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说绿茶:回归绿茶,回归主流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王珂

  清明前后,春茶上市,是一年当中茶人们最忙碌的季节,也是茶客们最欢欣的季节。经了一冬的生长与积淀,茶叶内含物质丰富,口感极佳,无论什么茶类,春茶都是最佳的原料。而各地所产的绿茶,更是不可错过的一口清鲜,是当季当仁不让的主角。

  独领风骚好多年

  曾几何时,这样的盛况不止在春天,无论从时间跨度上的大唐蒸青绿茶,亦或地域跨度上的大江南北,绿茶几乎一统江湖。河南省茶叶商会副会长、明君子茶业负责人李学昌说,早年间的茶叶市场上,准确说在没有形成市场的时候,茶叶消费及品饮,均以绿茶为主,尤其北方区域。

  而后来随着市场的发育形成,茶叶品种日益丰富,铁观音、普洱、黑茶、白茶,越来越多的茶类不断吞食、削减绿茶的份额,直至将其挤占殆尽。今天的市场,绿茶几乎不出省,产茶省份的绿茶几乎都在本土消化掉,除了名声特别大的西湖龙井在外围有些份额,其他出省的份额都小到可忽略不计。

  成以其鲜,败以其鲜

  为何曾经一统天下的绿茶沦落至此?李学昌分析,原因有三:

  一是消费习惯使然。中国产茶区都有自己的绿茶,当地茶客饮当地绿茶是传统品饮习惯,当地可自给自足。因而,外地绿茶很难进入。

  二是绿茶不宜保存的特性使然。绿茶品的是鲜,生产工艺围绕一个鲜字做文章,这给它带来一个先天的弱势——不耐久存。与而存储的普洱、黑茶、白茶相比,绿茶的销售成本高,一旦销不完积压在手里,损失不菲,因而商家更愿意做耐存储甚至随存储年限增长反而价值倍增的茶类。资本追求利润最大化是本性,无可置喙。

  三是采春的绿茶产量有限,而且生产工艺决定了它的劳动力成本高,运作空间不大,譬如被大肆炒作的普洱,产量极大,后期被包装运作,符合商业规律。其实普洱的火,业内都明白,与产地云南人关系并不大。

  大浪淘沙,绿茶回归

  但即便在今天,似乎淡出人们视线的绿茶,其实也仍然有极大的生存空间。中国是绿茶出口最大国,占全球绿茶市场份额的80%。出口方向主要是俄罗斯、阿拉伯国家及南美地区。因农残指标限制,出口欧美发达国家的不多。

  茶叶市场在这十余年的迅猛膨胀,各个茶类你方唱罢我登场,轮番洗刷着茶客们的观念,冲击着品饮习惯。

  但大浪淘沙,饮茶是一件个性化的事,最终决定品饮的,仍然是口感、体感、习惯等个人体验。其实,嘴刁的老炮儿们始终如一钟情绿茶,从来没有放弃它,即便在乱花渐愈迷人眼的今天。

  李学昌表示,相信经过两三年的沉淀,市场冷静下来,消费理智了,会有大批茶客回归绿茶,香气好,滋味佳,品饮价值高的绿茶,仍将回归主流。


2019年04月06日09:37 来源:大河客户端 责任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