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设为首页

会计出身的“白师傅”:我要当一名好的管道工

2014年12月19日11:12来源:大河网

会计出身的“白师傅”:我要当一名好的管道工

点评专家:

王石川

(央视评论员)

会计出身的“白师傅”:我要当一名好的管道工

安上压力表测压,动作老练。

□记者张丛博实习生李翠翠文记者李康摄影

核心提示|清晨起床,拧开水龙头,刷牙洗脸。千万人口的郑州,在流水声中开始运转,周而复始。

这是个分工明晰的社会,人们各有所忙,很少会关心:这些水在城市地下流经了3000多公里管道。白斌则不同,他擦完脸,要去维护辖区内的200多公里管道。寒冬跳进冰水关阀门,深夜接到电话出现场,周末守在岗位难回家……这些,白斌不记得有过多少次,早已习惯,印象不深。

管道工,大学毕业的白斌做了7年,现在还“乐此不疲”。他从不关心股市涨跌,只觉得“当好管道工,生活稳稳当当,挺好”。

他大学里学的会计,却主动要求当管道工

12月16日上午9点,郑州人民路,阳光透过凋零的法桐,照进路边橙色皮卡车车厢,四位汉子互拍着肩膀下了车,宋班长递给白斌一张“水源置换消火栓防水点”表格,“今儿得抓紧干,刘湾水厂马上都供丹江水了!”

35岁的白斌,戴着眼镜,很难联想到是个管道工,看上去像个书生,只是手里没拿笔,而是拎着把一米长的铸铁钥匙。将它扣在消火栓上,身体顺势向右拧动,一股黄色水柱“哗哗”喷出,几秒后,水自浊变清,白斌再安上压力表测压,动作老练。“有些消火栓长期不用,管道生锈,黄河水换成丹江水后,水压、PH值会变化,若不提前放,锈水可能会进入居民家里。”也许是水珠喷到了镜片上,他不经意地拿手套擦了擦,手套有些破烂,是这个冬天换的第6副。

“白师傅!”听到人喊,白斌赶紧收拾完“家什”,钻进车厢奔向下个目标,还有12个等待检查。“白师傅”是近些年才有人叫的,2000年他刚到自来水公司,干的是大学专业对口的会计,后来抽调东区工地几年,就再也“坐不住”,主动要当管道工。

“一辈子不是很多人都能出人头地,我的想法是,在岗位上干一天,就要干好,不能比别人差。”白斌连续多年参加技术比武,总拿前几名,今年刚成为郑州市青年岗位能手,眼下已是班里最年轻的初级技师。

他在零下3℃遇险情,往冷水中一跳就是10多分钟

整理完二七路上一处消火栓,白斌注意到旁边阀门井,井盖有些位移,他从车斗掀出一个榔头,勾起井盖小心恢复原位,“要是小孩子踩空,掉进去可危险了。”不过,这些阀门井,管道工们可没少跳,白斌还因为这,意外出了名。

那是5年前的冬天,气温零下3℃。中午时分,白斌正在太康路检修管道,突然手机接到险情:紫荆山路与顺河路交叉口西北角一处消火栓被撞断。来不及回单位拿工具,他迅即赶去。

现场水柱喷有两三米高,周边一片汪洋,由于正处主干道,交通近乎瘫痪。阀门急需关闭,但眼前阀门井已灌满水,伸手根本够不着。没多想,白斌套上雨裤,跳入水深齐腰的井中,头顶喷涌落下的水花,顺势淋进衣裤,冷水中浸泡10多分钟,用脚寻摸圆盘闸阀,一点点拧住。

“出来后才感觉到冷,双脚麻木差点走不动。”白斌至今记得,当时附近一位居民看着他落泪,专门从家里拿来一双鞋让他换上。其实,那井不是非跳不可的,断水还有个办法,把周边几个供水阀门全关闭,白斌则压根没往这方面想,“大家都在做饭,没水影响多大呀”。

当晚,这一幕上了电视,妻子娄女士看到白斌水中关阀门的场景,心疼地打去电话:“天那么冷,你冻着了没?”这之后,娄女士再在家里见到换下的湿衣服,就知道白斌又沾水了,平时买衣服时也特别中意加棉加厚、防风防水的,“就怕他落下病根”。

白斌最怕人说起这事,他羞涩地把眼神移到别处:“真是没啥,是职责所在,别的管道工也都这样干过,只是不被人知道而已。”

他动了一个念头,成立了便民服务队

白斌觉得“出名”不算啥,他难忘的是“市民递鞋子时,身体里有一股暖流”。并为此动了念头,在2010年4月成立“白师傅”便民服务队,打算用自己的管道维修特长,帮市民解难。服务热线向媒体公开,号码是他的私人手机号。

4年下来,白斌上门维修超过200次。一次夜里10点多,白斌接到一位八旬老太的电话,说家里管道漏水。他赶到后,看到水龙头被塑料袋包了好几层,心里一阵酸,“我的举手之劳,对他们来说却是难事,老人肯定是想过很多办法,实在没辙才打的电话。”

上个月一个周末,正陪7岁儿子看电影,一个北环附近住户打来电话,称家里热水器软管漏水,他坐公交赶去,虽说解决问题用了不到10分钟,可来回路上就花上三小时,回去时电影已散场。

有朋友建议他换个号,白斌摇头一笑,“苦中有乐,乐在其中”。他曾去书法家家里修水管,倾听对方讲一番笔墨韵味,在退休老教授家里,俩人畅谈几小时管道工程,“你看,生活是不是充满了惊喜?”

忙工作忙服务,一年没几天能好好休息,妻子也不恼,口中说着“理解”,心里已打起算盘。7月份,一家人商量好的休假旅游,临到时白斌嚷着离不开身,妻子干脆订好酒店、机票,白斌被“拽”去了九寨沟。

他和同事似兄弟,从平淡的日子感受快乐

中午收工,回到群办路的单位,今天轮到老白下厨,他打开电磁炉烧上水,把同事买好的粉条、白菜、酥肉往锅里一加,做起大烩菜,“一个好的管道工还得是位好厨子。”

开饭,众人围坐在桌子边吃起来,菜的口味咸淡,没人计较。就着馒头,粉条哧溜入口,白斌心满意足,“管道工就是这样,活儿多得兄弟们配合着干,饭凑合着吃,深夜出工睡在单位宿舍,大家待在一起的时间真是比家人都长,说胜似亲兄弟一点不夸张。”

前两年的一天,白斌正在上班,家里老父亲突然患病,队友们立马开车护送,筹付医药费,队友需要帮助,大家也没一个掉队。“工作累,但有这群兄弟在,很舒心!工作不就图的这个?”

“我要稳稳的幸福,能用双手去碰触,每次伸手入怀中,有你的温度。”白斌的手机铃声响了,是妻子打来的,没说别的,“就是想让我得空多睡会儿觉,这几天睡得太少啦!”

兄弟们“扑哧”笑了,打趣他语调太肉麻,谁知白斌嘴里冒出一句广告词:“暖暖的,很贴心。”

大河点评团

尽管白斌年纪轻轻,但我愿意喊他“白师傅”,这既源于对他的职业认同,也是出于向他的人品致敬。他说:“一辈子不是很多人都能出人头地,我的想法是,在岗位上干一天,就要干好,不能比别人差。”像泥土一样朴实,像大山一样坚毅,甚至还能像春蚕一样无私。现实生活中,有很多像白斌一样的师傅,他们所从事的职业看似不起眼,却不可或缺,没有他们的辛勤付出,民众生活就会乱如一地鸡毛。他们是沉默的“底盘”,支撑社会正常运行;他们不慕繁华,又用道德滋养着社会。“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祝白师傅们活得更敞亮、更有质感。

编辑:范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