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受争议的照片:“深海人鱼”居首

  这是一艘正在执行声纳探测的美国潜艇,所拍摄到的美人鱼照片。引用匿名网友的发言:从水中的光影来看,该图水深最多10—20米之间!美国潜艇是不可能在这么浅的水域中行走!所以,该图100%假!

  2005年,有一则知名的假新闻《3000年前的木乃伊怀孕》。国内一些小报不仅转发了来自美国《世界新闻周刊》这条奇闻,还配发了这具木乃伊的照片,照片上木乃伊裸露的腹部高高隆起。后此则新闻被证实为假新闻。

  这是2005年一张著名的照片。照片反映的是黑龙江沙兰水灾,大水过后教室墙上,留下四个黑手印,报道称这是遇难小学生在墙上留下的最后手印。这张照片给读者和网民造成了极大的视觉和心灵冲击。但很快,该照片受到了其他媒体和大量网友的关注和质疑,有人高喊出“手印”打假的声音。一场有关该照片真实性和操作是否恰当的争论也随之掀起。

  加拿大《卡尔加里先驱报》误把钱塘江潮当作海啸照片刊登在头版。照片中数米高的浪潮正向人们席卷而来。该照片引起巨大轰动。但令人惊讶的是,事后证明该照片并非是在1226“世纪海啸”中拍摄,而是2年前于中国杭州拍摄到的“钱塘江潮”!

  “嫦娥奔月”再次使载人探月成为了各大媒体的焦点,英国《新科学家》杂志网站10月25日推出了“人类探月”的特别报道,对迄今为止登月过程中的几个有趣问题进行了一次汇总。这些问题中,最能抓人眼球的当属“人类是否曾经登上过月球”。

  1969年7月16日,美国“阿波罗11号”在全世界的关注下开始了月球之旅。美国东部时间7月20日下午4点18分,美国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踏出了人类在月球上的第一步,他的那句“个人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随之传遍世界。但几十年来,质疑美国宇航局造假的声音一直也没停息,甚至形成了一个“反阿波罗阵营”。

  2000年7月中旬,墨西哥《永久周刊》科技版刊载了俄罗斯研究人员亚历山大戈尔多夫发表的题为《本世纪最大的伪造》的文章,对美国“阿波罗”登月拍摄的登月照片和录像提出质疑。许多媒体纷纷转载了这篇文章,关于阿波罗登月真伪的讨论顿时热火起来。

  戈尔多夫列举了几个“言之凿凿”的造假证据。他认为,所谓美国宇航员在月球上拍摄的所有照片和录像,都是在好莱坞摄影棚中制造的。其理由如下:

  1.录像资料中那面插在月球上的星条旗在迎风飘扬,而月球上根本不可能有风把旗子吹得飘起来;

  2.照片中宇航员身旁出现形状不规则、只有在多个光源下才可能出现的阴影,这在只有一个单光源——太阳的月球是不可能出现的;

  3.从录像片中看到宇航员在月球表面行走犹如在地面行走一样,实际上月球上的重力比地球上小得多,人在月球上每迈一步就相当于人在地面上跨跃5至6米;

  4.登月仪器在“月球表面移动”时,从轮子底下弹出的小石块的落地速度也同地球上的速度一样,而在月球上这种速度应该比在地球上快6倍。

  戈尔多夫认为,美国宇航员当时只是接近了月球表面,但因技术原因并未踏上月球。由于美国急于在和苏联的太空竞赛中赢得先机,因而伪造了多幅登月照片和一部录像资料片,蒙蔽了世人几十年。戈尔多夫并没有提供新的证据,但这篇文章让很多人对“阿波罗登月”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

  这么大的登月工程竟然也可能造假?许多科学家听到这一说法后立即站出来反对。美国宇航局发言人当即指责戈尔多夫是“试图愚弄大众”,其官方网站也专门在首页推出了“阿波罗登月”的特别版块。美国阿姆斯特朗航天航空博物馆工作人员、教育学专家安德烈娅沃对戈尔多夫的论据进行了一一反驳,他表示旗子飘起来是因为在插旗时旗杆在宇航员手的触动下产生了弹性运动,而不规则阴影则是由月球上不规则的地势引起的。同时认为登月是真的支持者也与“造假论”展开了争锋:如果登月计划是一场骗局,不仅“阿波罗”计划全体参与者的人格将受损,而让参与登月工作的几万人守着谎言过几十年,实非易事。目前来说,支持论者阵营仍然占据优势,但争论仍将持续下去。

  2006年8月21日下午,某视频网站媒介部人士报料,称一位昵称为“我爱天天”的江苏网友在其网站的原创视频栏目发布了一段“8.17南京上空惊现飞碟”的视频。江苏省天文学会专家在仔细观看了该视频录像后分析认为,没有证据能证明该录像是发生在南京或周边地区的真情实景,因此“8.17南京上空惊现飞碟”的视频是不可信的。

  专家认为,如果该不明飞行物是真实存在的话,由于当时正是下午5点多钟左右,正是人们下班或外出的高峰时间,从视频中可以判断出“飞碟”的仰角至少在70度以上,而且该飞行物突然发生闪光、爆炸。因此,能目睹或拍摄到不明飞行物的人绝对不止视频中的两人,理应有众多人员也看到才对。

  另据气象部门介绍,8月17日下午5点至5点半南京地区的天气状况为阴天,偶有多云。而该视频录像中的天气为晴好,蔚蓝的天空,艳阳高照,这与事实明显不符。

  据《每日邮报》2006年12月2日报道,《GQ》杂志将英国女星凯特温斯莱特的封面照片“善意”地打造成完美之躯。然而,这种“善意”的举动却让温斯莱特不满。她表示:“这种修改简直太过分了,我不是那个样子,也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虽然进行了抗议,但温斯莱特的“好运”并没有就此结束,她又一次成为“可怕”的图像处理软件的牺牲品。在最新作品《恋爱假期》的宣传海报上,她再次遭到“善搞”———皮肤如白玉般无瑕,脸上也失去了皱纹的踪影。

  有着25年从业经验的图像处理专家詹森费希表示:“在首映仪式上拍摄的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温斯莱特的脸上有明显的皱纹,眼睛下面也有明显的眼袋。对于一个已是而立之年的女性来说,这太正常不过了。”费希说:“温斯莱特为新片拍摄的宣传海报显然经过了处理,从鼻子到嘴巴的皱纹均被擦除了,而有意思的是,眼睛周围的一些皱纹被保留下来,这可能是为了让处理后的形象看起来更自然吧。”虽然专家作出这样的解释,但温斯莱特的经纪人却拒绝承认照片经过了处理。她说:“海报没有一丝图像处理过的痕迹。”费希对此指出:“电影界的很多明星大腕都希望用图像处理软件去除他们身体上的瑕疵。这原本就是电影界惯用的一个伎俩。在玛丽莲梦露时代,图像处理专家会花上几个小时为图片喷漆,以掩饰所有的皱纹。现在的情况也是如此,只不过工具更加先进了。”

2012年01月09日00:00 来源:光明网 责任编辑:张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