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震后砖块需求剧增 童工盛行

尼泊尔震后砖块需求剧增 童工盛行

摄影师汉森(Jan Moeller Hansen)用镜头记录了2013年至2016年期间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地砖窑的情况。由于对砖块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在尼泊尔,8岁的儿童也在从事这项艰苦的工作。他们每天需工作14个小时,却拿不到自己的酬劳,因为父母会拿走他们的工资。

尼泊尔震后砖块需求剧增 童工盛行

汉森预计,尼泊尔的砖窑中共雇佣了15万至17.5万人,有200人住在加德满都谷地。工人年龄在8至50 岁之间。他说:“这些工人大多为穷人,经常需要借高利贷来维持生活。这使他们与砖窑老板的借贷系统相连接,不得不在该窑无偿工作……孩子们不知道他们赚了多少,因为他们的父母会直接拿走整个家庭的资金。”

尼泊尔震后砖块需求剧增 童工盛行

汉森说:“一些孩子通过中间人被派到砖窑工作,也学会了谎报自己的年龄。他们会告诉你,他们已经过了16岁,但这通常都是谎言。”尽管汉森理解该该国砖窑存在的必要性,但他仍希望能够鼓励更多的人呼吁为劳工们提供更安全的工作条件。

尼泊尔震后砖块需求剧增 童工盛行

摄影师汉森(Jan Moeller Hansen)用镜头记录了2013年至2016年期间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地砖窑的情况。由于对砖块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在尼泊尔,8岁的儿童也在从事这项艰苦的工作。他们每天需工作14个小时,却拿不到自己的酬劳,因为父母会拿走他们的工资。

尼泊尔震后砖块需求剧增 童工盛行

摄影师汉森(Jan Moeller Hansen)用镜头记录了2013年至2016年期间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地砖窑的情况。由于对砖块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在尼泊尔,8岁的儿童也在从事这项艰苦的工作。他们每天需工作14个小时,却拿不到自己的酬劳,因为父母会拿走他们的工资。

尼泊尔震后砖块需求剧增 童工盛行

摄影师汉森(Jan Moeller Hansen)用镜头记录了2013年至2016年期间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地砖窑的情况。由于对砖块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在尼泊尔,8岁的儿童也在从事这项艰苦的工作。他们每天需工作14个小时,却拿不到自己的酬劳,因为父母会拿走他们的工资。

尼泊尔震后砖块需求剧增 童工盛行

摄影师汉森(Jan Moeller Hansen)用镜头记录了2013年至2016年期间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地砖窑的情况。由于对砖块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在尼泊尔,8岁的儿童也在从事这项艰苦的工作。他们每天需工作14个小时,却拿不到自己的酬劳,因为父母会拿走他们的工资。

尼泊尔震后砖块需求剧增 童工盛行

摄影师汉森(Jan Moeller Hansen)用镜头记录了2013年至2016年期间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地砖窑的情况。由于对砖块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在尼泊尔,8岁的儿童也在从事这项艰苦的工作。他们每天需工作14个小时,却拿不到自己的酬劳,因为父母会拿走他们的工资。

尼泊尔震后砖块需求剧增 童工盛行

摄影师汉森(Jan Moeller Hansen)用镜头记录了2013年至2016年期间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地砖窑的情况。由于对砖块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在尼泊尔,8岁的儿童也在从事这项艰苦的工作。他们每天需工作14个小时,却拿不到自己的酬劳,因为父母会拿走他们的工资。

尼泊尔震后砖块需求剧增 童工盛行

摄影师汉森(Jan Moeller Hansen)用镜头记录了2013年至2016年期间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地砖窑的情况。由于对砖块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在尼泊尔,8岁的儿童也在从事这项艰苦的工作。他们每天需工作14个小时,却拿不到自己的酬劳,因为父母会拿走他们的工资。

尼泊尔震后砖块需求剧增 童工盛行

摄影师汉森(Jan Moeller Hansen)用镜头记录了2013年至2016年期间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地砖窑的情况。由于对砖块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在尼泊尔,8岁的儿童也在从事这项艰苦的工作。他们每天需工作14个小时,却拿不到自己的酬劳,因为父母会拿走他们的工资。

尼泊尔震后砖块需求剧增 童工盛行

摄影师汉森(Jan Moeller Hansen)用镜头记录了2013年至2016年期间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地砖窑的情况。由于对砖块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在尼泊尔,8岁的儿童也在从事这项艰苦的工作。他们每天需工作14个小时,却拿不到自己的酬劳,因为父母会拿走他们的工资。

尼泊尔震后砖块需求剧增 童工盛行

摄影师汉森(Jan Moeller Hansen)用镜头记录了2013年至2016年期间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地砖窑的情况。由于对砖块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在尼泊尔,8岁的儿童也在从事这项艰苦的工作。他们每天需工作14个小时,却拿不到自己的酬劳,因为父母会拿走他们的工资。

尼泊尔震后砖块需求剧增 童工盛行

摄影师汉森(Jan Moeller Hansen)用镜头记录了2013年至2016年期间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地砖窑的情况。由于对砖块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在尼泊尔,8岁的儿童也在从事这项艰苦的工作。他们每天需工作14个小时,却拿不到自己的酬劳,因为父母会拿走他们的工资。

尼泊尔震后砖块需求剧增 童工盛行

摄影师汉森(Jan Moeller Hansen)用镜头记录了2013年至2016年期间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地砖窑的情况。由于对砖块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在尼泊尔,8岁的儿童也在从事这项艰苦的工作。他们每天需工作14个小时,却拿不到自己的酬劳,因为父母会拿走他们的工资。

尼泊尔震后砖块需求剧增 童工盛行

摄影师汉森(Jan Moeller Hansen)用镜头记录了2013年至2016年期间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地砖窑的情况。由于对砖块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在尼泊尔,8岁的儿童也在从事这项艰苦的工作。他们每天需工作14个小时,却拿不到自己的酬劳,因为父母会拿走他们的工资。

尼泊尔震后砖块需求剧增 童工盛行

摄影师汉森(Jan Moeller Hansen)用镜头记录了2013年至2016年期间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地砖窑的情况。由于对砖块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在尼泊尔,8岁的儿童也在从事这项艰苦的工作。他们每天需工作14个小时,却拿不到自己的酬劳,因为父母会拿走他们的工资。

尼泊尔震后砖块需求剧增 童工盛行

摄影师汉森(Jan Moeller Hansen)用镜头记录了2013年至2016年期间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地砖窑的情况。由于对砖块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在尼泊尔,8岁的儿童也在从事这项艰苦的工作。他们每天需工作14个小时,却拿不到自己的酬劳,因为父母会拿走他们的工资。

2017年02月03日14:31来源:环球网 责任编辑:林辉

新闻标签:
版权声明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