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伊拉克“无肠儿”在中国的悲喜人生

  • 分享到:

(XHDW·图文互动)(1)一名伊拉克“无肠儿”在中国的悲喜人生

10月14日,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的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内,一位护士在与阿代尔进行对话。

2013年阿代尔降生在杭州的一家医院。父母是地地道道的伊拉克人,常年在中国义乌做生意。阿代尔是个先天肠畸形的孩子,在他肚子里,只有20厘米发育不完全、炎症水肿明显的空肠。他曾被医生宣判,最多只能存活10天。尽管希望渺茫,但医院还是一次又一次地为孩子实施了手术。三次手术,切除了所有坏死的小肠和结肠,阿代尔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顾下,闯过了死亡关,成为中国国内第一例存活的无肠儿。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XHDW·图文互动)(2)一名伊拉克“无肠儿”在中国的悲喜人生

10月14日,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阿代尔与一名护士一起玩耍。

2013年阿代尔降生在杭州的一家医院。父母是地地道道的伊拉克人,常年在中国义乌做生意。阿代尔是个先天肠畸形的孩子,在他肚子里,只有20厘米发育不完全、炎症水肿明显的空肠。他曾被医生宣判,最多只能存活10天。尽管希望渺茫,但医院还是一次又一次地为孩子实施了手术。三次手术,切除了所有坏死的小肠和结肠,阿代尔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顾下,闯过了死亡关,成为中国国内第一例存活的无肠儿。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XHDW·图文互动)(3)一名伊拉克“无肠儿”在中国的悲喜人生

10月14日,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的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内,两位护士在检查阿代尔身上的引流管。

2013年阿代尔降生在杭州的一家医院。父母是地地道道的伊拉克人,常年在中国义乌做生意。阿代尔是个先天肠畸形的孩子,在他肚子里,只有20厘米发育不完全、炎症水肿明显的空肠。他曾被医生宣判,最多只能存活10天。尽管希望渺茫,但医院还是一次又一次地为孩子实施了手术。三次手术,切除了所有坏死的小肠和结肠,阿代尔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顾下,闯过了死亡关,成为中国国内第一例存活的无肠儿。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XHDW·图文互动)(4)一名伊拉克“无肠儿”在中国的悲喜人生

10月14日,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阿代尔与一名护士一起玩耍。

2013年阿代尔降生在杭州的一家医院。父母是地地道道的伊拉克人,常年在中国义乌做生意。阿代尔是个先天肠畸形的孩子,在他肚子里,只有20厘米发育不完全、炎症水肿明显的空肠。他曾被医生宣判,最多只能存活10天。尽管希望渺茫,但医院还是一次又一次地为孩子实施了手术。三次手术,切除了所有坏死的小肠和结肠,阿代尔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顾下,闯过了死亡关,成为中国国内第一例存活的无肠儿。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XHDW·图文互动)(5)一名伊拉克“无肠儿”在中国的悲喜人生

10月14日,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副主任马晓路抱着20个月大的阿代尔。

2013年阿代尔降生在杭州的一家医院。父母是地地道道的伊拉克人,常年在中国义乌做生意。阿代尔是个先天肠畸形的孩子,在他肚子里,只有20厘米发育不完全、炎症水肿明显的空肠。他曾被医生宣判,最多只能存活10天。尽管希望渺茫,但医院还是一次又一次地为孩子实施了手术。三次手术,切除了所有坏死的小肠和结肠,阿代尔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顾下,闯过了死亡关,成为中国国内第一例存活的无肠儿。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XHDW·图文互动)(6)一名伊拉克“无肠儿”在中国的悲喜人生

10月14日,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父亲阿布迪抱着阿代尔。

2013年阿代尔降生在杭州的一家医院。父母是地地道道的伊拉克人,常年在中国义乌做生意。阿代尔是个先天肠畸形的孩子,在他肚子里,只有20厘米发育不完全、炎症水肿明显的空肠。他曾被医生宣判,最多只能存活10天。尽管希望渺茫,但医院还是一次又一次地为孩子实施了手术。三次手术,切除了所有坏死的小肠和结肠,阿代尔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顾下,闯过了死亡关,成为中国国内第一例存活的无肠儿。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XHDW·图文互动)(7)一名伊拉克“无肠儿”在中国的悲喜人生

10月14日,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阿代尔在医院的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外的走廊内玩耍。

2013年阿代尔降生在杭州的一家医院。父母是地地道道的伊拉克人,常年在中国义乌做生意。阿代尔是个先天肠畸形的孩子,在他肚子里,只有20厘米发育不完全、炎症水肿明显的空肠。他曾被医生宣判,最多只能存活10天。尽管希望渺茫,但医院还是一次又一次地为孩子实施了手术。三次手术,切除了所有坏死的小肠和结肠,阿代尔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顾下,闯过了死亡关,成为中国国内第一例存活的无肠儿。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2015年10月16日08:47来源:新华网 鞠焕宗责任编辑:娄恒

版权声明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