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芬兰萨米人的驯鹿生涯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三只驯鹿在清晨的薄雾中奔跑。在第二天的围捕中,萨米牧人用绳索将驯鹿套住圈在围栏里准备在后一天早晨宰杀。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在第一场雪第一次围捕的第一天,被宰杀的驯鹿的尸体被挂起来放血。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一名萨米人戴着暖和的皮毛帽子,在年度第一次围捕时他把自家的驯鹿圈在围栏里。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屠宰场主人的小屋。宰杀驯鹿是一项非常消耗体力又有难度的工作。每年都有人因宰杀驯鹿的大刀而受伤。

 

  芬兰,拉普兰德。这幅重现驯鹿和围捕者的洞穴壁画证明了萨米人作为驯鹿牧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史前时期。作为欧洲唯一的原住民族群,萨米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代。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Pauli用绳索套住一只驯鹿以表示这只驯鹿属于他。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为了得到鹿角,58岁的Veggai躺着地上,抓住他的驯鹿。将那些驯鹿关进围栏之后他就要决定要宰杀哪一只,而哪一只又要放回大自然。在围捕的第四天,5名牧人一共宰杀了300只驯鹿。这样的工作平均每只驯鹿身上能赚40英镑(约折合人民币425元)。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驯鹿在清晨的薄雾中奔跑以躲避萨米牧人的追捕。为其三周的围捕活动将2000只驯鹿从山上赶下来,Hirvas Salmi牧人和100个驯鹿主将这些驯鹿赶进围栏准备宰杀。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为把鹿群赶进围栏,16岁的ANNIRAUNA TRIUMF脸上被溅上了泥点和鹿血。她已经工作了11小时。她和母亲住在挪威,不过每年她都来这个“驯鹿学校”体验5次。对她们来说,这种方法让她们在学习现代知识的同时,仍保留古老的传统。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围捕的第一天,一条驯鹿犬快速奔过积雪的苔原。冬天,气温可达零下60度。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58岁的Veggai来自Lemmenokki小镇,他正在享受鹿肉炖土豆的晚餐。几百年来,萨米人的主食一直如此。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上午10点30分,28岁的TANELI NAKKALAJARVI(左一)和朋友在餐厅喝啤酒。一会儿,他们就要去屠宰场工作12个小时,宰杀300头驯鹿。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35岁的UULE SARA正把他的朋友(一头7岁大的驯鹿)叫醒,并带它走进小屋。这头鹿专门用于旅游贸易中的运输工作。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喝完啤酒后,28岁的TANELI NAKKALAJARVI准备去屠宰场工作12个小时,宰杀300头驯鹿。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一位牧人在观察要管理的鹿群的数量。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在连续3天每天工作14小时后,58岁的Veggai筋疲力尽,在朋友的小屋睡着了。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鹿群穿过小溪。这次长达十天的围捕中,今天是第三天。由于确定鹿群的数量十分重要,在鹿群放牧时,牧民用望远镜确认鹿群数量。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在被关进畜栏后,鹿群挤成一团。接着,牧民们开始艰难的在鹿群中寻找自己的鹿,并把它们带走。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一对父女Asko和Eveliina观察正在奔驰的鹿群。萨米人放牧的工作只能获得较低的工资。因此很少有年轻人打算在未来当一个全职的牧民。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牧民把一头小鹿捆上车,这头小鹿将被宰杀贴补家用。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在屠宰场外的地上铺着大量的鹿皮,这些鹿皮在寒冷的天气中结霜。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屠宰厂外堆放着被丢弃的鹿头。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在被关进畜栏后,鹿群挤成一团。接着,牧民们开始艰难的在鹿群中寻找自己的鹿,并把它们带走。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两头小鹿被带进其它的围栏中。几乎所有满一岁的鹿都会被屠杀,否则它们将会难以抗拒极其寒冷的冬天。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在围捕中,16岁的ANNIRAUNA TRIUMF使劲抓着一头小鹿的鹿角。

 

  芬兰,拉普兰德,Hirvas Salmi小镇。一头被拴住的鹿努力想挣脱开束缚。相似的情况还发生在每次屠宰开始前,或驯鹿将被运往牧民家用于旅游时。

  【环球网综合报道】在北极圈的芬兰,冬天伊始,一切树木都披上了深色的外衣。若你是位萨米人的话,那正是开始年度第一次围捕驯鹿的好时机。Hirvas Salmi牧人共有100个成员,是芬兰最大的萨米人族群之一。作为欧洲唯一的原住民族群,萨米人分布在北欧的挪威、瑞典、芬兰和俄罗斯,使用10种不同的语言,但却因共同的文化传统而连结在一起。今时今日,作为一名驯鹿牧人是一项非常艰苦的工作,一年四季都要在广袤的原野上照料成千只驯鹿。随着经济、科技的发展和环境的破坏,这种古老的文化必须要适应这些变化才能继续保留。(实习编译:杨娇/唐歌)

 

2

2012年06月14日00:00 来源:环球网图片 责任编辑:张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