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设为首页

90后小伙儿自制双杠,每天帮瘫痪女友做康复训练

2015年01月26日05:08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90后小伙儿自制双杠,每天帮瘫痪女友做康复训练

在贺金峰自制的双杠上,晓格每天坚持锻炼。

90后小伙儿自制双杠,每天帮瘫痪女友做康复训练

每天康复训练前,贺金峰都要帮冯晓格按摩热身半小时。

  □记者蔡君彦谭萍文许俊文摄影核心提示“走一道岭来翻一架山,山沟里空气好实在新鲜……”周口90后男孩贺金峰听豫剧《朝阳沟》知道了朝阳沟,可他从未想过会在这个地方一呆就是5年,因为这里有他心爱的姑娘——冯晓格。一次意外,冯晓格双下肢瘫痪,不久又没了母亲。当时,和女友相恋仅半年的他选择留下。登封市大冶镇朝阳沟村,简陋又温暖的窑洞里,他为女友自制双杠等康复器械,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陪她做康复训练。

  “扎”在朝阳沟照顾女友周口小伙儿感动登封

  “这小伙子,真不赖!”

  如今在朝阳沟村,24岁的周口小伙儿贺金峰几乎家喻户晓。1月16日,这位“满腔真爱的90后好小伙”,被评为感动登封十大人物之一。周口小伙为何感动登封?还得从他上门照顾朝阳沟一个双下肢瘫痪的姑娘说起。

  “这小伙子,真不赖!”村里人说到贺金峰,不住地赞叹。1月23日上午,大河报记者找到冯晓格的家——朝阳沟村冯窑村西头一处简陋的农家院。轮椅上的晓格正在院子里晒太阳,贺金峰坐在旁边给她按摩腿和脚,“膝盖这儿得多揉,怕软骨粘连”。他牢记医生的叮嘱。晓格时而看看男友,时而低头摆弄手,很腼腆。

  两小间平房里,晓格的父亲冯战伟右脚踝缠着纱布,躺在床上休息。平日里,贺金峰在家帮忙照顾晓格,冯战伟出去打零工挣钱,可三个月前,他干活时不慎骨折。如今,病床上的父女俩都由贺金峰照顾。“俺闺女出事后,他一直在这儿照顾,做饭,洗衣,真难为他了。”冯战伟说。 6个木桩当支架,横上竹竿再缠上布条,“爱情双杠”做好了

  “没钱买,又怕耽误她康复,只好自己做。”

  晒过太阳,小贺把晓格推进窑洞,他们还有一项重要任务要忙——每天雷打不动的康复训练。

  训练前先帮女友“热身”半小时,是小贺最累的时候。先把脚趾挨个拽一遍,每拽一下,小贺都盼着听到关节处传来清脆的一声响。再按摩脚掌,捏小腿、大腿,然后伸腿、蜷腿,活动关节……“我腿不能动,都是他使劲儿,肯定累。”晓格躺在床上注视着男友,满脸心疼。

  “有感觉没?疼还是麻?”小贺不时会问。每当听到这儿疼、那儿麻,他都更有心劲儿,“医生说知道疼说明她的神经线还有感觉,是好事儿。”晓格刚做过手术,双下肢都没有知觉,如今大腿已偶尔知道疼和麻。半小时的“热身”下来,贺金峰的额头满是汗。

  “热身”结束,小贺找来自制的康复支具,在女友腿上缠紧、固定好。异口同声“嘿”的一声,他把晓格从床上抱下,搀扶着走到窑洞内一个自制的双杠旁。这个约1米高、5米长的双杠,是小贺仿照医院的康复器械琢磨着做的。6个木桩入地近半米当支架,中间两根支架还有斜木支撑更稳固,支架上方横着长竹竿。小贺特意在竹竿上缠上布条,忙活两三天,“爱情双杠”做好了。

  “没钱买,又怕耽误她康复,只好自己做。”小贺说,做好后担心不够稳固,他先用力试用,确信没事儿才让女友进行康复训练。双杠原本直对着门口,后来小贺又调整了方向,斜对着门口,“这样她能边走边看节目。”小贺指着窑洞门口的电脑说。

  这样的康复训练每天要坚持做两次,上午两个小时,下午三四个小时,5年来从未中断。其间,两人也曾争吵,“她生气时让我滚,我知道她难受,逼着哄着让她锻炼”。 没什么承诺,他一照顾就是5年

  “不会甜言蜜语,只会用行动去做。”

  临近中午,小贺忙着做午饭。晓格独自在窑洞坚持训练,“不能偷懒,我想快点儿好起来”。她知道,只有她好了,才能给男友减轻些负担。

  贺金峰和晓格是在新密一家服装厂打工时认识的。经工友撮合,两位年轻人相恋了,晓格当时看中的就是小贺的实在。可是,2009年7月的一个晚上,不幸突然降临,晓格在房顶上乘凉时不慎跌落,“扑通”一声摔在地上。

  “当时真没想到恁严重。”小贺说,医生说晓格腰椎骨折,损伤了神经,双下肢瘫痪,但他不愿相信。两个月后,晓格的妈妈难以承受独生女儿瘫痪的打击,突发脑溢血,离开了人世。2009年11月,实在没钱在医院治疗的晓格被接回朝阳沟家中。男友贺金峰一同回来,继续照顾她。当时,两人相恋仅半年。

  小贺意识到要“担当”,但他没想到,这一照顾就是5年。“他对我没说过什么承诺。”晓格说,恋爱时小贺说他不会甜言蜜语,只会用行动去做,现在她已意识到这句话的分量。 当众求婚,她流着泪使劲儿摇头

  “只有等我好了,我才能嫁给他!”

  “你愿意嫁给我吗?”在感动登封十大人物颁奖典礼上,贺金峰当众向晓格求婚。轮椅上的晓歌流着泪,使劲儿摇头

  ……

  “这样情深义重的年轻人,难得呀。”见证这一幕的陈先生说。

  为啥拒绝男友的求婚?晓格说,她很纠结:“我怕失去他,不敢想如果有一天他走了,我该怎么过,可如果身体好不起来,我也不忍心连累他。”她红着眼圈说,每天在男友做的双杠上一遍遍地康复训练,那种痛苦,别人无法体会,“我每天都暗暗对自己说,坚持!只有等我好了,我才能嫁给他”!

  小贺也明了女友的苦心,“她怕连累我”。小贺说,不管女友答不答应,他都想陪着晓格继续走下去,“我做梦都想着第二天睁开眼,她又活蹦乱跳了”。

  可他知道,要想帮女友站起来,还有很艰难的路要走,眼下最棘手的问题就是要挣钱。为照顾女友,5年来他没出去打工,前些天试着帮村里人充话费赚钱,不想却赔了钱。5年他只回了3趟老家,老家的父母一次次打电话来,希望他能回去,但他总是说不能走,每次都是挂了电话,偷偷地抹眼泪。

  是去?是留?这个话题,两位年轻人都不愿主动提及。“我只想好好锻炼,早点儿好起来,其他不愿多想。”晓格说,小贺陪伴她5年已很不易,能多陪一天,她就多珍惜一天……

编辑:林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