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随意强奸男人的少数民族

  

  核心提示:在卡图马族的甘薯节,有一件事是得到允许的:节日期间,女人们可以随意强奸男人。

  卡图马族女人祖祖辈辈都是对误闯入她们领域的男人毫不客气。她们会先设一个路障,把过路的男人拦住,剥光他的衣服,然后把他推倒在地,一个接一个的女人就这样与他发生关系,很少有人能轻易逃脱。

 

 

卡图马族人的节日狂欢

  卡图马族女人们在身上涂上椰子油,戴上贝壳项链、藤织臂环,穿上七彩草裙、赤脚、袒胸,即将组成浩浩荡荡的队伍,开始一项传统仪式——把她们的主食甘薯从地里搬到村里,兴之所致,还会进行另一种传统习俗——强奸。

  

 

  基里维纳群岛亦称超布连群岛(Trobriand Islands)和特罗布里恩群岛。位于太平洋西南部所罗门海新几内亚岛最东南边延伸部分以北145公里(90哩)。地势低,均由珊瑚石灰岩构成,许多岛有环礁。

  

 

卡图马族人男女狂欢

  就在这小小的太平洋岛屿基里维纳,在甘薯节里,遍布草屋的古老村庄中的卡图马族女人们,成了最快乐的一群人。

  

 

可能将遭“强奸”的男人们

  无论是大男人还是小男孩,已婚的或是单身的,牧师还是异教徒,只要是性机能健全的男性,都有被“强奸”的危险。

 

 

  “如果有男人激怒了我们,我们就会要了他,”岛上最有实力的部族里的要人莎拉满不在乎地说道,“但这绝不会影响我们的婚姻关系,这与爱情无关,纯粹是为了好玩。而且我们必须得到批准才能这样做,只有收成好的时候,酋长才会允许我们尽情享乐。”除了岛上的牧师,没有人会谴责这种活动。

 

 

  在大多数非洲国家,如果妻子死了丈夫或少女死了父亲,当地村民们就会请来一名男子,陪这名寡妇或未婚少女睡上一晚来“驱除恶魔”,这些专门从事“陪睡”行业的男子则被当地人称做“清洁者”。然而,这些所谓的“清洁者”事实上却是非洲大地上“最肮脏的人”,他们属于爱滋病感染率最高的人群,并肆无忌惮地将这些可怕病毒传播给至少数十万无辜的女性。

  一些国际援助组织指出,在非洲,每十个爱滋病患者中就有六名是女性,而她们大多数都是因为遭到强奸或类似“清洁者”这样丑陋的性风俗影响。

  

 

离奇风俗令女性惨遭侮辱

  在非洲国家马拉维的姆钦吉市,23岁的年轻妇女詹姆士-姆贝韦三年前死了丈夫,就在她的丈夫死后几个小时,姆贝韦就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她既没有为她的丈夫服丧,也没有接受朋友和亲属的安慰,而是一个人躲到了她姐姐的家中。姆贝韦说,她真希望人们永远也不要找到她。但是,不幸的是,她丈夫的家人还是对她穷追不舍,并最终将她“挟持”了回去。姆贝韦最担心的一幕还是发生了,村中的长老和丈夫的家人强迫她接受“性清洁”的仪式,并威胁她说如果她不服从的话,村里每死一个人她就要受到一回诅咒。最终,势单力薄的她还是和自己丈夫的堂弟发生了性关系。

  姆贝韦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一想起我的丈夫,我就会哭泣。他死了,我却要接受这样的事情,我感到很害怕,我非常担心自己因此被传染上爱滋病,如果我死了,我的孩子们将没有人来照料。”

 

 

爱滋病挑战传统陋习

  和姆贝韦有着同样经历的女性在非洲有成千上万。

  这个古老的非洲传统已经成为爱滋病病毒传播的元凶。据最近的一项统计,非洲仅去年一年就有230万人被爱滋病夺去了生命,而爱滋病患者的总数已经超过2500万人,其中60%为女性。在那些依然流行“性清洁”风俗的村庄中,爱滋病毒传播的速度快得惊人。非洲援助组织工作人员认为,这种丑陋的风俗必须彻底废弃。

  但是这种传统要得到改变却很艰难。莫妮卡-娜索富是赞比亚南部蒙泽地区的一名护士,同时她还是当地预防爱滋病协会的一名成员。娜索富对记者说,“结束一件已经延续了这么长时间的事情肯定非常困难。我们从生下来就已经接受了这样的教育,如果我们劝她们抵制这样的事情,她们就会问:我们为什么要改变呢?”

  詹姆士-姆贝韦三年前死了丈夫,随后她被迫和丈夫的堂弟发生性关性,以完成“性清洁”。

  肯尼亚、乌干达、坦桑尼亚、刚果、安哥拉、加纳、塞内加尔、科特迪瓦和尼日利亚等国家的乡村,都遵循着“性清洁”陋习。

  “性清洁”源于一种信仰,即一名妇女会被死去的丈夫的灵魂折磨,她本身也是“不洁”的,她们必须被“清洁”,否则,就不能出席葬礼或再嫁。对于那些还未出嫁的姑娘,假如她们失去了双亲,也必须和“清洁工”睡觉。

 

 

  古埃及有崇拜“金牛”之风,所谓“金牛”是体上有特别的斑纹的黑牡牛,据说这是生殖之神奥色里斯的化身。凡有“金牛”出身,祭司们就把它小心饲养,等过了四个月头,就送进“金牛庙”。女子在庙内裸体供奉,并纷纷把下体献给“金牛”,这是她们的宗教责任。

 

  第二种将初夜权奉献给神的方法是以僧侣、祭司执行,因为他们是神的代表。古代的印度王于新婚的三天内不得与新王妃接触,这三天要交给最高的僧侣和王妃共寝。君王尚且如此,百姓又能怎样。

 

  印度孟加拉的土著民族,处女非奉侍了兼祭司的酋长后,不得结婚。新西兰、尼加拉瓜、南美巴西等地都有这种风俗。古罗民的奥古斯都大帝曾对臣下的妻女主张这种权利。法国布勒塔涅的风俗则是:第一夜献给基督,第二夜献给圣母,第三夜献给地主,第四夜献给新郎。

 

  菲律宾的一些土人之间,有特设的公吏专司此事。新喀利多尼亚的处女在结婚前,要用很高的报酬雇人“破瓜”。据日本学者南方熊楠叙述,从前松本正藏游印度,寄住在某贵族家,有一天主人竟卑躬屈节地请求他为女儿“破瓜”。

 

  在《黑色的性行为》一书里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住在赤道附近的非洲部族有一种公开拍卖少女初夜权的习俗。他们的少女到了成熟期,其初夜权都要卖给任何想要的人。当天,少女全身被衣服包住,被人抬高在部落内巡回,围观的人可以用适当的代价和少女一起过夜。

 

  根据埃及学者研究,古埃及女性拥有的地位与权利,堪称独步全球,即使是现在最激进的女性主义者,都望尘莫及。

 

  其中,几个女性统治者的权势更令人咋舌,她们被认为比男性帝王更接近神,甚至自己就化身为女神。

 

 

2

2011年10月20日00:00 来源:大河图片 责任编辑:张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