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老家看老树丨皂荚树看着几代人长大 这里没有人知道它的年龄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刘瑞朝

在平顶山市鲁山县熊背乡李沟村东头,紧挨李沟河的地方,有一棵古树。

狗年腊月二十七,正在享受寒假的我,经过长时间跋涉,来到这棵大树下。

这是我初次来到李沟村,途中却颇费周折。“角角树在尽东头,快到小河嘞!”向路人问路,得到的是土味浓重的导引。

这里从前识字的人不多,外加我们本地的口音,口口相传之下,在方圆二十里的范围内,这棵皂荚树就被叫成了“角角树”。但弟弟知道古树的真名,四年级语文课本上那篇《高大的皂荚树》让弟弟对皂荚树有一个最初的印象。皂荚树给他留下的印象,便是无私奉献、舍己为人。

皂荚树因其花语——只留住美好的回忆——常常在老家这一带的婚礼上出现。但妈妈告诉我说,如今皂荚树枝已不好寻了。皂荚树的果实一般是在十月份成熟,有些年份多,有些年份少。人们对古树的感情,早已超越了果实的收获,更多的是内心的期盼与寄托。

如今,来到这棵皂荚树下,它的真实年龄,仿佛也被时光所漫漶了。“我婆婆健在时,也无法说出树的年龄。她去世那年98岁,距离现在也有二十年了。”在古树旁边居住的赵阿姨说,这棵古树见证了这里几代人的成长。

“以前,村里的很多人都会在这里唠家常,有一句没一句聊着这棵老树的过往。”她说,如今只有村里的闲人才会在老树下乘凉,有本事的人都外出打工了。村里的住户越来越少,这棵古树也显得越发冷落了。

我了解到,这是方圆二十里内惟一的一棵皂荚树。站在树下,我看到寒风起时叶飘落,流淌着动态的美;古树的树干是笔直的美,古树的曲线纹路是盘旋的美。

我仿佛顿悟,喧闹的城市里有美,那是繁华的美;宁静的村庄也有美,这是一种平静的美。这棵几百年的古树,是我心头永也抹不去的绿。


2019年02月12日14:54 来源:大河报 责任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