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乡村教师扎根深山36年:就算剩下1个孩子也会坚持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吉小平 通讯员 张珂

今年59岁的孔文卿老师在花山村小学教学36年,这个学期他成了村小学唯一的老师,不仅有的2名学生教授所有的课程,还要按时给孩子们做午饭。花山村民说,“村子有了学校,也就留住了人,村子才有将来”。还有一年孔文卿老师就要退休,他不知道未来学校是否能继续办下去,但他退休前还有最后一个心愿,希望村里能有一所幼儿园,方便孩子们也留住年轻人。

上午语文数学、下午品德科学,他是唯一一位老师

群山环抱下的花山小学两层教学楼只有一间教室开着门,里面摆放了两张课桌,分别坐着一男一女两名学生,讲台上头发花白的老师一会儿给男孩子讲讲数学,一会儿给女娃娃讲讲生字怎样写,现在男孩正在上六年级、女孩一年级。10月30日中午十一点半,他撇下孩子们自习,径自走到厨房去做午饭。孔文卿老师既是花山小学唯一的老师,也是学校的校长。花山村位于洛阳市宜阳县花果山乡,是宜阳最偏僻的乡村,被熊耳山重重峰岭阻隔在大山深处,村子距离大家购买生活必须品的张坞镇25公里,距离宜阳县城70公里左右。

孔文卿老师正在给花山小学仅有的两名学生上课

孔文卿老师深夜正在备课

清晨六点多孔老师来到学校,扫除一夜被山风吹落的枯叶。收拾擦抹完毕后,他再返回家里做早饭。早上八点前他回到学校准备上课,孩子们一直到下午5:20放学离去,这期间孔文卿要在保洁员、校长、老师、厨师、保育员等多个角色之间频繁转换。

“上午我给孩子们上语文、数学课,下午上品德科学课,其它时间给孩子们辅导作业或者习题”,孔文卿老师说。岁月不饶人,在花山小学当了36年老师的他一直是全科老师,即使在2008年学校规模顶峰时期,全校120多名学生,他依然承担着最重要的6年级全科教学。“我英语基础差,现在给孩子们上英语只能通过网络课件了”,这是孔老师心中最大的遗憾。

“2008年是学生最多的一年,但是孩子们基础好,教起来反倒最省劲”,而现在孔老师面临的压力不小,这仅有的两名娃娃智力发育程度都比同龄孩子低,因此孔老师教起来格外吃力。

家里养牛、种地,36年来全靠妻子一人

“我两三个月才回来一次,这几天实在是惦记他,昨晚才连夜赶了回来。”孔文卿的妻子周米团半夜12点多才赶到家中,由于通向村里唯一的公路正在整修,她摸黑走了5公里山路。这几年她一直帮着儿子在县城里带孩子,留下了孔老师一人在家。

孔文卿从1983年在村小学当老师起,就扎根在这片土地,但他却没空干农活。“以前家里的地都是我种的,牛也是我在养,他成天在学校忙,家里见不到人”,这些年妻子周米团一个人撑起了种地、养殖、家务和养育子女的重任。

“以前我在家时,他根本都没做过饭,他哪有空做饭?这学期他给孩子们做中午饭,也不知道做得咋样!”周米团既心疼,心中也充满疑惑。

孔文卿老师家客厅沙发上依旧铺着夏天的凉席垫子,和这个季节的温度显得格格不入,沙发一端堆满了晾晒好的衣服,早上还是妻子把它们叠好放进柜子。“要不是我回来,这衣服要堆成花果山了”,妻子知道孔老师忙,无奈地抱怨了一句。沙发靠背上放着一只毛绒猴子,这是孙女的玩具。很长一段时间孔老师没有见到孙女和孙子了,周米团告诉记者,孔老师想孙子时会常常抱着猴子发呆。

学生们走出了大山,他却一生留在了山里

“孔老师,天冷了,您多注意身体,把保暖的衣服穿上”,前几天张煜给孔文卿老师发来了微信。张煜今年刚刚考上了大学,是孔老师教了多年的学生。今年孔文卿老师教过的学生共有8人考上大学,这些年孔老师教过的学生中,年年有人考上大学,至今已有22人经孔老师之手送进大学。

10月30日下午,47岁村民伊虎朝特意给孔老师送来了自己种的白菜和萝卜,他的两孩子伊炳霖和伊炳汇也是孔老师的学生,现在大儿子已经大学毕业,在洛阳市区的一拖集团工作,女儿今年刚刚考上大学。

“咱们村条件差,冬天主要靠吃自己种的萝卜白菜过冬,孔老师每两星期才能去张坞稍点菜,我拿点自己种的,想让他吃点新鲜菜”,伊虎朝很惦记这位恩人,“要没有他,我的两个孩子哪有机会走出这座大山!”

孔文卿老师和学生正在吃午饭

孔文卿老师正在做午饭

孩子们小学毕业,孔文卿老师也没有一送了之,对于他们中的贫困学生,孔老师会千方百计的帮助牵线,寻找资助,今年正在重庆上大学三年级的张国辉就是其中一个。据了解,孔老师为了让家庭贫困的他一路安心求学,从初中开始孔老师就帮他联系到了宜阳县地税局对他进行资助,这样他每年获得了3000元的持续资助。“这些好心人,他们都是来花果山旅游时我认识的”,孔老师扎根深山办教育的精神感染了他们。

“孔老师兢兢业业,千方百计把孩子们教好,让他们走出大山,自己却一辈子留在了这里”,伊虎朝对孔老师充满敬佩。

孔老师在,山村就有希望

“快退休了,我的愿望是村里能有一所幼儿园”,孔老师对花山村未来的教育满是牵挂。今年花山村考上大学的8人都是孔老师教的2008届学生,他很清楚,以后考上大学学生的数量很难超过这个数字了,因为从2008年之后,花山小学在校人数不断减少。据记者了解,入学适龄孩子中很大一部分随父母到了打工地,而另一部分跟随贫困户移民搬迁到了县城,他们都在当地入了学。

“咱们山里的孩子到外面上学,人地两生,习惯着很困难,城里的孩子也看不上咱们山里的娃娃”,孔文卿很清楚学生和家人们在外地所面临的困难。

“如果有幼儿园,回来的不光是要上幼儿园的小娃娃,那些上小学的大孩子也会跟着父母们一起回来”,孔老师说。

“有了幼儿园,孩子们的父母就有了留在村子的动力,村子未来也就有了希望”,孔相才说,他是今年新当选的花山村村委会主任,“花山未来只能靠发展旅游,没了人旅游办不起来!”

孔文卿老师近年来获得的荣誉证书

孔文卿老师和他的学生


2018年11月10日09:48 来源:大河客户端 责任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