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摄影:拒绝行进的钟

  

图集详情:

  512大地震距现在已时隔六年,成为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同记忆,人类的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祸,无论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总有些重要的事死在那天。失去锁孔的钥匙、永远不会打开的门、没人拥抱的玩偶、拒绝行进的钟。一旦错过分秒,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定局,从此无法触及。不如让它们留在记忆里,成为努力活下去的养料。

  【环球网综合报道】这组静物摄影照片出自影集《身份的追问》,影集中数以千计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再寻常不过的私人物品。但是,这些物品不是从 商店购得的新奇玩意儿,而是从波斯尼亚战争(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12月14日)后的万人坑里发掘出来的。物品的主人们都已不在人世,摄影师希望以这些照片为在战争中离去的3万名波斯尼亚人留下纪念。照片中的物品都在讲述着主人的故事,静默背后生长着巨大的震撼力,毕竟,每组物品的背后都曾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存在过。

  摄影师Ziyah Gafi是一名波斯尼亚的新闻摄影记者,他的个人主页上有一首Mesa Selimovic的诗《苦行僧与死神》(Dervish and Death),书写着他的心迹。(实习编译:马廷姣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512大地震距现在已时隔六年,成为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同记忆,人类的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祸,无论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总有些重要的事死在那天。失去锁孔的钥匙、永远不会打开的门、没人拥抱的玩偶、拒绝行进的钟。一旦错过分秒,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定局,从此无法触及。不如让它们留在记忆里,成为努力活下去的养料。

  【环球网综合报道】这组静物摄影照片出自影集《身份的追问》,影集中数以千计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再寻常不过的私人物品。但是,这些物品不是从 商店购得的新奇玩意儿,而是从波斯尼亚战争(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12月14日)后的万人坑里发掘出来的。物品的主人们都已不在人世,摄影师希望以这些照片为在战争中离去的3万名波斯尼亚人留下纪念。照片中的物品都在讲述着主人的故事,静默背后生长着巨大的震撼力,毕竟,每组物品的背后都曾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存在过。

  摄影师Ziyah Gafi是一名波斯尼亚的新闻摄影记者,他的个人主页上有一首Mesa Selimovic的诗《苦行僧与死神》(Dervish and Death),书写着他的心迹。(实习编译:马廷姣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512大地震距现在已时隔六年,成为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同记忆,人类的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祸,无论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总有些重要的事死在那天。失去锁孔的钥匙、永远不会打开的门、没人拥抱的玩偶、拒绝行进的钟。一旦错过分秒,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定局,从此无法触及。不如让它们留在记忆里,成为努力活下去的养料。

  【环球网综合报道】这组静物摄影照片出自影集《身份的追问》,影集中数以千计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再寻常不过的私人物品。但是,这些物品不是从 商店购得的新奇玩意儿,而是从波斯尼亚战争(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12月14日)后的万人坑里发掘出来的。物品的主人们都已不在人世,摄影师希望以这些照片为在战争中离去的3万名波斯尼亚人留下纪念。照片中的物品都在讲述着主人的故事,静默背后生长着巨大的震撼力,毕竟,每组物品的背后都曾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存在过。

  摄影师Ziyah Gafi是一名波斯尼亚的新闻摄影记者,他的个人主页上有一首Mesa Selimovic的诗《苦行僧与死神》(Dervish and Death),书写着他的心迹。(实习编译:马廷姣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512大地震距现在已时隔六年,成为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同记忆,人类的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祸,无论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总有些重要的事死在那天。失去锁孔的钥匙、永远不会打开的门、没人拥抱的玩偶、拒绝行进的钟。一旦错过分秒,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定局,从此无法触及。不如让它们留在记忆里,成为努力活下去的养料。

  【环球网综合报道】这组静物摄影照片出自影集《身份的追问》,影集中数以千计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再寻常不过的私人物品。但是,这些物品不是从 商店购得的新奇玩意儿,而是从波斯尼亚战争(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12月14日)后的万人坑里发掘出来的。物品的主人们都已不在人世,摄影师希望以这些照片为在战争中离去的3万名波斯尼亚人留下纪念。照片中的物品都在讲述着主人的故事,静默背后生长着巨大的震撼力,毕竟,每组物品的背后都曾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存在过。

  摄影师Ziyah Gafi是一名波斯尼亚的新闻摄影记者,他的个人主页上有一首Mesa Selimovic的诗《苦行僧与死神》(Dervish and Death),书写着他的心迹。(实习编译:马廷姣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512大地震距现在已时隔六年,成为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同记忆,人类的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祸,无论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总有些重要的事死在那天。失去锁孔的钥匙、永远不会打开的门、没人拥抱的玩偶、拒绝行进的钟。一旦错过分秒,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定局,从此无法触及。不如让它们留在记忆里,成为努力活下去的养料。

  【环球网综合报道】这组静物摄影照片出自影集《身份的追问》,影集中数以千计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再寻常不过的私人物品。但是,这些物品不是从 商店购得的新奇玩意儿,而是从波斯尼亚战争(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12月14日)后的万人坑里发掘出来的。物品的主人们都已不在人世,摄影师希望以这些照片为在战争中离去的3万名波斯尼亚人留下纪念。照片中的物品都在讲述着主人的故事,静默背后生长着巨大的震撼力,毕竟,每组物品的背后都曾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存在过。

  摄影师Ziyah Gafi是一名波斯尼亚的新闻摄影记者,他的个人主页上有一首Mesa Selimovic的诗《苦行僧与死神》(Dervish and Death),书写着他的心迹。(实习编译:马廷姣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512大地震距现在已时隔六年,成为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同记忆,人类的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祸,无论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总有些重要的事死在那天。失去锁孔的钥匙、永远不会打开的门、没人拥抱的玩偶、拒绝行进的钟。一旦错过分秒,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定局,从此无法触及。不如让它们留在记忆里,成为努力活下去的养料。

  【环球网综合报道】这组静物摄影照片出自影集《身份的追问》,影集中数以千计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再寻常不过的私人物品。但是,这些物品不是从 商店购得的新奇玩意儿,而是从波斯尼亚战争(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12月14日)后的万人坑里发掘出来的。物品的主人们都已不在人世,摄影师希望以这些照片为在战争中离去的3万名波斯尼亚人留下纪念。照片中的物品都在讲述着主人的故事,静默背后生长着巨大的震撼力,毕竟,每组物品的背后都曾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存在过。

  摄影师Ziyah Gafi是一名波斯尼亚的新闻摄影记者,他的个人主页上有一首Mesa Selimovic的诗《苦行僧与死神》(Dervish and Death),书写着他的心迹。(实习编译:马廷姣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512大地震距现在已时隔六年,成为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同记忆,人类的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祸,无论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总有些重要的事死在那天。失去锁孔的钥匙、永远不会打开的门、没人拥抱的玩偶、拒绝行进的钟。一旦错过分秒,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定局,从此无法触及。不如让它们留在记忆里,成为努力活下去的养料。

  【环球网综合报道】这组静物摄影照片出自影集《身份的追问》,影集中数以千计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再寻常不过的私人物品。但是,这些物品不是从 商店购得的新奇玩意儿,而是从波斯尼亚战争(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12月14日)后的万人坑里发掘出来的。物品的主人们都已不在人世,摄影师希望以这些照片为在战争中离去的3万名波斯尼亚人留下纪念。照片中的物品都在讲述着主人的故事,静默背后生长着巨大的震撼力,毕竟,每组物品的背后都曾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存在过。

  摄影师Ziyah Gafi是一名波斯尼亚的新闻摄影记者,他的个人主页上有一首Mesa Selimovic的诗《苦行僧与死神》(Dervish and Death),书写着他的心迹。(实习编译:马廷姣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512大地震距现在已时隔六年,成为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同记忆,人类的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祸,无论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总有些重要的事死在那天。失去锁孔的钥匙、永远不会打开的门、没人拥抱的玩偶、拒绝行进的钟。一旦错过分秒,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定局,从此无法触及。不如让它们留在记忆里,成为努力活下去的养料。

  【环球网综合报道】这组静物摄影照片出自影集《身份的追问》,影集中数以千计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再寻常不过的私人物品。但是,这些物品不是从 商店购得的新奇玩意儿,而是从波斯尼亚战争(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12月14日)后的万人坑里发掘出来的。物品的主人们都已不在人世,摄影师希望以这些照片为在战争中离去的3万名波斯尼亚人留下纪念。照片中的物品都在讲述着主人的故事,静默背后生长着巨大的震撼力,毕竟,每组物品的背后都曾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存在过。

  摄影师Ziyah Gafi是一名波斯尼亚的新闻摄影记者,他的个人主页上有一首Mesa Selimovic的诗《苦行僧与死神》(Dervish and Death),书写着他的心迹。(实习编译:马廷姣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512大地震距现在已时隔六年,成为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同记忆,人类的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祸,无论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总有些重要的事死在那天。失去锁孔的钥匙、永远不会打开的门、没人拥抱的玩偶、拒绝行进的钟。一旦错过分秒,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定局,从此无法触及。不如让它们留在记忆里,成为努力活下去的养料。

  【环球网综合报道】这组静物摄影照片出自影集《身份的追问》,影集中数以千计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再寻常不过的私人物品。但是,这些物品不是从 商店购得的新奇玩意儿,而是从波斯尼亚战争(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12月14日)后的万人坑里发掘出来的。物品的主人们都已不在人世,摄影师希望以这些照片为在战争中离去的3万名波斯尼亚人留下纪念。照片中的物品都在讲述着主人的故事,静默背后生长着巨大的震撼力,毕竟,每组物品的背后都曾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存在过。

  摄影师Ziyah Gafi是一名波斯尼亚的新闻摄影记者,他的个人主页上有一首Mesa Selimovic的诗《苦行僧与死神》(Dervish and Death),书写着他的心迹。(实习编译:马廷姣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512大地震距现在已时隔六年,成为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同记忆,人类的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祸,无论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总有些重要的事死在那天。失去锁孔的钥匙、永远不会打开的门、没人拥抱的玩偶、拒绝行进的钟。一旦错过分秒,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定局,从此无法触及。不如让它们留在记忆里,成为努力活下去的养料。

  【环球网综合报道】这组静物摄影照片出自影集《身份的追问》,影集中数以千计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再寻常不过的私人物品。但是,这些物品不是从 商店购得的新奇玩意儿,而是从波斯尼亚战争(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12月14日)后的万人坑里发掘出来的。物品的主人们都已不在人世,摄影师希望以这些照片为在战争中离去的3万名波斯尼亚人留下纪念。照片中的物品都在讲述着主人的故事,静默背后生长着巨大的震撼力,毕竟,每组物品的背后都曾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存在过。

  摄影师Ziyah Gafi是一名波斯尼亚的新闻摄影记者,他的个人主页上有一首Mesa Selimovic的诗《苦行僧与死神》(Dervish and Death),书写着他的心迹。(实习编译:马廷姣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512大地震距现在已时隔六年,成为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同记忆,人类的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祸,无论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总有些重要的事死在那天。失去锁孔的钥匙、永远不会打开的门、没人拥抱的玩偶、拒绝行进的钟。一旦错过分秒,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定局,从此无法触及。不如让它们留在记忆里,成为努力活下去的养料。

  【环球网综合报道】这组静物摄影照片出自影集《身份的追问》,影集中数以千计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再寻常不过的私人物品。但是,这些物品不是从 商店购得的新奇玩意儿,而是从波斯尼亚战争(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12月14日)后的万人坑里发掘出来的。物品的主人们都已不在人世,摄影师希望以这些照片为在战争中离去的3万名波斯尼亚人留下纪念。照片中的物品都在讲述着主人的故事,静默背后生长着巨大的震撼力,毕竟,每组物品的背后都曾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存在过。

  摄影师Ziyah Gafi是一名波斯尼亚的新闻摄影记者,他的个人主页上有一首Mesa Selimovic的诗《苦行僧与死神》(Dervish and Death),书写着他的心迹。(实习编译:马廷姣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512大地震距现在已时隔六年,成为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同记忆,人类的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祸,无论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总有些重要的事死在那天。失去锁孔的钥匙、永远不会打开的门、没人拥抱的玩偶、拒绝行进的钟。一旦错过分秒,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定局,从此无法触及。不如让它们留在记忆里,成为努力活下去的养料。

  【环球网综合报道】这组静物摄影照片出自影集《身份的追问》,影集中数以千计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再寻常不过的私人物品。但是,这些物品不是从 商店购得的新奇玩意儿,而是从波斯尼亚战争(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12月14日)后的万人坑里发掘出来的。物品的主人们都已不在人世,摄影师希望以这些照片为在战争中离去的3万名波斯尼亚人留下纪念。照片中的物品都在讲述着主人的故事,静默背后生长着巨大的震撼力,毕竟,每组物品的背后都曾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存在过。

  摄影师Ziyah Gafi是一名波斯尼亚的新闻摄影记者,他的个人主页上有一首Mesa Selimovic的诗《苦行僧与死神》(Dervish and Death),书写着他的心迹。(实习编译:马廷姣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512大地震距现在已时隔六年,成为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同记忆,人类的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祸,无论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总有些重要的事死在那天。失去锁孔的钥匙、永远不会打开的门、没人拥抱的玩偶、拒绝行进的钟。一旦错过分秒,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定局,从此无法触及。不如让它们留在记忆里,成为努力活下去的养料。

  【环球网综合报道】这组静物摄影照片出自影集《身份的追问》,影集中数以千计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再寻常不过的私人物品。但是,这些物品不是从 商店购得的新奇玩意儿,而是从波斯尼亚战争(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12月14日)后的万人坑里发掘出来的。物品的主人们都已不在人世,摄影师希望以这些照片为在战争中离去的3万名波斯尼亚人留下纪念。照片中的物品都在讲述着主人的故事,静默背后生长着巨大的震撼力,毕竟,每组物品的背后都曾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存在过。

  摄影师Ziyah Gafi是一名波斯尼亚的新闻摄影记者,他的个人主页上有一首Mesa Selimovic的诗《苦行僧与死神》(Dervish and Death),书写着他的心迹。(实习编译:马廷姣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512大地震距现在已时隔六年,成为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同记忆,人类的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祸,无论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总有些重要的事死在那天。失去锁孔的钥匙、永远不会打开的门、没人拥抱的玩偶、拒绝行进的钟。一旦错过分秒,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定局,从此无法触及。不如让它们留在记忆里,成为努力活下去的养料。

  【环球网综合报道】这组静物摄影照片出自影集《身份的追问》,影集中数以千计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再寻常不过的私人物品。但是,这些物品不是从 商店购得的新奇玩意儿,而是从波斯尼亚战争(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12月14日)后的万人坑里发掘出来的。物品的主人们都已不在人世,摄影师希望以这些照片为在战争中离去的3万名波斯尼亚人留下纪念。照片中的物品都在讲述着主人的故事,静默背后生长着巨大的震撼力,毕竟,每组物品的背后都曾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存在过。

  摄影师Ziyah Gafi是一名波斯尼亚的新闻摄影记者,他的个人主页上有一首Mesa Selimovic的诗《苦行僧与死神》(Dervish and Death),书写着他的心迹。(实习编译:马廷姣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512大地震距现在已时隔六年,成为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同记忆,人类的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祸,无论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总有些重要的事死在那天。失去锁孔的钥匙、永远不会打开的门、没人拥抱的玩偶、拒绝行进的钟。一旦错过分秒,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定局,从此无法触及。不如让它们留在记忆里,成为努力活下去的养料。

  【环球网综合报道】这组静物摄影照片出自影集《身份的追问》,影集中数以千计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再寻常不过的私人物品。但是,这些物品不是从 商店购得的新奇玩意儿,而是从波斯尼亚战争(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12月14日)后的万人坑里发掘出来的。物品的主人们都已不在人世,摄影师希望以这些照片为在战争中离去的3万名波斯尼亚人留下纪念。照片中的物品都在讲述着主人的故事,静默背后生长着巨大的震撼力,毕竟,每组物品的背后都曾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存在过。

  摄影师Ziyah Gafi是一名波斯尼亚的新闻摄影记者,他的个人主页上有一首Mesa Selimovic的诗《苦行僧与死神》(Dervish and Death),书写着他的心迹。(实习编译:马廷姣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512大地震距现在已时隔六年,成为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同记忆,人类的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祸,无论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总有些重要的事死在那天。失去锁孔的钥匙、永远不会打开的门、没人拥抱的玩偶、拒绝行进的钟。一旦错过分秒,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定局,从此无法触及。不如让它们留在记忆里,成为努力活下去的养料。

  【环球网综合报道】这组静物摄影照片出自影集《身份的追问》,影集中数以千计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再寻常不过的私人物品。但是,这些物品不是从 商店购得的新奇玩意儿,而是从波斯尼亚战争(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12月14日)后的万人坑里发掘出来的。物品的主人们都已不在人世,摄影师希望以这些照片为在战争中离去的3万名波斯尼亚人留下纪念。照片中的物品都在讲述着主人的故事,静默背后生长着巨大的震撼力,毕竟,每组物品的背后都曾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存在过。

  摄影师Ziyah Gafi是一名波斯尼亚的新闻摄影记者,他的个人主页上有一首Mesa Selimovic的诗《苦行僧与死神》(Dervish and Death),书写着他的心迹。(实习编译:马廷姣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512大地震距现在已时隔六年,成为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同记忆,人类的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祸,无论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总有些重要的事死在那天。失去锁孔的钥匙、永远不会打开的门、没人拥抱的玩偶、拒绝行进的钟。一旦错过分秒,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定局,从此无法触及。不如让它们留在记忆里,成为努力活下去的养料。

  【环球网综合报道】这组静物摄影照片出自影集《身份的追问》,影集中数以千计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再寻常不过的私人物品。但是,这些物品不是从 商店购得的新奇玩意儿,而是从波斯尼亚战争(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12月14日)后的万人坑里发掘出来的。物品的主人们都已不在人世,摄影师希望以这些照片为在战争中离去的3万名波斯尼亚人留下纪念。照片中的物品都在讲述着主人的故事,静默背后生长着巨大的震撼力,毕竟,每组物品的背后都曾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存在过。

  摄影师Ziyah Gafi是一名波斯尼亚的新闻摄影记者,他的个人主页上有一首Mesa Selimovic的诗《苦行僧与死神》(Dervish and Death),书写着他的心迹。(实习编译:马廷姣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512大地震距现在已时隔六年,成为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同记忆,人类的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祸,无论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总有些重要的事死在那天。失去锁孔的钥匙、永远不会打开的门、没人拥抱的玩偶、拒绝行进的钟。一旦错过分秒,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定局,从此无法触及。不如让它们留在记忆里,成为努力活下去的养料。

  【环球网综合报道】这组静物摄影照片出自影集《身份的追问》,影集中数以千计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再寻常不过的私人物品。但是,这些物品不是从 商店购得的新奇玩意儿,而是从波斯尼亚战争(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12月14日)后的万人坑里发掘出来的。物品的主人们都已不在人世,摄影师希望以这些照片为在战争中离去的3万名波斯尼亚人留下纪念。照片中的物品都在讲述着主人的故事,静默背后生长着巨大的震撼力,毕竟,每组物品的背后都曾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存在过。

  摄影师Ziyah Gafi是一名波斯尼亚的新闻摄影记者,他的个人主页上有一首Mesa Selimovic的诗《苦行僧与死神》(Dervish and Death),书写着他的心迹。(实习编译:马廷姣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512大地震距现在已时隔六年,成为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同记忆,人类的一生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祸,无论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总有些重要的事死在那天。失去锁孔的钥匙、永远不会打开的门、没人拥抱的玩偶、拒绝行进的钟。一旦错过分秒,很多事情都会变成定局,从此无法触及。不如让它们留在记忆里,成为努力活下去的养料。

  【环球网综合报道】这组静物摄影照片出自影集《身份的追问》,影集中数以千计的照片拍摄的都是一些再寻常不过的私人物品。但是,这些物品不是从 商店购得的新奇玩意儿,而是从波斯尼亚战争(1992年4月1日至1995年12月14日)后的万人坑里发掘出来的。物品的主人们都已不在人世,摄影师希望以这些照片为在战争中离去的3万名波斯尼亚人留下纪念。照片中的物品都在讲述着主人的故事,静默背后生长着巨大的震撼力,毕竟,每组物品的背后都曾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存在过。

  摄影师Ziyah Gafi是一名波斯尼亚的新闻摄影记者,他的个人主页上有一首Mesa Selimovic的诗《苦行僧与死神》(Dervish and Death),书写着他的心迹。(实习编译:马廷姣 审稿:郭文静)

2

2014年05月13日00:00 来源:资料图 责任编辑:张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