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一位普通共产党员的本色人生——追记漯河日报社职工朱华伟 

2017年06月29日23:14来源:漯河日报

 一位普通共产党员的本色人生——追记漯河日报社职工朱华伟

一位普通共产党员的本色人生——追记漯河日报社职工朱华伟

一位普通共产党员的本色人生——追记漯河日报社职工朱华伟

一位普通共产党员的本色人生——追记漯河日报社职工朱华伟

  “什么?!”5月21日晚,突然听到朱华伟病逝的消息,远在甘肃省平凉市的张宝胜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你再说一遍!你再说一遍!”

  尽管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他还是不相信这是真的:“就在前几天,俺俩还商量着‘八一’召集老战友聚会哩!华伟一口一个老班长,叫得可亲了!”说着说着,电话那边传来了抽泣声。

  接受不了这个现实的,还有朱华伟的领导和同事。漯河日报社社长甘德建沉痛地说:“朱华伟的突然离去,使报社失去了一名好同志。十多年来,朱华伟虽然一直默默工作在平凡的岗位上,却在平淡的工作中践行着党员的先进性……”

  5月21日下午,朱华伟去世的消息传到单位,翟金凤呆坐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翟金凤是朱华伟所在党支部的书记。她说,就在发病前一天,朱华伟还主动找到她交了100元的党费。说是多交点,免得该交时他在外跑车回不来。

  在报社花园居住的报社职工家属们,也对朱华伟的去世感到震惊和揪心。

  朱华伟曾经干过报社花园的门卫,和在小区居住的职工家属结下了深厚的感情。“那么好的孩子,咋能突然就走了呢?”“那孩子是个热心肠,俺孙女小时候他可没少帮着照看。”“才四十出头的人呀,他这一走,家里不是塌天了?”说着说着,大家抹起了眼泪。

  ……

  朱华伟是5月21日下午去世的。5月9日,作为发行部司机的他,像往常一样,5点30分准时起床,洗漱完毕直奔单位。6点钟左右,他已载着6000多份报纸从市科教文化艺术中心附近的新闻大厦出发,沿漯舞路一路向西投送报纸,途经源汇区空冢郭镇、大刘镇、问十乡以及舞阳县各乡镇,然后经郾城区裴城镇、新店镇、龙城镇返回,沿途共19个报纸投送站点,总车程220多公里。如果不遇堵车,正常情况下,他应在下午1点左右返回新闻大厦。

  当天,妻子赵娟一直在家等到夜里10点,仍不见朱华伟回来。她预感有些不妙,像疯了一样沿朱华伟送报返回的路线一路寻找。

  终于,借着路灯,赵娟在离107国道不远的郾襄路南侧看到朱华伟。当时,朱华伟正有气无力地靠在绿化带上。不远处,停着送报车。附近的人告诉赵娟,车在那停老半天了,人看起来昏昏沉沉的,还以为他喝醉了。

  从后来的就医检查推断,当时的朱华伟已突发脑溢血。

  得到消息的漯河日报社社长甘德建连夜赶赴医院安排救治事宜。

  虽经全力救治,朱华伟最终还是离开了我们,年仅41岁。

  他把生命定格在了还没有跑完的送报路上,定格在了对家人一个个心愿的完成中,定格在了面对党旗的庄重承诺里……“脏活儿累活儿,总得有人干。年轻人多干点儿不吃亏!”

  一米七四的身材略显单薄,脸上总挂着淡淡的笑容,见到不熟悉的人还有几分腼腆——朱华伟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随和、善良。

  1992年底,带着父母的期盼和自己对部队的向往,16岁的朱华伟走进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塔城市巴克图边防检查站,成为驻守祖国西部边陲的一名武警战士。

  在巴克图边防检查站的9年中,他大部分时间待在炊事班,每天为战友们的一日三餐操劳着。买菜,做饭,打扫卫生,出煤渣……这些活儿琐碎而繁重,朱华伟却从来没叫过苦,更没有找过领导要求换岗。

  “别人不愿干的活他抢着干,别人不愿吃的苦他愿意吃,是大家公认的‘老黄牛’。”带了朱华伟6年的老班长张宝胜评价说。

  也正是凭着“老黄牛”一样的干劲,朱华伟学得了一手好厨艺,还入了党,被评为优秀士兵,升任炊事班长,被授予一级士官军衔。

  “华伟如果晚两年退伍,一定还能升职,当时部队领导多次挽留,但他还是转业了。”同乡战友王云峰清楚,朱华伟有身体不好的父母和智障的哥哥需要照顾。

  2001年11月,朱华伟转业返乡。等待安置期间,他干农活儿、打零工,维持着一家人的生活。

  2004年4月,他被安置到漯河日报社物业管理办公室。当时,恰逢报社家属院——报社花园竣工入住之际,他被安排到门卫岗位,并且一干就是3年。那时他在老家召陵区召陵镇岗赵村住,上下班骑行15公里,却从没迟到过。

  当了3年门卫,朱华伟和报社职工家属“混成了一家人”——哪家老人提的东西重了,他赶忙抢过来;谁家孩子顾不上带了,他主动要求照看。大家说,只要看见是朱华伟值班,心里会特别踏实。

  时任物管办主任的潘新民说,朱华伟责任心特别强,值班时巡逻认真细致,他干门卫期间,报社花园没有发生过一起丢窃事件。

  2007年,朱华伟被调到发行部担任送报司机。

  从门卫到司机,看似体面了,工作量却更大了:无论严寒酷暑,每天三分之一的时间都要在送报车里度过。车是普通的面包车,没有空调,夏天热,冬天冷。

  妻子赵娟曾经劝他:你不会找领导申请装个空调?朱华伟却不以为然:“和在部队吃的苦相比,热点冷点又算啥!”

  一次聚会上,一个战友借着酒劲劝他:“华伟啊,你这人哪儿都好,就一点,太老实了——从部队到地方,瞅瞅你都干的啥活儿?”

  朱华伟听了呵呵一笑:“脏活儿也好,累活儿也罢,总得有人干不是?趁着咱年轻,多经历点、多干点,吃不了啥亏!”

  “好、好,算我啥也没说!”“干一行就要爱一行钻一行,对得起领导和同志们的信任!”

  朱华伟干了10年送报司机。

  临颍、舞阳两县送报任务重,朱华伟和另一名同志一轮一月,专门负责这两个县的报纸运送工作。今年5月,他又负责量大、辛苦的舞阳县的报纸投送工作。

  每天早出晚归,宁可早上少睡会儿,也要让读者尽早看到报纸,这是朱华伟工作的常态。

  报纸分拣工马耀娜说:“华伟眼里有活儿,闲不住。他经常是夏天5点多、冬天6点多就到报社了。只要看到我们还没忙完,他就会主动上来帮着打捆、装车。”

  每天穿梭于乡村公路,经常会遇到农村集会、乡村道路改造等引发的堵车。天长日久,沿途各集会的日期、路况等,他都记在了心里,遇堵怎么绕行、走哪条路最近,朱华伟心里都有数。

  同事们评价:朱华伟开车有一套,脑子里有本活地图。除了运送报纸,朱华伟还承担起了捎送票据的工作。每年10月到次年2月大征订期间,同事们开出的票据要及时送往县区,县区订户也需要把钱缴到报社,不少人找到了朱华伟。

  朱华伟满口应承:放心!举手之劳、顺路的事!朱华伟当然没有让大家失望:10年来,经他手送出的报纸超过1000万份、票据近万份,由他代转的订报款上万元,从没有出过一次差错。

  负责报纸订户登记、票据分送的刘志军说:“华伟干活儿用心负责!每次送报,华伟都要捎上几十份订单或者发票;只要是经他手送来的票据,每次都叠得整整齐齐!”翟金凤至今也忘不了朱华伟参加党员志愿服务活动的场景:上午,他开车拉同志们到双汇国际花园举办便民服务活动,忙得满头大汗;下午,支部组织小记者参观双汇集团,他负责维持秩序,并为孩子们讲解安全常识,直到目送最后一名孩子被家长接走,他才下班回家。

  朱华伟的妻子赵娟说,见他每天回来累得躺沙发上一动不动,话也不愿说,她不止一次埋怨他:朱华伟,你活得这么累,就是干啥太认真、太负责了!朱华伟却很会为自己“开脱”:干活人,就要老老实实把活儿干好,干一行爱一行,干出名堂来,不能辜负领导和同志们的信任!

  朱华伟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从发病到去世,他在病床上艰难度过了12个日日夜夜。其间,手术清醒后,他睁开眼说的第一句话竟是:“病赶快好了吧,我得上班去!”“我眼里容不得沙子。积德行善的事,还是要做!”

  朱华伟是个富有正义感的人。他公交车上抓小偷的事至今在单位传为美谈。

  2016年春天,在市区的一辆公交车上,一只黑手正悄悄地伸进一位老太太的包内。一旁的朱华伟见此,果断上前,一把抓住了小偷。

  “你不怕他身上有刀?不怕他报复你?”赵娟说,“那天华伟回来给我说这事儿,我还埋怨他。”而朱华伟却说:“我这人你也不是不知道,眼里容不得沙子。再说我毕竟当过兵,我怕啥。下次再遇上,我还会管!”

  朱华伟还是个热心肠。“不管谁有啥事,认识不认识的,只要他能帮上忙,就一定会帮。他经常说,积德行善的事,要多做!”赵娟说。

  2014年夏天一个炎热的午后,在舞阳县马村乡至北舞渡镇的路上,一名骑三轮车的老太太在上坡过程中翻了车,人倒在地上起不来。与舞阳发行站站长张广兵一起送报途经此地的朱华伟赶忙下车,二话不说就把老人扶了起来。

  事后张广兵开玩笑说,咱俩做好事有点太冲动,万一像电视上演的一样,被讹了可咋办?

  朱华伟却憨厚一笑:“放心吧,社会上还是好人多!”

  朱华伟自己家日子过得紧紧张张,却见不得别人家里有难。

  听说一位战友的母亲患了重病,欠下不少钱,他没和妻子商量,就偷偷把家里仅有的一千多块钱拿出,又借了一些钱送过去。

  节假日里,他还经常带爱人、孩子去福利院献爱心……“是男人就要顶天立地,扛起肩上的责任!”

  朱华伟73岁的母亲患有冠心病、高血压和严重耳聋,71岁的父亲患有肝内血管瘤。

  “七一”前夕记者来到朱华伟老家采访。刚一提及朱华伟的名字,他的母亲就泪眼模糊地望着村外的小路,嘴里不停念叨着:“华伟啊,同事看你来了,你回来啊!”

  瘦骨嶙峋的父亲,坐在一旁默默抹眼泪;患有智障的哥哥,则一脸迷茫地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什么也不说。

  “我给他的压力太大了!”父亲朱德来流着眼泪说,“从小我就给华伟说,虽然家里穷,但是不能穷志气,要有责任、有担当,一定要干出个样来!他没有给我丢脸……”

  在朱华伟12岁那年,父母用拖拉机拉砖,结果发生了车祸,人和车都翻到了沟里,母亲和父亲都受伤了。朱华伟到十几公里外的漯河市区给母亲买药,由于买药把钱花光了,他徒步跑回了家,让母亲及时吃上了药。

  长大后,朱华伟成为家里的顶梁柱。父母吃药看病的钱,都是他从微薄的工资里省出来的;每个周末,他都要回家帮父母做家务;每到“三夏”、“三秋”时期,朱华伟都会回家干农活;每当接到父母的电话,不论多晚他都会赶回老家。

  后来,朱华伟成家了,有了漂亮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由于妻子前些年身体不好,没有工作,朱华伟将家里的经济重担都扛在了自己肩上。怕妻子累着,朱华伟总是说:“你歇着吧,我来弄。”就连做饭、洗衣这样的家务活,他都承担了下来。

  赵娟脑海里都是过去生活的美好回忆,她在自己的QQ空间里写道:“华伟,你经常说,是男人就要顶天立地,扛起肩上的责任,你做到了!这辈子遇到你,是我的福分!直到现在,我还记得10年前你疯狂追求我的场景,记得结婚当晚你敲着盆游街大喊‘我朱华伟结婚了’的情形,忘不了我怀孕后吃不下东西,你变着花样天天给我弄好吃的幸福画面,更难忘你搂着我说,只要我拿到驾照就努力打拼为我买上车的男人豪气……”

  朱华伟是妻子眼里的好老公,在岳父母眼里,他不是儿子胜似儿子。

  岳母生病了,是他背着去医院;岳母家煤气罐没气了,是他扛着换气;岳母家房子需要修缮了,是他忙着料理……

  “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华伟能顶一个儿!”说起女婿的好,岳母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每次来俺家,他都慌着干这干那。春节的时候,一大家子十几口人都回来了,华伟在厨房里忙活着,给大家做一桌子的菜。”

  就在朱华伟去世后的第一个晚上,陪着妻子的岳母突然哭醒了。她说:“我梦到华伟了,他说:‘妈,我顾不住你们了!我走了,你们一定好好地生活!’”说到这里,朱华伟的岳母失声痛哭:“华伟啊……”

  6月23日是朱华伟去世“五七”的日子。赵娟又忍不住拿着朱华伟的遗像,轻轻抚摸他的“脸颊”:“华伟啊,你真狠心,咋能撇下我们娘俩不管了!父母身体多病,孩子年龄又小,今后的日子,你说我该咋过啊!”

  一旁的岳母埋怨她:“你这样,华伟会走得放心?”

  “妈,我这不是想华伟嘛。说归说,以后日子长着哩,咱还得往好处想啊!”说着,泪水又模糊了双眼。

  “华伟生病时,认识或不认识的人都向我们伸出援手,让我们感受到了社会大家庭的温暖!”赵娟擦干眼泪说,“承载着这么多的爱,我一定要把老人和孩子照顾好,将这个家撑起来!”

  朱华伟档案:1976年7月出生于漯河市召陵区,1992年12月应征入伍,1999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部队期间,他先后任一级士官、班长,多次受到所在部队的嘉奖和表彰。2001年11月退伍,2004年4月被安置到漯河日报社工作,先后从事物业管理、报纸发行工作。2017年5月9日在送报返回途中突发脑溢血,5月21日病逝,享年41岁。

  漯河日报全媒体记者 刘新 张俊霞 王艳彬

编辑:林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