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心塞吐槽:郑州那些“反人类”的路

还记得郑州火车站东西广场不互通这个梗,被郑州人民吐槽了多少年了吗?

每天都有无数的人走错,每次接站都要和亲朋嘱咐无数遍,一定要走西!北!口!

作为反人类设计的排头兵,郑州火车站的存在自然是很有代表性,但是郑州那些反人类的交通设施,恐怕远远不止于此。

郑州人的无数槽点,大概能说上一万年。

金水立交并不立交

郑州有这样一座神奇的立交桥,不管是郑州土著还是新郑州人,有相当一部分,无论骑车还是开车,永远都做不到顺顺利利走过去。

而它的名字——金水立交,这四个字在很多路痴脑子里出现的时候,就代表着迷宫。

虽然坐落在郑东新区的地界上,但其实金水立交的历史并不短,属于郑州比较老的立交桥之一了。

这座立交桥名字有“立交”二字,可是有趣君知道,金水立交其实并不完全都是“立交”。

△商务内环,熟悉的入口

立交桥,顾名思义,就是为了车辆快速通过而构筑的立体交通设施,从商务内环的上桥匝道驶入金水立交,首先这个人车混行的路口就非常不“快速”。

虽然上桥口并不快速,但那毕竟还没上桥,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就让有趣君感到意外了。

上桥后,沿着匝道往金水路西方向行驶,没多久,匝道居然穿过了一条慢车道。对,你没看错,是“穿过”,不是“越过”。

△电动车和机动车混行的“路口”

立交桥上也可以有路口?金水立交离告别立交就差装个红绿灯了,作为一座21世纪的大型立交桥,这种设计的存在和上世纪的紫荆山高架大转盘有啥区别?

如果说立交桥上遇到个路口还不算太令人迷茫,那接下来这一波高难度走位绝非青铜司机能够挑战成功的。

△金水路的出口

如果你是由金水路自西向东行驶,想往中州大道北方向走,那么恭喜你,你即将走上一条金水立交最绕的路。

按照指示牌转了一圈,车头朝北,很好,确认过眼神,就是这个方向!

如果你是这么想的,那么大概半分钟后,会展中心停车场里,就会又多了一个眼神迷茫的司机。

因为这并不是中州大道,而是金水立交通往会展中心的一条联络道。

△转向北后,还没到中州大道

想去真正的中州大道,对不起,还要再转一圈。

△转了一圈后,又回到了金水路

假如你是一名白银段位的司机,能准确识别指示牌正确地转上了两圈,那么接下来,重新回到金水路的现实可能就会让你心态崩掉。

因为实际上,金水路西压根就没有通往中州大道北方向的匝道,这个方向的车辆只能利用两个其他方向的匝道前往目的地,简单地说,就是在金水路上掉了个头。

△红色框内就是X形交叉区域

看卫星地图上这神奇的路线,不仅绕,立交桥中间还有一段非常麻烦的X形车流交叉区域,这再次违背了金水立交中的“立交”二字。

这是立交桥设计师偷懒呢还是黑川纪章老人家规划的CBD太难?

京广路的尴尬

2012年,郑州第一条全程没有路口的快速路——京广快速路通车,距离四桥一路通车,已经过了将近二十年。

作为一条极大缓解城区拥堵的道路,京广快速路的出现意义非凡。但是短短几年过去,当各种更加先进、科学的快速路一个接一个建成后,关于京广路的槽点也就逐渐暴露出来了。

在京广路通车后一年,也就是2013年,就开始不断有堵车的新闻出现。

为什么京广路南向北方向是三车道,北向南却只有两车道?心里有这个疑问的肯定不止有趣君一个人。

△北向南方向两车道

经过多方查证,看起来最靠谱的原因大概是拆迁成本过高,导致道路无法满足设计要求。这个理由,也还能接受,好歹路是通了。不然看看现在地铁城郊线小乔站和老刘超市那段恩怨,才叫悲催。

不过跟金水立交相比,京广路在立交桥方面就厉害了,这里的立交桥,直接砍了一半。

目前京广路高架段沿线共有4座立交桥,这四座立交桥无一例外,全都有至少一半的匝道没有修建。导致只有特定方向的车流可以从匝道快速通过,其他方向就得乖乖下去等红绿灯。

要想不等红绿灯也可以,看看京广路北三环这段令人震惊的设计,你就会明白京广路这脑洞开得有多大。

△南向北方向三车道

“向西车辆右转南阳路立交掉头。”一个充满说服力的指示牌,但是有趣君实在不理解这是个什么走法。

想象了无数遍后,有趣君终于明白了这块牌子的良苦用心。

△北三环南阳路立交

拐上北三环,走到南阳路,在北三环南阳路立交绕一圈向北行驶。

△南阳路上跨北三环匝道口

到达南阳路上的下一个匝道口后,再绕一圈回到北三环向西行驶。

△北三环东向西方向

这严丝合缝的设计,这精妙绝伦的走位,有趣君真想和立交桥的设计师击个掌,谢谢设计师造就了一位郑州老司机中的最强王者。

△这大概是郑州最长的立交桥了吧

此刻,想到京广路沿线的金水路、解放路、陇海路,有趣君心里还是掠过一丝欣慰,至少这里还有高架能走,不用害怕那被红绿灯支配的恐惧。

好在,农业路高架立交桥,规划很完整。

△在建的农业快速路郑北大桥

关于火车站东西广场不互通,郑州人早已习惯。

但是近几年,一个自动售票机的摆放,居然又被郑州火车站玩出了新套路。

△自动售票机,由此上二楼

走在火车站西广场上,大老远就能看到自动取票机的牌子,走进一看,取票还得坐电梯上二楼。

为啥不能放在一楼?又不是没地方,这多麻烦。

△通往二楼的电梯 不时有人匆匆跑过

有趣君印象中,曾经取票机是放置在一楼售票厅一侧的,不知从何时开始,取票机都搬到了二楼。

一楼只有偶尔能看到两三台取票机。

△二楼的取票机

走上二楼后,两排取票机周围,分布着十几家大大小小的餐厅,这个设计看起来也并不是特别反人类,毕竟取完票正好可以吃点东西也是极好的。

火车站的这个套路,你看懂了吗?

△被餐厅包围的取票机

其实郑州火车站西站房的设计本来是很完善的,可是不知为何,在这里乘车的体验还是很麻烦,不仅仅是因为取票机,站房内明明可以直接安检进站,为何还要往外面绕一圈?

有趣君没有深究,因为如果深究,得到的答案一定是出于安全考虑。

那么为什么商务座旅客可以直接从取票机区域直接进站?

地铁里最远的距离

郑州地铁距离最远的两个车站是哪两个?

郑州地铁距离最近的两个车站是哪两个?

答案,都是紫荆山。一个是一号线紫荆山站,另一个是二号线紫荆山站。

△紫荆山站一号线站台换乘通道

紫荆山是目前郑州地铁唯一的换乘站,也是两股人流大规模交织的地方。

如果你是乘坐二号线到达紫荆山,想换乘一号线,那么恭喜你,走到站台尽头,只需要上个楼梯就能到达一号线站台,就算是你从站台另一头走过来,整个过程也要不了一分钟。

△二号线换乘一号线的通道

△上个楼梯就是一号线站台

非常方便

第一次从这里换乘的时候,有趣君心里夸了郑州地铁一万次,然而返程的时候就尴尬了。

如果你是从一号线站台去二号线站台,那么很不幸,这条通道无法为你服务,楼梯口的保安小哥会拦住你,要求你上到站厅再下来。

有趣君走了这么一趟,花了四分钟才到达二号线站台。

△一号线通往二号线的楼梯

大大的“禁止通行”

△不明所以的乘客被保安小哥劝离

△二号线相对一号线更深楼梯也很长

郑州地铁里最远的距离,不是刘庄到机场,而是我们都在紫荆山,你在二号线,我却在一号线。

并不是所有不方便都反人类

在拍摄金水立交的照片时,有趣君乘坐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得知有趣君要拍摄金水立交的反人类路口后,马上靠边停车擦干净了挡风玻璃,要求有趣君好好拍,最好促进一下金水立交的改造。

听了这话,有趣君只能尴尬地笑笑。

生活中经常看到人们有关公共设施的吐槽,其实也有很多所谓的“不方便”,是事出有因。

比如高架匝道下桥口左转车道在右、直行车道在左,其实是为了避免车流的交叉;比如地下通道一步娘炮两步扯dan的台阶,其实是防止有人从楼梯上滚落;比如地铁站弯弯曲曲的进站口,其实是出于空调节能的考虑。

但是“不方便”和“反人类”终究还是有区别的,前者是努力过后的妥协,而后者大概就是拿安全掩盖自己的偷懒。

2018年07月09日09:47 来源:有趣郑州 责任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