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设为首页

郑州7岁男童坠热力井丧命谁担责 为啥井内有热水?

2015年03月24日14:51来源:郑州晚报

郑州7岁男童坠热力井丧命谁担责 为啥井内有热水?

爷爷拿着孙子小时候的照片

郑州7岁男童坠热力井丧命谁担责 为啥井内有热水?

出事的热力井被树枝、石头遮盖上

■7岁男童掉入热力井后续

集中供暖停止后,为啥井内有热水?

无盖热力井夺命,物业、修路方、供热方谁担责?

7岁男孩小壮掉进了无盖热力井内后,经过消防队员、民警和120等部门施救5个多小时,终于将孩子从深约8米的井底救出,但孩子早已没有了生命体征。热力井的井盖去了哪里?孩子们当时在井边干了什么?

郑州晚报首席记者

徐富盈 文/图

出事时,孩子们在井旁土堆玩“争山头”

昨日8时40分许,天下着雨,记者顺着棉纺路锦艺城小区大门一直向北走,走至小区最北端,是一个正在修建的东西大路,大路刚铺完三合土,路上堆着如小山丘般一连串的土堆,4名工作人员,正从面包车中抬出大卷的黑色防尘网,盖到这些土堆上去。记者上前问为何下着雨还盖时,他们脸色很凝重,不说话。而7岁的小壮出事的地点,就在南北主路与新修的东西路的西南角上。现场有呈斜三角的三个窨井,其中两个有盖,一个没有盖,无盖窨井已被木板和棍子砖头压住了井口,另外两个井口不时向外冒着热气。

离现场有15米远,是一个烟酒超市,老板小陈指着那个被棍子和杂物压住井口的地方说:“孩子就是从那个井里掉下去的。”小陈说,这条正修的东西路,叫做棉纺北路,与棉纺路平行,东至桐柏路,西至秦岭路,是一条大路。路面三合土刚铺好,就等铺油了。出事地点的三个窨井处,也和主路面一起夯土、铺油。路上堆的大土堆,经常吸引很多附近的孩子来土堆上“争山头”玩儿。这些孩子多是锦艺城做生意人家的孩子们。

“当天中午,这里就有不少孩子在土堆上玩儿。因为出事了,修路方怕担责,趁着下雨急急来盖这些土堆。”路东的商户赶上来向记者介绍。当时,他看到小壮在土堆上玩儿,而土堆南侧3米处,就是那个无盖的窨井。

烟酒店的小陈介绍,这个无盖窨井在之前应该有井盖,但是过罢年后,就没有井盖了。

“因为附近是个暂时的建筑垃圾堆,里面有人扔了一块玻璃钢轿车底部护板,年后,不知是热心人还是修路的人,看到井口开着,担心出事,就把轿车底部护板盖到井口上去了。这次不知什么原因,昨天中午,有人把护板挪开了,井口开着。”小陈指着还压在井口的损毁一角的护板说。

此时,有几名男子也匆匆赶到现场,对现场拍照,对两个带盖的井一一检查,仔细查看井盖上的字迹后离开,问他们时,他们不说,一位商户说,其中两位是物业公司的人。

“出事的孩子姓薛,是南边黄焖鸡米饭店的孩子,7岁,当时和他一起玩儿的是比他小的两个男孩,一个5岁,一个4岁。”知情的徐女士向记者介绍她听到的情况,当时刚好是星期天,读一年级的薛壮,和其他两个孩子一起在土堆上玩儿,看到井口开着。薛壮应该是想跨过井口,但井口太大,他跨时脚刚好在井沿上,身子没有随着过井口,身子后倒向井口方向,他应该是弯着身子蹲进去的。

徐女士说,小壮捞出来时,抱着他的消防队员脸都扭到一边,不忍心看。“井内水太热,气温太高,孩子太惨了。”

过个年,井盖不见了

供热在3月15日已经停止,为何窨井中还有热水?郑州热力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说,3月15日,郑州热力公司与中原环保专门为居民供热的管道都已经停止供热,也就是说,他们公司根本不存在供热。而只有新力热电公司还供应非居民用热,一些非居民供热,一年四季都不间断送热的。昨日下午,记者与郑州新力热电公司联系,一位工作人员介绍,上午有不少部门询问他们相关情况,他们也正在调查询问出事的管道和窨井的相关情况。

记者与锦艺城物业公司联系,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因为正在修路,具体这三个窨井权属哪里,他们也在询问和调查。

昨日15时,记者赶到小壮家的饭店,店门口挂着“休息”牌,剩下小壮67岁的爷爷在店内守着,“我儿子已经找了供热公司、小区物业公司、道路施工方,正在协商此事。”

小壮爷爷说着,从怀里拿出4张孙子的照片,失声痛哭,“这是俺孙子百天时的照片。”

昨日下午,记者与郑州供热主管单位城市管理局取得联系,应急中心工作人员介绍,事情发生后,他们也立即派人赶到现场,结果确认事发的热力井,不是热力公司和中原环保公司的热力管网的井,而归新力热电公司,他们已经通过12319,转交给郑州新力热电公司去处理调查此事。

一口热力井夺去了一个幼小的生命,记者采访中,锦艺城物业公司、新力热电公司、河南七建棉纺北路项目部,三家却互相推诿,究竟谁该为这起悲剧负责?目前,警方已经介入。

物业、修路方、供热方谁担责?

薛老爷子说,他们老家是原阳的,“我儿子一家四口在这里开个小饭店后,我就从老家来给他帮忙。小壮上边有个姐姐,12岁了,就他们姐弟两个。我这个孙子太好了,太听话了,晚上常常和我睡,我常常送他去学校。今后这可咋弄?”

薛老爷子说,昨天凌晨把孩子捞出来后,他们连夜回老家原阳。“小壮妈因为这事人都说不成话了,动不动都气昏过去了,到老家后,看到桌子上有孩子的照片,小壮妈又哭晕了。家人就把小壮的照片簿拿到外边点燃,我想我孙子,就顺手撕了这几页藏到我的内衣口袋里,不让孩子他妈看到。我没事儿时,要看看我的孙子。”老人说着,小心地整了整几张照片,装到内衣口袋里去,不停擦泪。

“我们到家处理完事,清晨又回到郑州,8点左右,孙子所在的建三小学班主任打电话给我,问从来没有迟到过的孩子,怎么没有来上课?我哭着去他们学校,把情况给老师说了。”

薛老爷子说,他别无他求,只想给孙子讨个说法。

昨日15时40分,记者赶到建三小学,该校闫副校长说,薛壮是个非常听话和孩子,身体也很棒,刚刚把他招入学校的特长班“足球训练班”,没想到出此意外。“多好的孩子,就这样走了,太让人难受了,相关部门应当负起责任,给孩子一个说法。”

出事后,悲痛家人烧了孩子照片,爷爷偷藏了几张

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