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摄影:极地遗梦

  

纪实摄影:极地遗梦 

  在墓地上俯瞰伊格卢利克。将死者埋在村子最高处是因纽特的传统,他们的灵魂就会一直关注着这片土地。  

  【环球网综合报道】马格纳斯·霍尔姆(Magnus Holm)来自丹麦,身高6英尺3英寸(约1.9米),有着一堆软软的金发和能使恶魔融化的笑容。马格纳斯崭露头角是在2013年“年度大学摄影师”(CPOY)的评选中,他独特的摄影风格和作品蕴含的故事让人难以忘怀,并令他从其他同龄人之中脱颖而出,最终获得第一名。比赛的赞助商《国家地理》杂志为优胜者提供在杂志社的实习机会。马格纳斯在杂志社实习了几周,期间他参加了其他摄影展、观察员工操作过程并研究创意点子。在此之后,团队决定远赴距加拿大努勒维特地区北极圈以北200英里(约322千米)的因纽特小村庄——伊格卢利克,而马格纳斯的任务就是记录在现代社会无情地全面逼近的情况下,因纽特人如何努力坚持他们的文化和传统。  马格纳斯在那里举目无亲,唯一联系的就是couch surfing网站上同意租给他沙发的那个女人,前提是在她不在家时,马格纳特要照看她的狗。工作期间,他每天都要穿过海冰,忍受刺骨的寒冷,骑行雪地摩托25分钟才能回到小镇,曾因食用生海象肉还严重呕吐。但他也交到了好朋友,例如40岁的保罗·南格马力克(Paul Nangmalik),他曾带着马格纳斯猎捕海豹。  马格纳斯在工作中记录道:“无论是对摄影还是我个人来说,这都是一次极棒的学习经历。远离你熟知的那些人和那些东西,并融入到一个新的社群和文化中是一次很有意思的尝试。我每次摄影时,总能听到当地的人们告诉我一些发生过的、他们做过的或是他们计划要做的事情,我在脑海里都能想象出他们描述的所有情景。尽可能地融入他们、耐心地与他们多接触,这样他们才能成为友好的摄影伙伴。我在那里学到的所有东西和经验对我今后的摄影项目都将有益。”(实习编译:李娅凤 审稿:郭文静)

纪实摄影:极地遗梦

  安﹒卡尤塔克(Ann Kayotak)带着两岁儿子走在伊格卢利克的大街上,从村里唯一的商店里返回家中。由于海水结冰超过九个月长,所有物资都由飞机带来。新鲜的产品并不便宜,一个红辣椒要花费14美元(约合人民币87元)。集装箱船每年会运送一次例如船和雪地摩托这样的大件物品到此。

纪实摄影:极地遗梦

  北极熊不断给村子带来威胁,特别是在秋天大海结冰之前。这个时期,北极熊很难捕食,它们就来到村子里觅食。杀了这只熊之后,三个男人不到十分钟就可以处理这样一只熊。肉留给村里,皮要上交给加拿大政府,熊身上的任何一部分都不浪费。

纪实摄影:极地遗梦

孩子们万圣节进行“不给糖就捣乱”游戏。

纪实摄影:极地遗梦

  村子周五或周六晚上在社区会堂为孩子举行舞会。有时没有年龄限制,有时限制在13岁。饮酒是严令禁止的。对小孩子们不耐烦的西蒙(左)和坦纳(右)来到大厅闲逛。

纪实摄影:极地遗梦

  21岁的保罗﹒乔希﹒库那科(Paul Josh Kunuk)在试穿父亲过大的西装,为自己的高中毕业典礼做准备。在伊格卢利克只有25%的孩子能够毕业,村子里也并没有足够岗位。

纪实摄影:极地遗梦

  40岁的保罗像被困在了家中,他不断举着望远镜查看海冰的状况,看是否有人出门打猎。他热爱狩猎,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出门到冰面上去。如今他正教授儿子如何打猎,并使自己远离麻烦。

纪实摄影:极地遗梦

狩猎是种社会活动。保罗(右)、所罗门和彼得在伊格卢利克西部打猎。他们在外一直互相帮助。

纪实摄影:极地遗梦

  五天的狩猎,他们只捕捉到两只海豹。迪安(左)和保罗正分享一只刚刚猎捕的海豹。狩猎中最好的一部分就是在猎物身体仍温热时吃它的肉。他们什么都吃,包括舌头,但他们最爱的部分是脑子和眼球。

纪实摄影:极地遗梦

他们处理完海豹后,这里什么都不剩了。肉被吃光、皮拿去做衣服、骨头制工具。

纪实摄影:极地遗梦

 

2

2014年08月15日00:00 来源:资料图 责任编辑:张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