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刊】永不变老的爱

  

  

  从你一出生它便陪你左右,

  无论你富有贫贱它对你都始终如一。

  有人说它是世上最珍贵的礼物,

  有人说它是世上唯一能永恒的事物。

  在母亲节来临之际,让我们致敬这份永不变老的爱——母爱。

      

  张红英(左三)帮女儿排队,并维持车站秩序。杨姣 摄 图片来源:中国青年报

  河北小镇燕郊,被驶向北京的第一班公交车发动机吵醒了。

  清晨5点半,路灯已熄,天还没亮透,814路早班车开始发车。张红英的手机闹钟也响了,54岁的她从床上爬起来,将前一晚泡好的黄豆倒进豆浆机,再把面包塞进烤箱,趁着机器工作的工夫,才去厕所洗了把脸,然后赶紧拎着保温杯,下楼排队。

  这个数字是一位燕郊居民等车时“顺便”统计出来的——成功挤上一辆公交车最夸张时需要40分钟,他有足够的时间来计算。

  等车队伍最长时达到300米,但十几位老人总能站在队伍最前端。为了抢占这个有利的上车位置,他们天不亮就出门,可当公交车停在跟前时,这些人却又侧过身子,让后面的人先上。

  4月的清晨还有些微凉,张红英裹在蓝色防风衣里。她已经在这里帮女儿排了4年队,连814路的公交车司机都认识她,进站时隔着挡风玻璃朝她点点头。

  “孩子太累了,来北京找个工作,没想到这么累。晚上加班到家就快12点了,我着急啊,这时间能睡够吗?”张红英的嗓门挺大,“你要给她排队呢,她就能多睡一会儿,要不上班也没精神啊。我多起来一会儿,就当锻炼身体,她能多睡半个小时呢。”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3年5月12日,在郑州人民医院的一个普通病房内,今年的母亲节对为救子而割肝摘肾的潘大想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为救身患“高草酸尿症”的儿子,成功将自己的一半肝脏和一个肾脏植入儿子体内的潘大想,用她伟大的母爱给儿子陈凯带来了第二次生命,看着目前身体恢复良好的儿子,潘大想总觉得自己在梦里。潘大想说,往年过母亲节,儿子都是在学校,或打个电话或寄些小礼物,今年母亲节,虽然母子二人同在病房度过,但却让她重新拥有一个健康的儿子,她感到很幸福。

  5月12日,母亲节当天,身穿病号服的潘大想亲自喂输液的儿子吃饭。周小云 摄

    

  每到夜晚,四川宜宾火车站到西客站的马路边,总是有一位环卫女工带着女孩坐在路灯下读书写作业。马代国 摄

  这位环卫工大姐叫吴伟秀,是小女孩唐定瑞的妈妈,因为家里无人辅导女儿作业,她便将女儿带在身边,一边工作,一边辅导女儿。小女孩说,之所以要跟妈妈来路灯下学习,是因为这里的光线,比家里的亮得多了。

  扫了一会儿地,吴伟秀就会走过来看看女儿读书的情况,有时陪她一起读课文。

  吴伟秀今年38岁,有过两次失败的婚姻,家里除了她和女儿,还有一个60多岁的母亲。工作结束后回家还要做家务活,每天的日晒雨淋,让她的脸上多了一些沧桑。“我也不想这样,实在是没有办法,家里没有人管她。”吴伟秀一边扫地一边说,上早班时自己去接送孩子上学、放学;上晚班时候,就让孩子舅舅和外婆去接送。“我妈不认识字,孩子在家里做作业,她不能辅导孩子。孩子是先天性近视,平时没人管她,我就把她带在身边。”说起女儿,吴伟秀有些心疼。

    

  5月12日,91岁的老人徐爱香,为每天都要睡觉的残疾女儿余雪花脱鞋更衣。当天是母亲节,在江西省德兴市李宅乡文革巷村,91岁的老人徐爱香和往常一样,给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女儿穿衣梳头,整理要洗的衣物和负责她所有的吃喝拉撒等,用心呵护着残疾女儿余雪花。据了解,徐爱香共生育9个儿女,唯独这个患上了先天性失明、软骨综合症、智障的女儿余雪花让她劳心了大半辈子。48年来,她不离不弃,母女两相依为命,用自己伟大的母爱“挑起”了高位残疾余雪花的人生长河。如今徐爱香老了,虽然其他8个子女平日也比较孝顺,当地政府也为她办理了低保等一些生活援助,可她对女儿的爱恋和牵挂只能让时间来述说。卓忠伟 摄

  

  30岁的李舒是四川阆中市的一名社区医生,她有一群三胞胎女儿,可爱活泼。但很多人只看到三胞胎的可爱,却不知她孕育的无奈。她因生产而失去子宫,又在今年被查出患有胃腺癌。原本美好幸福的家庭蒙上一层阴影。从最初决定放弃治疗到坚强面对,她用微博记录3个女儿的快乐成长以及自己与癌症的抗争,记录自己对生命的渴望,引起网友关注。图为李舒与孩子们在一起。卡多利亚摄影供图

  

  做母亲的艰辛,从孩子呱呱坠地的那一刻开始:喂饭、换尿布、教说话、教走路……而在薛女士的身上,这份艰辛却被扩大了数倍。家住王桥乡大凡村的薛女士一家,两口外出打工,生活还算是富裕,1997年丈夫被查出患有糖尿病,一家生活开始出现危机,为了丈夫的病,家里债台高筑,能卖的卖了,能借的借了,负债累累。2006年无情的病魔夺取了丈夫的生命,对于薛女士来说,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自从丈夫去世之后,薛女士便与儿女相依为命,为了把儿女培养成人成才,她在民权县租房居住,靠做杂工卖苦力挣钱来维持生计,每天早出晚归,拼命挣钱,再加上儿女的懂事、体贴,一家三口虽生活清贫,但也算温馨。2013年1月5日下午,女儿正在家中帮助妈妈收拾家务时,不小心碰倒了家中的自行车,使腿部受伤。郝鑫知道妈妈挣钱不易,于是强忍着剧痛坚持不到医院花钱看病。然而几天下来,受伤处肿胀未消,女儿被带到了医院,经河南省人民医院专家检查,被确诊为恶性骨癌,并且非常罕见。家庭的贫困,让这个本已贫困的家庭再也无力承受巨大的医药费。赵秋实 摄

   

  “妈妈,我从出生起就得了腰脊病,无法站立,不能行走,大小便都要您帮;我在您的怀中、背上长大,如今您头发白了,腰也弯了,身体也不那么好了。妈妈,为了您的健康,求求您把我放下!”这是江西铜鼓县大塅镇古桥村一名在母亲背上求学的女孩最近写给妈妈的话。

  13年前,冯欢出生时腰脊底部长着一颗肿瘤,因为肿瘤压迫脊椎神经,使她无法行走。13年来,在妈妈怀里、背上长大的她很想站起来,学会走路。13年的操劳奔波让冯欢的妈妈兰爱红患上了许多疾病:长期头痛头晕、双肾结石、腰椎间盘痛,她说,“我会一直背着她上学,直到背不动”。邹海斌 摄

  

  2013年3月6日,82岁的潘莲玉搀扶着她收养的孤儿陈钟生到门口晒晒太阳。44年前,潘莲玉在已有四个小孩的情况下收养了智障孤儿陈钟生。44年来,潘妈妈对陈钟生不离不弃,用伟大的母爱抚养他长大。如今,她的几个孩子也继承了母亲的无私精神,接过老人的重担共同照料这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兄弟。今年潘莲玉被评为感动福州十大最美女性之“最美妈妈”。中新社发 吕明 摄

  

  5月8日,在屎尿堆里摸爬滚打了32年的济南柳埠镇村民翟德英,用红肿的双手搓洗着一双脑瘫儿女用过的尿布,无怨无悔坚守抚育两个“脑瘫”儿女,用伟大母爱点亮孩子们的希望人生。55岁的翟德英生活在济南南部山区一个偏远的山村里,接踵而来的不幸遭遇让这个三代六口之家陷入困境。大女儿、儿子先后患上“脑瘫”,丈夫又因操劳过度患上严重的哮喘症,患有关节炎的84岁婆婆需人照顾,家庭重担几乎落在她一人肩上。生活的艰辛让向往美好生活的翟德英越发坚强,每天抽时打理鸡舍,赚钱补贴家用;照顾丈夫,伺候婆婆;为儿女换洗尿布,按摩身体。至今,卧床30余年的一双儿女身上没有一丝褥疮。目前,翟德英一家在当地政府和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正慢慢走出生活的阴影,她最大的心愿是小女儿将来学有所成。图为翟德英为“脑瘫”儿女换输液瓶。中新社发 张勇 摄

  

  图为正在照顾自己孩子的宋培华。胡影 摄

  今年75岁的宋培华是郑州市纱厂的一名退休职工。51年前,宋培华嫁给丈夫老赵时,婆婆正患着一种叫“舞蹈病”的罕见病,宋培华伺候着患病的婆婆直至送终。18年后,丈夫老赵也患上了相同的病,尽管跑遍了全国各地的著名医院,但是夫妇俩都被告知这个病属于不治之症。10年后,丈夫因发烧、败血症等多种并发症离世。时隔不久,宋培华的小女儿、二儿子和大儿子也相继患上了这种病。如今,照顾三个患病的儿女全压在宋培华老人一个人身上,尽管每天都得照料他们,但老人从没有抱怨过什么。

  “舞蹈病”,又称“风湿性舞蹈病”,有“小舞蹈病”和“遗传进行性舞蹈病”两种。常见的发病年龄在30~45岁。首发症状是隐袭地不自主运动,在面部和上肢最明显,常呈快速和“跳动性”舞蹈样动作。常在不自主运动发作以后数年内发生进行性痴呆,大多数病人变得呆滞、淡漠或兴奋,并可发生幻觉。

  

  10月29日,澳大利亚籍母亲冯克薇展示了自己2007年寻子的第一篇新闻报道。当日是冯克薇来长沙的第6天,但仍然没有儿子的消息。6年前,冯克薇回宁波探亲时,与患有自闭症的10岁儿子走失。从那时起,冯克薇便开始踏上寻子之路。这一次,她根据一网友提供的线索来长沙寻子。她说,6年多来,自己前往中国内地10多个省寻儿,期间遇到了好心人帮助,也被骗过钱财。为找孩子,她甚至放弃了工作,积蓄也几近花光,但寻找孩子的信念一直没有改变,并声称“生命不息,寻子不止"。中新社发 杨华峰 摄

2

2014年05月12日00:00 来源: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张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