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设为首页

钧瓷壶小乾坤大——禹州市神垕镇茗钧堂钧瓷大师白胜利印象

2015年01月19日12:51来源:大河网

   一把灰灰的泥巴,经过钧瓷艺人的巧手打造、炉火的炼制、神奇的窑变,是怎样如凤凰涅槃般成为一把或五彩渗透、鬼斧神工,或古朴雅致、温润如玉的钧瓷壶的?相信钧瓷爱好者是非常好奇的。记者来到钧都神垕镇,特意拜访了制作钧瓷壶的好手——茗钧堂的堂主白胜利。

  白胜利今年40岁,身材瘦高,文静而干练。他18岁高中毕业就到神垕一家著名窑口当学徒,一干就是18年,熟练地掌握了钧瓷制作的各种工艺。尤其是他制作的钧瓷壶因造型雅致、工艺精湛、釉色玉润、窑变丰富而声名鹊起,深受业界与藏家的青睐。三年前,白胜利创建了自己的窑口——茗钧堂。

  茗钧堂位于禹州市神垕镇翟家沟村西南角,依山而建。门口一条小路被翠竹掩映,曲径通幽,别有洞天。记者进入大门,便看到南屋的展室和西屋的作坊。白胜利正在西屋作坊里干活儿。我们走进作坊,立即感到温暖如春。作坊里有10多个工人正在忙各自的工作。作坊中间的水泥台上、木板上,摆放着壶体和杯子,按型分置,排列整齐,甚是好看。尽管作坊里有些拥挤,但看到一把把制作精美的素壶,还是让人感觉到兴奋和神奇。

  白胜利正在修壶,动作娴熟,神情专注。他的周围摆满了已经成型的壶和杯子,面前的木板上摆放着十几种工具。白胜利说,工人做好的壶和杯子,每一件他都要检查,有毛病的还要动手修,不合格的一律返工。“从壶的成型期就严格把关,不能有丝毫迁就,否则,烧出来就晚了。”

  记者看到白胜利的制壶工具有十几种,大多是用小钢锯片加工而成,有的是用竹筷子加工而成,还有的是毛笔、排笔、橡胶棒、玻璃棒等,形状不同,材质各异。“这些工具都是做壶用的吗?”记者问白胜利。

  白胜利说,钧瓷壶虽小,但做起来难度很大。除了做钧瓷的72道工序一道不能少外,而且在按壶嘴儿、壶把儿,装漏网,给壶盖儿打孔时,都需要不同的工具。这些工具有的有名称,有的没名称,大多是师傅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还有的是根据自己工作习惯自己加工的。这些工具虽不起眼儿,但无论如何,钧瓷艺人将泥巴变成工艺精湛、窑变丰富、造型优雅的钧瓷壶,是离不开这些工具的。

  记者走出作坊,来到茗钧堂的展室,环视四周,仿佛来到钧瓷壶的世界。只见博古架上、桌子上、柜子里、纸箱里、里屋的地板上,到处摆放的都是钧瓷壶。这些钧瓷壶或古朴、或粗犷、或巧雅、或端庄、或抽象、或玲珑,釉色斑斓,五彩渗化,工艺精湛,美轮美奂。每一把壶都是精雕细琢的精品,让人目不暇接,爱不释手。

  坐在茶台前,白胜利用自己做的钧瓷壶给大家泡茶,顿时,茶香四溢,沁人心脾。“我今年40岁,18岁到窑口当学徒。我当时是为挣钱养家糊口,几年以后在我逐步掌握钧瓷制作的每道工艺之后,开始热爱钧瓷了。钧瓷的厚重与大气、神奇的窑变、美丽的色彩,时时刻刻都在深深地吸引着我。尤其是近几年我开始做钧瓷壶以后,深感钧瓷艺术的博大精深,知道了自己才疏学浅,学无止境。今后我会不断努力,用心去做钧瓷壶。”白胜利感慨地说。

  “能谈一下你制作钧瓷壶的经验吗?”记者好奇地问。

  “没啥经验。制作钧瓷壶的工艺大家都知道,关键在于用心。我认为每一把壶都是有生命的,要好好待它。制作时要用心呵护,从成型开始,每一道工序都要精益求精,按壶嘴儿、壶把儿的角度,壶身的弧度,壶盖、壶嘴儿、壶把儿是否在一条线上,壶口与壶盖的密闭性,都要一丝不差。否则,你做出的壶肯定有毛病。”说着,白胜利拿起泡茶的钧瓷壶,用左手中指按住壶盖上的小孔,右手把壶翻转过来,钧瓷壶竟不漏水。他接着说:“之所以壶里的茶水不外流,是因为壶盖与壶口的密闭性好。要做到不漏水很难,从成型的时候,就要考虑壶口与壶盖的收缩比。”

  “那你是怎样做到的?”记者问他。

  “这也不是啥秘密,主要是注意好收缩比。因为是手工制作,而且壶口与壶盖是分开烧的,要想滴水不漏,掌握好收缩比是关键。这事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一直以来也没有一成不变的经验,因季节、原料、器物大小的不同而不同。其实主要靠心领神会,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

  “你现在一天做几把壶?”

  “大概做十几把吧!这还不包括前期的拉坯或注浆。”

  “你做的壶最高卖价是多少?这个不在采访范围,可以不说。”记者好奇地问白胜利。

  “我年轻,自己建窑时间也不长,不能和那些大窑口以及钧瓷大师们比。我刚起步,价格较便宜。去年11月,我做了一把《侧把壶》,很奇特,用的是炉钧釉,出窑后发现一半是紫红色的,纯净自然,另一半是常见的炉钧色,上面布满了大小均匀的金斑,好似人为,却是天成。我对这把壶钟爱有加,锁在精品柜里。年前,一位北京的藏友来买钧瓷壶时,看到了这把壶,非要买走。看他执意要买,我只好忍痛割爱,让他随便给。他丢下2万元钱,抱起那把钧瓷壶就走了,生怕我反悔。的确,他一走我就后悔了,钧瓷珍品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啊!”白胜利后悔不已地说。

  我们聊得正高兴,来了郑州的3位藏友,他们这两年一直收藏白胜利的作品。我们告辞,白胜利将我们送到门口说:“欢迎常来玩,多指导。”一身的泥巴,朴实的语言,发自内心的笑容,就像质朴的泥土,热情的炉火。 (吕超峰 文图)

 

>>>>>>>高清组图

编辑:林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