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摄影师记录古巴20年沧桑变化(组图)

  


已被修复的二手汽车在老国会大厦前排队,等候接待游客。其中许多汽车都使用日本发动机。(网页截图)

国际在线专稿:据美国《波士顿邮报》7月22日报道,美国与古巴于日前正式恢复外交关系,开启了后冷战时代的新篇章。今年初夏期间,美国摄影师苏珊妮·克雷特在时隔21年后重返古巴。在此期间,克雷特用相机记录下新旧古巴的沧桑变化。(沈姝华)


这栋可看到海景的百万美元公寓大楼过去30年中受到无数谴责,现在里面挤满了工作人员。(网页截图)


沿着普拉多(Prado),可以看到未来城市的开发愿景。(网页截图)


午后雨水洗刷后,古巴首都哈瓦那街头散发着光亮。(网页截图)


来自美国亚特兰大市的鲍勃与亚历克斯·洛纳根在La Guarida餐厅屋顶上进餐。哈瓦那的顶级餐厅费用一般超过大多数古巴人的承受能力。(网页截图)


威廉·洛佩兹带着7岁女儿Mailliw住在El Hueco的两居室家中,这是与哈瓦那西南部的旧铁轨相邻的定居点。50多年来,这里几乎没什么改变,许多人依然没有自来水供应。(网页截图)


Esperanza港口是哈瓦那公路北端的渔村,这里的小码头被铁丝网围住,上面还有报警铃铛。(网页截图)


74岁的西斯托·费尔南德兹已经在El Hueco生活了60多年,他通过在炎热丛林中烧木炭赚取收入。(网页截图)


沿着Malecón公路,一名男子扛着建筑材料从正在钓鱼的人旁边走过。(网页截图)


在El Hueco,古老的汽车和瘦弱的动物分享公路。(网页截图)


放学后,孩子们在Malecón集合,尝试钓鱼。(网页截图)


在Pinar del Río的小烟草农场中,马丁内兹家族等着游客的到来。2个月前,他们终于获得接待游客的许可。整个旅程包括一杯咖啡和Habano雪茄,价值1.75美元(约合人民币11元)。(网页截图)


马坦萨斯省(Matanzas Province)首府曾是许多作家和知识分子的家乡,这里还是蔗糖和烟草业的枢纽。如今,市中心许多曾辉煌一时的建筑都已倒塌或关闭。(网页截图)


77岁的拉乌尔·扎帕塔·巴霍住在马坦萨斯省,他的厨房屋顶已经部分坍塌,只能用砖头和临时柱子支撑。(网页截图)


10岁的朱丽叶特·费尔南德兹与母亲和2个同胞住在El Hueco单居室木屋中。他们过去一年刚刚通电,但依然没有自来水或厕所。(网页截图)


每当日落时,沿着Malecón修建的海堤便成为哈瓦那最大的“沙发”。(网页截图)


El Hueco的这栋小木屋是理发沙龙,这里只有一张椅子。(网页截图)


在哈瓦那的Concordia大街上,新的理发沙龙即将建成。(网页截图)


玛丽·特婕达的这台俄制洗衣机已经有40年历史。(网页截图)


在著名的La Guarida餐厅营业前,卫生间中挂满了等待晾干的毛巾。(网页截图)


迭戈·雷耶斯帮助邻居修复1953年产的道奇汽车。(网页截图)


白天气温炎热,人们利用中国和俄罗斯制造的零部件拼凑成风扇。(网页截图)


一名女子正招呼“直箭头出租车”,这种出租车只单方向跑车,更像公交车,但比普通出租车便宜。(网页截图)


61岁的杰拉尔多·费尔南德兹2013年因患糖尿病失去一条腿,他等了2年才从德国收到义肢。他在家乡申请养老金和理疗,但到目前为止都没有获得回应。(网页截图)


吉列尔莫·威尔森·奇巴斯很喜欢美国总统奥巴马,但他希望古巴继续实行共产主义。他希望美国政府尊重古巴人的意愿。(网页截图)


Panorama Hotel正在请人清理窗户。(网页截图)


在塞维利亚酒店大厅中,这群来自荷兰的年轻人正在自拍,他们身上穿着夏威夷式花衬衫。(网页截图)


4岁的埃莉娜妮·迪亚兹曾两次掉下旅馆地板的洞中,目前正等待视觉神经手术。(网页截图)


房地产商尤弥尔·帕拉在普拉多海滩开展业务,他穿着印有切·格瓦拉(Che Guevara)头像的T恤,手里正在发传单。(网页截图)


这家餐厅的女服务员朱莉·纳兰戈,她此前从未见过美国人。(网页截图)


有关社会主义的宣传几乎无所不在。(网页截图)


长期以来,美国和古巴的关系都处于风口浪尖上。(网页截图)

2

2015年07月27日00:00 来源:国际在线 责任编辑:张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