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华尔街的“淘女郎”

  

  淘女郎——在行业兴起之初人们很难想象一个刚毕业的小姑娘一年能赚千万,但现在这不算是奇迹或传说,她们是一个确实存在的年轻群体。“淘女郎”代表何宁宁,是阿里巴巴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的8位敲钟人之一,在华尔街一敲成名,有着“敲钟女神”的称号。但很多人还不知道,她同时是一名自闭儿童特教老师,生活中也是个爱笑爱美的普通女孩…… 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何宁宁,刚刚作为“淘女郎”的代表,成为阿里巴巴挂牌上市的8名敲钟人之一,在华尔街一敲成名,也因此有了“敲钟女神”的称号。而在生活中,何宁宁是个普普通通的邻家女孩。图为清晨何宁宁和她的小狗“小洋气”沿着钱塘江跑步锻炼。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作为淘女郎,宁宁自然是个“网购达人”。平时买东西都喜欢淘宝的,搜一下关键词对比一下评价,一般穿得好的鞋子她都会多买几双,不同颜色,一般两三百自己就觉得挺好了,衣服也只是两三百元。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高收入是这个群体的“标签”,平均每个月收入有几万块。每天的拍摄都是按件计价的,一件从几十到几百,个别模特还会更高些。图为何宁宁上网与客户联系拍摄。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虽然是模特,但也是服务型行业,她们中间没有所谓“大腕”,工作起来都很认真,每次拍摄会和客户提前沟通好。她对这个群体的认识就是“圈外”,娱乐圈的外边,但是又是跟娱乐圈有点接近。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何宁宁说:“我是没有几样奢侈品的,偶尔到美国和香港的时候买一两样。据我所知我们这个圈子,很多姑娘也不会去花好几万买个包包,宁愿买高仿,或者漂亮点的包包,这些小姐妹对奢侈品好像不是很感冒。”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说起“敲钟女神”宁宁说道:“我还想把这个头衔慢慢淡化掉,因为我是一个老师,有些东西我去做了可能别人就会说我,我是一个特别怕别人说的人,就会有压力和心理负担。”图为何宁宁在为母校的演讲做准备。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大学时宁宁就想做平面模特,但那时没有这个选择,也没有这个平台。后来偶然间看到淘女郎点进去看,就注册了一个,随便发点照片,然后就真的有客户找到了她。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何宁宁回忆:“那会我记得第一个单子三百块钱,每件40元。刚开始自己又不是艺术生,动作不会摆,就完全靠着一次次拍一次次总结。觉得好丑就自己改,自己想应该怎么摆。”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曾经有人问她说:“淘女郎做挺好的,干嘛要去上班。”那时候她每天早上骑着电瓶车去上班,七点钟去打卡很辛苦。她说感觉不一样,人不能物质丰富精神空虚,那样没有成就感。之前的某一天,她突然辞职了感觉好轻松,过了两个月之后她发现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心里很空。一想到在学校的感觉,有些家长、学生的脸,就会特别难过,刚好有原来一起工作过的老师说一起继续教孩子吧,于是她们就一起开了现在这个自闭特教学校。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她的第一个学生经过了大半年才开口说话,从开始完全不说话,慢慢学会读卡片说话,到后来有一天终于开口,知道能和老师一样说话,当他第一次开口叫“何老师好”的时候,宁宁激动地在走廊蹦了好久。她说:“我就是这样的人,上课的时候会把所有的力气用出来,我们一天那会最多要上十堂课,半小时一节,很辛苦但很快乐。”图为何宁宁前往母校演讲,原班主任拿出多前年的照片回忆校园生活。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教自闭症小朋友周期很长,她说:“开这个学校不为赚多少钱,只是为了自己的老本行。但是如果没有面包,我想没有人会去献爱心,自己都还没吃饱没办法献爱心,大家都是有家庭的,这里很多老师也是做妈妈做爸爸的,所以也要保证好老师的基本生活来源。”图为何宁宁来到自己的母校杭州师范大学为师生演讲。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宁宁说在“淘女郎”这个圈子里,现在很多模特她都不认识,像她们这批的几个人经常见面还会笑笑。新来的很多都没见过,都是年轻漂亮的小姑娘,94、95年出生的都有,有的刚刚读大学,知道这个比较好赚钱,就去注册一下,只要有客户就能赚到钱很容易入行。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我们不用太多的面对面人跟人之间的交流,完全是基于互联网就能做到,所以就省去很多社交上的麻烦,每个“淘女郎”都会有自己的人气在那,大家就会觉得找她拍会卖得好。有几个非常火的模特就会天天拍不停,限量多少件,拍的价格也非常高。感觉跟大家平时所见的模特、演员就不一样了,我们有自己的经营方式,这个圈子也很单纯。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上镜跟平时的笑是不一样的,平时的笑可能控制不住,上镜的笑是慢慢练的。她说:“怎么笑不会太胖,不会皱眉头,不会有抬头纹,这些自己都研究过。”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拍摄过程中虽然只拍了十来件,但要不停的打开拍、戴帽子拍、扣上拍、走动的拍加上各种自然抓拍。图为何宁宁在为电商拍摄羽绒服,过程中经常需要在户外的环境下迅速更衣整理发型。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如果一个“淘女郎”拍摄的衣服卖得特别好,就有产生效应,大家都会找这个模特。宁宁说现在几个特别火的模特就是这种效应,她管它叫“爆款效应”,甚至有的客户会说不找这个模特拍就不会火,卖不掉,所以全都找她们拍,非常火。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每年三、四月份就开始拍春夏装了,到了七八月份,特别热的时候就要拍皮草、拍羽绒服了,这个行业也有很辛苦的一面。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只不过平时大家只看到了其中赚的比较多那部分,但是赚的多毕竟是少数,还有很多一般的,包括新人。可能只有几百块钱,要拍很多很多衣服,客户还会不满意,也会欠款,甚至还有不给钱的情况发生。

  宁宁很满意目前自己的生活状态,从毕业到现在自己的生活质量一步步提高,靠自己的努力得来自己想要的,可以向往一下更好的生活。图为拍摄前助理提前准备好当日要拍的衣物。在她们的日常拍摄中,经常会遇到拼单的情况,很多家店一起请一个模特,一天要拍很多衣物。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追求更好的生活,这是每个人都想要的,是一种人生目标。”宁宁说:“每个人憧憬未来和更好的生活,这些梦想都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

2

2014年11月11日00:00 来源: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张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