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摄影:一美元的一天

  

图集详情:

  【环球网综合报道】虽然社会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世界上仍然还有大约十亿居民每天仅靠一美元生活。曾获普利策奖的摄影师Renée C. Byer和作家Thomas Nazario与一个非营利组织合作,穿越十个国家,围绕“一天一美元”的主题用摄像机记录下四十多个家庭的贫苦生活。每一张照片都发人深省,让人备受震撼。

  在整个旅程中,Nazario看到了很多国家因为战争和自然灾害处在贫困边缘,一些极度贫困的人在战争和灾害面前因无力应对而最终死去。其中印度的贫困问题最为严重,大约三分之一的世界贫困人口都在印度。根深蒂固的等级制度让大约4亿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在非洲西部的加纳首都阿克拉,那扎里奥和拜尔发现了一些住在电子垃圾场的孩子,他们饱受痢疾的折磨,苦不堪言。妇女和儿童被赶出家门,过着流浪的生活。更让人瞠目的是,由于社会等级低下,一些人被当做工具一样去清理地下水道,甚至是其他人的排泄物。

  在谈论西方国家是否应当为贫困负责时,Nazario表示,没有哪一个单独的国家该对这种贫困状况负责,但是发达国家确实负有一定的责任。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让世界贫富差距在不断加大。

  尽管整个世界在联合国和其他非营利组织的领导下不断努力改善贫困地区的生活,地球上仍然还有大约1.2亿的居民一天靠不到一美元生活。那扎里奥表示,面对世界性的贫困问题,我们应该学着远离过度消费的生活,在索取的同时多想想如何给予,为世界的改变做一份自己的贡献。(实习编译:侯玉颖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环球网综合报道】虽然社会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世界上仍然还有大约十亿居民每天仅靠一美元生活。曾获普利策奖的摄影师Renée C. Byer和作家Thomas Nazario与一个非营利组织合作,穿越十个国家,围绕“一天一美元”的主题用摄像机记录下四十多个家庭的贫苦生活。每一张照片都发人深省,让人备受震撼。

  在整个旅程中,Nazario看到了很多国家因为战争和自然灾害处在贫困边缘,一些极度贫困的人在战争和灾害面前因无力应对而最终死去。其中印度的贫困问题最为严重,大约三分之一的世界贫困人口都在印度。根深蒂固的等级制度让大约4亿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在非洲西部的加纳首都阿克拉,那扎里奥和拜尔发现了一些住在电子垃圾场的孩子,他们饱受痢疾的折磨,苦不堪言。妇女和儿童被赶出家门,过着流浪的生活。更让人瞠目的是,由于社会等级低下,一些人被当做工具一样去清理地下水道,甚至是其他人的排泄物。

  在谈论西方国家是否应当为贫困负责时,Nazario表示,没有哪一个单独的国家该对这种贫困状况负责,但是发达国家确实负有一定的责任。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让世界贫富差距在不断加大。

  尽管整个世界在联合国和其他非营利组织的领导下不断努力改善贫困地区的生活,地球上仍然还有大约1.2亿的居民一天靠不到一美元生活。那扎里奥表示,面对世界性的贫困问题,我们应该学着远离过度消费的生活,在索取的同时多想想如何给予,为世界的改变做一份自己的贡献。(实习编译:侯玉颖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环球网综合报道】虽然社会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世界上仍然还有大约十亿居民每天仅靠一美元生活。曾获普利策奖的摄影师Renée C. Byer和作家Thomas Nazario与一个非营利组织合作,穿越十个国家,围绕“一天一美元”的主题用摄像机记录下四十多个家庭的贫苦生活。每一张照片都发人深省,让人备受震撼。

  在整个旅程中,Nazario看到了很多国家因为战争和自然灾害处在贫困边缘,一些极度贫困的人在战争和灾害面前因无力应对而最终死去。其中印度的贫困问题最为严重,大约三分之一的世界贫困人口都在印度。根深蒂固的等级制度让大约4亿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在非洲西部的加纳首都阿克拉,那扎里奥和拜尔发现了一些住在电子垃圾场的孩子,他们饱受痢疾的折磨,苦不堪言。妇女和儿童被赶出家门,过着流浪的生活。更让人瞠目的是,由于社会等级低下,一些人被当做工具一样去清理地下水道,甚至是其他人的排泄物。

  在谈论西方国家是否应当为贫困负责时,Nazario表示,没有哪一个单独的国家该对这种贫困状况负责,但是发达国家确实负有一定的责任。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让世界贫富差距在不断加大。

  尽管整个世界在联合国和其他非营利组织的领导下不断努力改善贫困地区的生活,地球上仍然还有大约1.2亿的居民一天靠不到一美元生活。那扎里奥表示,面对世界性的贫困问题,我们应该学着远离过度消费的生活,在索取的同时多想想如何给予,为世界的改变做一份自己的贡献。(实习编译:侯玉颖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环球网综合报道】虽然社会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世界上仍然还有大约十亿居民每天仅靠一美元生活。曾获普利策奖的摄影师Renée C. Byer和作家Thomas Nazario与一个非营利组织合作,穿越十个国家,围绕“一天一美元”的主题用摄像机记录下四十多个家庭的贫苦生活。每一张照片都发人深省,让人备受震撼。

  在整个旅程中,Nazario看到了很多国家因为战争和自然灾害处在贫困边缘,一些极度贫困的人在战争和灾害面前因无力应对而最终死去。其中印度的贫困问题最为严重,大约三分之一的世界贫困人口都在印度。根深蒂固的等级制度让大约4亿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在非洲西部的加纳首都阿克拉,那扎里奥和拜尔发现了一些住在电子垃圾场的孩子,他们饱受痢疾的折磨,苦不堪言。妇女和儿童被赶出家门,过着流浪的生活。更让人瞠目的是,由于社会等级低下,一些人被当做工具一样去清理地下水道,甚至是其他人的排泄物。

  在谈论西方国家是否应当为贫困负责时,Nazario表示,没有哪一个单独的国家该对这种贫困状况负责,但是发达国家确实负有一定的责任。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让世界贫富差距在不断加大。

  尽管整个世界在联合国和其他非营利组织的领导下不断努力改善贫困地区的生活,地球上仍然还有大约1.2亿的居民一天靠不到一美元生活。那扎里奥表示,面对世界性的贫困问题,我们应该学着远离过度消费的生活,在索取的同时多想想如何给予,为世界的改变做一份自己的贡献。(实习编译:侯玉颖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环球网综合报道】虽然社会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世界上仍然还有大约十亿居民每天仅靠一美元生活。曾获普利策奖的摄影师Renée C. Byer和作家Thomas Nazario与一个非营利组织合作,穿越十个国家,围绕“一天一美元”的主题用摄像机记录下四十多个家庭的贫苦生活。每一张照片都发人深省,让人备受震撼。

  在整个旅程中,Nazario看到了很多国家因为战争和自然灾害处在贫困边缘,一些极度贫困的人在战争和灾害面前因无力应对而最终死去。其中印度的贫困问题最为严重,大约三分之一的世界贫困人口都在印度。根深蒂固的等级制度让大约4亿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在非洲西部的加纳首都阿克拉,那扎里奥和拜尔发现了一些住在电子垃圾场的孩子,他们饱受痢疾的折磨,苦不堪言。妇女和儿童被赶出家门,过着流浪的生活。更让人瞠目的是,由于社会等级低下,一些人被当做工具一样去清理地下水道,甚至是其他人的排泄物。

  在谈论西方国家是否应当为贫困负责时,Nazario表示,没有哪一个单独的国家该对这种贫困状况负责,但是发达国家确实负有一定的责任。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让世界贫富差距在不断加大。

  尽管整个世界在联合国和其他非营利组织的领导下不断努力改善贫困地区的生活,地球上仍然还有大约1.2亿的居民一天靠不到一美元生活。那扎里奥表示,面对世界性的贫困问题,我们应该学着远离过度消费的生活,在索取的同时多想想如何给予,为世界的改变做一份自己的贡献。(实习编译:侯玉颖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环球网综合报道】虽然社会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世界上仍然还有大约十亿居民每天仅靠一美元生活。曾获普利策奖的摄影师Renée C. Byer和作家Thomas Nazario与一个非营利组织合作,穿越十个国家,围绕“一天一美元”的主题用摄像机记录下四十多个家庭的贫苦生活。每一张照片都发人深省,让人备受震撼。

  在整个旅程中,Nazario看到了很多国家因为战争和自然灾害处在贫困边缘,一些极度贫困的人在战争和灾害面前因无力应对而最终死去。其中印度的贫困问题最为严重,大约三分之一的世界贫困人口都在印度。根深蒂固的等级制度让大约4亿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在非洲西部的加纳首都阿克拉,那扎里奥和拜尔发现了一些住在电子垃圾场的孩子,他们饱受痢疾的折磨,苦不堪言。妇女和儿童被赶出家门,过着流浪的生活。更让人瞠目的是,由于社会等级低下,一些人被当做工具一样去清理地下水道,甚至是其他人的排泄物。

  在谈论西方国家是否应当为贫困负责时,Nazario表示,没有哪一个单独的国家该对这种贫困状况负责,但是发达国家确实负有一定的责任。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让世界贫富差距在不断加大。

  尽管整个世界在联合国和其他非营利组织的领导下不断努力改善贫困地区的生活,地球上仍然还有大约1.2亿的居民一天靠不到一美元生活。那扎里奥表示,面对世界性的贫困问题,我们应该学着远离过度消费的生活,在索取的同时多想想如何给予,为世界的改变做一份自己的贡献。(实习编译:侯玉颖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环球网综合报道】虽然社会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世界上仍然还有大约十亿居民每天仅靠一美元生活。曾获普利策奖的摄影师Renée C. Byer和作家Thomas Nazario与一个非营利组织合作,穿越十个国家,围绕“一天一美元”的主题用摄像机记录下四十多个家庭的贫苦生活。每一张照片都发人深省,让人备受震撼。

  在整个旅程中,Nazario看到了很多国家因为战争和自然灾害处在贫困边缘,一些极度贫困的人在战争和灾害面前因无力应对而最终死去。其中印度的贫困问题最为严重,大约三分之一的世界贫困人口都在印度。根深蒂固的等级制度让大约4亿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在非洲西部的加纳首都阿克拉,那扎里奥和拜尔发现了一些住在电子垃圾场的孩子,他们饱受痢疾的折磨,苦不堪言。妇女和儿童被赶出家门,过着流浪的生活。更让人瞠目的是,由于社会等级低下,一些人被当做工具一样去清理地下水道,甚至是其他人的排泄物。

  在谈论西方国家是否应当为贫困负责时,Nazario表示,没有哪一个单独的国家该对这种贫困状况负责,但是发达国家确实负有一定的责任。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让世界贫富差距在不断加大。

  尽管整个世界在联合国和其他非营利组织的领导下不断努力改善贫困地区的生活,地球上仍然还有大约1.2亿的居民一天靠不到一美元生活。那扎里奥表示,面对世界性的贫困问题,我们应该学着远离过度消费的生活,在索取的同时多想想如何给予,为世界的改变做一份自己的贡献。(实习编译:侯玉颖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环球网综合报道】虽然社会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世界上仍然还有大约十亿居民每天仅靠一美元生活。曾获普利策奖的摄影师Renée C. Byer和作家Thomas Nazario与一个非营利组织合作,穿越十个国家,围绕“一天一美元”的主题用摄像机记录下四十多个家庭的贫苦生活。每一张照片都发人深省,让人备受震撼。

  在整个旅程中,Nazario看到了很多国家因为战争和自然灾害处在贫困边缘,一些极度贫困的人在战争和灾害面前因无力应对而最终死去。其中印度的贫困问题最为严重,大约三分之一的世界贫困人口都在印度。根深蒂固的等级制度让大约4亿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在非洲西部的加纳首都阿克拉,那扎里奥和拜尔发现了一些住在电子垃圾场的孩子,他们饱受痢疾的折磨,苦不堪言。妇女和儿童被赶出家门,过着流浪的生活。更让人瞠目的是,由于社会等级低下,一些人被当做工具一样去清理地下水道,甚至是其他人的排泄物。

  在谈论西方国家是否应当为贫困负责时,Nazario表示,没有哪一个单独的国家该对这种贫困状况负责,但是发达国家确实负有一定的责任。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让世界贫富差距在不断加大。

  尽管整个世界在联合国和其他非营利组织的领导下不断努力改善贫困地区的生活,地球上仍然还有大约1.2亿的居民一天靠不到一美元生活。那扎里奥表示,面对世界性的贫困问题,我们应该学着远离过度消费的生活,在索取的同时多想想如何给予,为世界的改变做一份自己的贡献。(实习编译:侯玉颖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环球网综合报道】虽然社会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世界上仍然还有大约十亿居民每天仅靠一美元生活。曾获普利策奖的摄影师Renée C. Byer和作家Thomas Nazario与一个非营利组织合作,穿越十个国家,围绕“一天一美元”的主题用摄像机记录下四十多个家庭的贫苦生活。每一张照片都发人深省,让人备受震撼。

  在整个旅程中,Nazario看到了很多国家因为战争和自然灾害处在贫困边缘,一些极度贫困的人在战争和灾害面前因无力应对而最终死去。其中印度的贫困问题最为严重,大约三分之一的世界贫困人口都在印度。根深蒂固的等级制度让大约4亿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在非洲西部的加纳首都阿克拉,那扎里奥和拜尔发现了一些住在电子垃圾场的孩子,他们饱受痢疾的折磨,苦不堪言。妇女和儿童被赶出家门,过着流浪的生活。更让人瞠目的是,由于社会等级低下,一些人被当做工具一样去清理地下水道,甚至是其他人的排泄物。

  在谈论西方国家是否应当为贫困负责时,Nazario表示,没有哪一个单独的国家该对这种贫困状况负责,但是发达国家确实负有一定的责任。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让世界贫富差距在不断加大。

  尽管整个世界在联合国和其他非营利组织的领导下不断努力改善贫困地区的生活,地球上仍然还有大约1.2亿的居民一天靠不到一美元生活。那扎里奥表示,面对世界性的贫困问题,我们应该学着远离过度消费的生活,在索取的同时多想想如何给予,为世界的改变做一份自己的贡献。(实习编译:侯玉颖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环球网综合报道】虽然社会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世界上仍然还有大约十亿居民每天仅靠一美元生活。曾获普利策奖的摄影师Renée C. Byer和作家Thomas Nazario与一个非营利组织合作,穿越十个国家,围绕“一天一美元”的主题用摄像机记录下四十多个家庭的贫苦生活。每一张照片都发人深省,让人备受震撼。

  在整个旅程中,Nazario看到了很多国家因为战争和自然灾害处在贫困边缘,一些极度贫困的人在战争和灾害面前因无力应对而最终死去。其中印度的贫困问题最为严重,大约三分之一的世界贫困人口都在印度。根深蒂固的等级制度让大约4亿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在非洲西部的加纳首都阿克拉,那扎里奥和拜尔发现了一些住在电子垃圾场的孩子,他们饱受痢疾的折磨,苦不堪言。妇女和儿童被赶出家门,过着流浪的生活。更让人瞠目的是,由于社会等级低下,一些人被当做工具一样去清理地下水道,甚至是其他人的排泄物。

  在谈论西方国家是否应当为贫困负责时,Nazario表示,没有哪一个单独的国家该对这种贫困状况负责,但是发达国家确实负有一定的责任。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让世界贫富差距在不断加大。

  尽管整个世界在联合国和其他非营利组织的领导下不断努力改善贫困地区的生活,地球上仍然还有大约1.2亿的居民一天靠不到一美元生活。那扎里奥表示,面对世界性的贫困问题,我们应该学着远离过度消费的生活,在索取的同时多想想如何给予,为世界的改变做一份自己的贡献。(实习编译:侯玉颖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环球网综合报道】虽然社会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世界上仍然还有大约十亿居民每天仅靠一美元生活。曾获普利策奖的摄影师Renée C. Byer和作家Thomas Nazario与一个非营利组织合作,穿越十个国家,围绕“一天一美元”的主题用摄像机记录下四十多个家庭的贫苦生活。每一张照片都发人深省,让人备受震撼。

  在整个旅程中,Nazario看到了很多国家因为战争和自然灾害处在贫困边缘,一些极度贫困的人在战争和灾害面前因无力应对而最终死去。其中印度的贫困问题最为严重,大约三分之一的世界贫困人口都在印度。根深蒂固的等级制度让大约4亿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在非洲西部的加纳首都阿克拉,那扎里奥和拜尔发现了一些住在电子垃圾场的孩子,他们饱受痢疾的折磨,苦不堪言。妇女和儿童被赶出家门,过着流浪的生活。更让人瞠目的是,由于社会等级低下,一些人被当做工具一样去清理地下水道,甚至是其他人的排泄物。

  在谈论西方国家是否应当为贫困负责时,Nazario表示,没有哪一个单独的国家该对这种贫困状况负责,但是发达国家确实负有一定的责任。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让世界贫富差距在不断加大。

  尽管整个世界在联合国和其他非营利组织的领导下不断努力改善贫困地区的生活,地球上仍然还有大约1.2亿的居民一天靠不到一美元生活。那扎里奥表示,面对世界性的贫困问题,我们应该学着远离过度消费的生活,在索取的同时多想想如何给予,为世界的改变做一份自己的贡献。(实习编译:侯玉颖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环球网综合报道】虽然社会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世界上仍然还有大约十亿居民每天仅靠一美元生活。曾获普利策奖的摄影师Renée C. Byer和作家Thomas Nazario与一个非营利组织合作,穿越十个国家,围绕“一天一美元”的主题用摄像机记录下四十多个家庭的贫苦生活。每一张照片都发人深省,让人备受震撼。

  在整个旅程中,Nazario看到了很多国家因为战争和自然灾害处在贫困边缘,一些极度贫困的人在战争和灾害面前因无力应对而最终死去。其中印度的贫困问题最为严重,大约三分之一的世界贫困人口都在印度。根深蒂固的等级制度让大约4亿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在非洲西部的加纳首都阿克拉,那扎里奥和拜尔发现了一些住在电子垃圾场的孩子,他们饱受痢疾的折磨,苦不堪言。妇女和儿童被赶出家门,过着流浪的生活。更让人瞠目的是,由于社会等级低下,一些人被当做工具一样去清理地下水道,甚至是其他人的排泄物。

  在谈论西方国家是否应当为贫困负责时,Nazario表示,没有哪一个单独的国家该对这种贫困状况负责,但是发达国家确实负有一定的责任。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让世界贫富差距在不断加大。

  尽管整个世界在联合国和其他非营利组织的领导下不断努力改善贫困地区的生活,地球上仍然还有大约1.2亿的居民一天靠不到一美元生活。那扎里奥表示,面对世界性的贫困问题,我们应该学着远离过度消费的生活,在索取的同时多想想如何给予,为世界的改变做一份自己的贡献。(实习编译:侯玉颖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环球网综合报道】虽然社会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世界上仍然还有大约十亿居民每天仅靠一美元生活。曾获普利策奖的摄影师Renée C. Byer和作家Thomas Nazario与一个非营利组织合作,穿越十个国家,围绕“一天一美元”的主题用摄像机记录下四十多个家庭的贫苦生活。每一张照片都发人深省,让人备受震撼。

  在整个旅程中,Nazario看到了很多国家因为战争和自然灾害处在贫困边缘,一些极度贫困的人在战争和灾害面前因无力应对而最终死去。其中印度的贫困问题最为严重,大约三分之一的世界贫困人口都在印度。根深蒂固的等级制度让大约4亿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在非洲西部的加纳首都阿克拉,那扎里奥和拜尔发现了一些住在电子垃圾场的孩子,他们饱受痢疾的折磨,苦不堪言。妇女和儿童被赶出家门,过着流浪的生活。更让人瞠目的是,由于社会等级低下,一些人被当做工具一样去清理地下水道,甚至是其他人的排泄物。

  在谈论西方国家是否应当为贫困负责时,Nazario表示,没有哪一个单独的国家该对这种贫困状况负责,但是发达国家确实负有一定的责任。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让世界贫富差距在不断加大。

  尽管整个世界在联合国和其他非营利组织的领导下不断努力改善贫困地区的生活,地球上仍然还有大约1.2亿的居民一天靠不到一美元生活。那扎里奥表示,面对世界性的贫困问题,我们应该学着远离过度消费的生活,在索取的同时多想想如何给予,为世界的改变做一份自己的贡献。(实习编译:侯玉颖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环球网综合报道】虽然社会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世界上仍然还有大约十亿居民每天仅靠一美元生活。曾获普利策奖的摄影师Renée C. Byer和作家Thomas Nazario与一个非营利组织合作,穿越十个国家,围绕“一天一美元”的主题用摄像机记录下四十多个家庭的贫苦生活。每一张照片都发人深省,让人备受震撼。

  在整个旅程中,Nazario看到了很多国家因为战争和自然灾害处在贫困边缘,一些极度贫困的人在战争和灾害面前因无力应对而最终死去。其中印度的贫困问题最为严重,大约三分之一的世界贫困人口都在印度。根深蒂固的等级制度让大约4亿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在非洲西部的加纳首都阿克拉,那扎里奥和拜尔发现了一些住在电子垃圾场的孩子,他们饱受痢疾的折磨,苦不堪言。妇女和儿童被赶出家门,过着流浪的生活。更让人瞠目的是,由于社会等级低下,一些人被当做工具一样去清理地下水道,甚至是其他人的排泄物。

  在谈论西方国家是否应当为贫困负责时,Nazario表示,没有哪一个单独的国家该对这种贫困状况负责,但是发达国家确实负有一定的责任。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让世界贫富差距在不断加大。

  尽管整个世界在联合国和其他非营利组织的领导下不断努力改善贫困地区的生活,地球上仍然还有大约1.2亿的居民一天靠不到一美元生活。那扎里奥表示,面对世界性的贫困问题,我们应该学着远离过度消费的生活,在索取的同时多想想如何给予,为世界的改变做一份自己的贡献。(实习编译:侯玉颖 审稿:郭文静)

图集详情:

  【环球网综合报道】虽然社会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世界上仍然还有大约十亿居民每天仅靠一美元生活。曾获普利策奖的摄影师Renée C. Byer和作家Thomas Nazario与一个非营利组织合作,穿越十个国家,围绕“一天一美元”的主题用摄像机记录下四十多个家庭的贫苦生活。每一张照片都发人深省,让人备受震撼。

  在整个旅程中,Nazario看到了很多国家因为战争和自然灾害处在贫困边缘,一些极度贫困的人在战争和灾害面前因无力应对而最终死去。其中印度的贫困问题最为严重,大约三分之一的世界贫困人口都在印度。根深蒂固的等级制度让大约4亿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在非洲西部的加纳首都阿克拉,那扎里奥和拜尔发现了一些住在电子垃圾场的孩子,他们饱受痢疾的折磨,苦不堪言。妇女和儿童被赶出家门,过着流浪的生活。更让人瞠目的是,由于社会等级低下,一些人被当做工具一样去清理地下水道,甚至是其他人的排泄物。

  在谈论西方国家是否应当为贫困负责时,Nazario表示,没有哪一个单独的国家该对这种贫困状况负责,但是发达国家确实负有一定的责任。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让世界贫富差距在不断加大。

  尽管整个世界在联合国和其他非营利组织的领导下不断努力改善贫困地区的生活,地球上仍然还有大约1.2亿的居民一天靠不到一美元生活。那扎里奥表示,面对世界性的贫困问题,我们应该学着远离过度消费的生活,在索取的同时多想想如何给予,为世界的改变做一份自己的贡献。(实习编译:侯玉颖 审稿:郭文静)

2

2014年05月09日00:00 来源:资料图 责任编辑:张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