他,谢随安贪污公款,真凭实据,件件俱在,岂容抵赖搪塞?派人把牛心耕扣押起来。

“一开始牛心耕根本就不在乎,但是他没想到,我祖父是动真格的,把他一直扣押了一年多,他才恐慌起来,后来才供认了谢随安贪污公款的情况,签名画押,我祖父拿着供状到了省里,谢随安只好把公款退了回来。

真心抗日,贾心斋向八路军“献印”

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冀鲁豫边区就流传着一段滑县国民党县长献印给八路军的佳话,位国民党县长,就是贾心斋,这段故事,贾秉鲁在小时候也听祖父讲过。

在《滑县人物传略》中,有这样的记载:

1939年10月,国民党河南省当局委任贾心斋为滑县县长。贾心斋为进一步扩大抗日力量,大量吸收爱国青年参加政府工作。中共豫北地委为争取贾心斋,派地下党员杨锐、贾潜、张慧僧、邢宣理等到滑县县政府工作。当时,国民党濮阳专员丁树本为扩大自己的势力,也竭力拉拢贾心斋。

1940年初,丁树本决定南逃投日,对外佯称南撤。丁树本命令贾心斋和滑县县政府随其一起行动。丁树本蒙骗贾心斋说:“共产党、八路军正在打石友三,不久即会打我。我们都是国民党政府的官员,你若不走,在滑县也呆不长。”

贾秉鲁讲述说,当时祖父的思想斗争也很激烈:他自己本意确实不远离家南撤,更不会去投奔日军。但是投奔八路军,自己却是国民党政府的县长,肯定不被接纳,。是去是留,一时犹豫不决。

在中共安阳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写的《安阳革命斗争故事——前辈的踪迹》一书中,专门有《贾心斋献印》一章,文中这样记载:

就在贾心斋犹豫不决之际,中共地下党员杨锐奉豫北地委指示,……连夜找贾心斋进行说服、劝阻和争取工作。杨锐戳穿了丁树本“名曰撤退,实为投日”的把戏,另一位地下党员贾潜也劝说:“因为丁树本反共,他做贼心虚才跑,咱们都是为了抗日,为什么要跟丁树本跑呢?”

贾秉鲁说,当时祖父还有一层考虑,在日军进攻滑县县城时,祖父曾率部抵抗,县城陷落后,他率领县政府在农村与日伪周旋,坚持守土抗日。现在丁树本一走,自己势单力孤,怎样支撑局面?

《贾心斋献印》一章中这样写:

为解除贾心斋的思想顾虑,杨锐还特别指出:“你在滑县德高望重,八路军也知道你抗日,况且,你一向支持八路军在滑县的抗日活动,八路军在这里征粮、派款、扩军都较顺利,你对得起八路军,八路军不会对不起你。”贾心斋听了他们的劝告后,遂决意与丁树本断绝一切关系,留滑县坚持抗战。

(1940年)3月11日五更时分,贾心斋悄悄地率县政府全体人员撤离县政府驻地赵拐,在附近的后吾旺村隐蔽下来。晌午时分,丁树本的大队人马在赵拐找不到贾心斋及滑县县政府人员时,只好作罢,遂仓皇而去。不久,消息传来,丁树本在长垣公开投敌,贾心斋闻讯,找到杨锐,激动地说“幸亏我没跟丁树本走,不然我也当汉奸了”。

这是这一次遭遇,让贾心斋进一步认清中国共产党才是真正的抗日队伍,贾心斋毅然决定投入共产党的怀抱,把滑县交给共产党。此后,贾心斋召集县政府全员开会,宣布了率政府全体人员投奔共产党的决定。经再三讨论,取得一致意见后,通过杨锐、贾潜,与中共豫北地委取得联系,地委领导对贾心斋的义举大加赞赏,表示可以接收滑县县政府。

“献印是过去的一种说法,我祖父决定投奔共产党以后,专门找了一块红布,把县政府的铜印包好,等着到大会上交给共产党”。贾秉鲁回忆说。

《贾心斋献印》一文中写道:(1940年)4月6日,韩明(时任冀鲁豫军区政治部敌工部副部长)带着几个人骑马来到赵拐,贾心斋率政府全体员到村外列队迎接。当天上午,韩明主持召开了接收国民党滑县县政府大会。在主席台上,贾心斋双手捧着红绸封裹的国民党滑县县政府的铜印,恭恭敬敬地献给韩明,并郑重宣布:“从即日起,国民党滑县县政府全体人员投奔共产党,与国民党脱离干系”。

韩明代表上级党组织,热情赞扬了贾心斋及滑县县政府全体人员的革命行动,当即宣布成立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滑县第一届抗日民主政府。韩明任县长,贾心斋任县政府首席参议。从此,贾心斋在共产党的直接领导下,开始了崭新的革命生涯。

家风传世,不计名利教化后人

“献印”之后,贾心斋先后担任冀鲁豫办事处副主任和冀鲁豫行署副主任,他不顾自己年迈体弱,与群众同甘共苦,积极参与抗日领导工作,在群众中享有很高威望。1943年,贾心斋60岁寿辰时,冀鲁豫行署专门为其举行了一次盛大的祝寿仪式。

“以行署的名义,为一名党外民主人士做祝寿仪式,这在党史上非常少见。”现任滑县县委党史办副主任张社军说,冀鲁豫行署的这种做法,一方面是我党在统战工作上,希望感召更多的民主人士;另一方面也可见贾心斋为抗日事业做出过卓越贡献。

新中国成立后,贾心斋先后担任平原省政府副主席和河南省副省长等同时,还当选为第一、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政协河南省委员会常务委员。尽管年事已高,贾心斋仍积极工作,勇挑重担。1963年秋,河南省遭受特大洪水灾害,贾心斋年近八旬,仍不辞辛劳,深入灾区,亲临第一线,领导防汛救灾。1964年4月23日,贾心斋因患急性心肌梗塞症医治无效,于郑州逝世,终年80岁。

在贾心斋的孙子贾秉普手中,至今还珍藏着一份1951年9月3日,由毛泽东主席亲自签署的任命贾心斋为平原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的任命书。

如今,贾心斋的孙辈也都已是白发老人了,但是他们仍然牢记着祖父的言传身教,并继续传承给后辈。

贾翠菊说,祖父从小就对自己严格要求,在解放区,她和祖母跟随祖父辗转抗日,日子过得非常艰苦。解放后,虽然祖父当了副省长,自己家里生活依然非常简朴,而且祖父从来不允许他们搞特殊化,“直到我祖父过世,我的同学和同事们才知道,哦,原来贾翠菊是贾省长的孙女”。

退休后生活在北京的贾建筑,是贾心斋的曾孙女,前日也专程赶来祭奠。说起自己的曾祖父,贾建筑说,他们家人至今受着曾祖父的影响,不计较名利得失,骨子里带着一种大气。

在此次祭奠活动之前,贾心斋的孙子贾秉普也专门去往郑州中原英烈馆,将自己珍藏的一些祖父的珍贵史料,提供给了英烈馆展出。贾秉普说,希望通过这些的方式,让包括祖父在内的老一辈革命家的精神,传承和感染更多的人。


2019年04月06日09:40 来源:大河报 责任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