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270名本科大学生到工厂实习,高强度工作他们能适应吗?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朱长振

摘掉校徽,戴上厂牌;脱下校服,换上工装,来自黄河交通学院的270名本科大学生,从黄河岸边来到安徽合肥。从象牙塔内首次跨入社会实习的大学生们,能否适应工厂的高强度劳动?而工厂又能否接纳这些只学过理论而毫无实践经验的学生?大河报记者跨省全程跟踪采访,与学生同吃同住同劳动,体验他们鲜为人知的实习过程,还原他们的艰辛与努力,快乐与欢欣。

丢了铁鞋

9月22日,中秋假期的第一天,安徽小雨。早上6点50分,合肥市郊一处工业园区内,21岁的王世华已经早早起床洗刷完毕。7点25分,第一班通勤车准时将他和工友们送到两公里外的工厂上班,早餐也要在厂内吃。

8点05分,做完早操的王世华在做着上岗前的准备,可到自己昨天放鞋子的柜子内一看,自己的鞋子不见了。这让他很着急,一边打电话向跟队老师吴文明汇报,一边与另一名也找不到鞋子的同学四处寻找。

△王世华的工作就是把这些压盘用小推车推过来,然后再一个个送进第一个机器内。  

这不是一双普通的鞋子,而是专用的劳保铁鞋:“脚面这部分是铁的,里面有钢板,要是有物件掉脚上不至于砸伤,穿起来挺沉。”王世华对专程从河南赶来采访的大河报记者说。

王世华的家住在河南三门峡市渑池县坡头乡城头村王家坑,作为家中的长子,他过早地替父母承担起了养家糊口的重担。

王世华是黄河交通学院机电一班的一名大四学生,一周前,他与同校的270名同学一起从学校来到了安徽合肥。经过几天的岗前培训之后,脱下校服,换上工装,王世华与同校的同学成为这家以生产空调为主的工厂流水线上的实习生。

吴文明说,与其他同在车间打工的同龄人不同,这些前来实习的大学生把挣钱放在了第二位,而获取丰富的实践经验则是他们的“重中之重”。大学生们的特殊身份,也让工厂领导自一开始就对他们另眼相看。“每周有20元的餐补,其他工友只有8块,一天工作8小时,中午还有一个小时的吃饭时间,其他工友则都是12小时。”王世华知足地说。他与另外一名丢了铁鞋的同学,在拿到重新补发的一双铁鞋时,也收到了“下不为例”的警告。

自主实习

与王世华同一批去实习的同学中,有27名女生,可这些女生截至记者前去采访的22日,已相继离开。她们在去工厂看过之后,并未真正上岗即相约离开工厂,选择自主实习。

“太累了,一天要站几个小时,噪音太大,走路要是走到黄线上要处罚,干活不小心生产出次品要处罚,还要穿着沉重的铁鞋做广播体操,我们真的吃不消。”一名已经离开工厂的女大学生在电话中这样对记者说。

其实,除了这27名离开的女大学生之外,男生也并非都像王世华一样能够很快适应工厂流水线上工作的实习生活。好在这样的男生数量并不是太多,而这些男生离开除了像女生们的理由外,还有“不能上网玩游戏”“不能见女朋友”等。“我们学校原则上同意学生自主实习,但实习单位也要与所学专业相关,要按学校要求定时完成实习报告,返校后要参加实习答辩。”刚刚从安徽回到学校的机电工程学院党总支书记田广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说。为了更好地保障实习学生的利益,他曾专程赶到实习单位与企业领导针对学生们实习的每一个细节进行洽谈,包括为学生购买实习保险、对接实习方案等。

黄帽子,红帽子

工厂很大,管理很严,在吴文明老师的再三协调下,记者才得以戴上黄帽子进入工厂,跟着实习生王世华一起实习。

△左边是记者

“我们实习生戴的都是黄帽子,戴蓝帽子的是老工人,红帽子的是领导,还有身上穿着红色反光马甲的,是段长,只有他们才有权关停和维修机器。”给记者说起这些道道,王世华已经很有一些老工人的范儿了。“我们的工作就是把这些压盘(空调内的一种圆形不锈钢配件)从那边用小推车推过来,然后再一个个送进第一个机器内。往输送链条上送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这个豁口朝外,要不然机器不认,压盘出来不标准,就成次品了。现在还没事,等转正了,出一个次品是要扣钱的。第二道工序是把这些压盘送到旁边这台机器上校正,每6个必须校准一个,这叫抽检……”戴着厚厚的塑胶手套,王世华一边忙着干活,一边抽空给记者讲解着工作要领。

“这是我们学校的第二届本科毕业生,第一届毕业的400多名学生中,其中有70多名进入中国汽车工程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农业机械化科学研究院工作,都是学的王世华他们这个相关专业。为啥会有这么多的高品质就业?这与我们学校的应用型人才培养不无关系,其中毕业前的实习尤为重要。刚刚又从开封的实习单位传回消息,我校又有7名实习生被选拔为后备工程师,在企业进行焊装工程师专项培养。”陪同记者前来体验采访的该校宣传部老师张岐山一脸兴奋地说。

车间内噪音确实很大,再加上有点热,王世华的脸上一直在流汗,可他顾不上擦,因为流水线上的工作不允许他有丝毫懈怠。好不容易熬到中午,该吃饭了,王世华拿出老师发的餐票,打了一份面条,八块五,再加一个鸡蛋,一共十元。

饭后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厂区内唯一的抽烟区人满为患,王世华与同学们聚在厂区外的树荫下一边玩手机一边打闹,好像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学校时光。

宝塔与葫芦

一个小时很短暂,伴随着上班的铃声响起,王世华重又回到工作岗位。与上午不同的是,下午因为机器出现故障需要维修,他被段长安排清洗机器里面的滤网。“又黑又脏,不好清。”王世华对于段长的安排有些不太满意。正好带队老师吴文明过来巡察,他与另外一名被安排在车间打扫卫生的同学一起向吴老师申请:“老师,我想学操作机床。”“老师我也想调岗,不想在这个车间了,想调到有机器人的车间去,那里挺好玩,还有空调,凉快。”两名同学争着向老师申请。“现在的大学生啊,特别是本科生,自认为自己高人一等,眼高手低,来这里的一线让他们把各个岗位都实习一遍,掌握实践技能,同时对他们也是个磨炼。”吴文明说。

△谈及对于本科生的培养,该校副校长潘庆才教授讲起来滔滔不绝。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实习提供给大学生实践的机会,通过不断实践摸索解决实际问题,可以提升大学生理论应用于实践的能力。我们黄河交通学院一直以来都重视专业实践环节,把大学生实习、实训放在重要位置。特别是本科教育,前三年以理论为主,最后一年以生产实习、毕业实践为主,争取达到专业与职业无缝对接,专业教师与企业师傅协同指导,学校与企业深度融合。其实我们国家的人才梯队应该是宝塔形的,也就是说,塔尖是博士、硕士等高精尖研究型人才,中间是应用技术型和工程型的本科生为主的塔腰,塔基则是技能型的高职和中职院校学生为主。但现在好多高校将原本处于塔腰的本科生更多地向塔尖培养,造成塔腰过细,变成了葫芦形。我们学校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就坚持将处于塔腰位置的应用技术型人才培养作为学校的办学定位,制订应用型本科人才培养方案,让这些本科生的知识结构结合社会需求来设计,能力体系以生产一线需求为核心,培养过程与生产实践相结合,培养出具有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应用型本科人才,以适应社会经济发展需要。”谈及对于本科生的培养,该校副校长潘庆才教授讲起来滔滔不绝。

下午5点半,车间的铃声再次响起,脱掉铁鞋,王世华走进位于车间门口的办公室内,一笔一画地在签字本上写上自己的名字,一天过去了。

“我们住的都是集体宿舍,四个人一个房间,有空调和冰箱,还有洗衣机,很方便。”22日晚,回到宿舍洗衣服的王世华笑嘻嘻地对记者说,“比在学校还得劲,就是有点累,但累并快乐着。”


2018年09月27日13:18 来源:大河报 责任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