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设为首页

沈毅:热爱独立音乐 用LiveHouse承载梦想和责任

2014年12月17日11:13来源:大河网

沈毅:热爱独立音乐 用LiveHouse承载梦想和责任

沈毅:热爱独立音乐 用LiveHouse承载梦想和责任

沈毅:热爱独立音乐 用LiveHouse承载梦想和责任

“7LiveHouse”里,乐队和歌迷共享音乐的快乐。

记者 王峰 实习生 王芳 文 记者 李康 摄影

核心提示|12月12日晚六点多,天已黑,赶着回家的人流又一次堵塞了城市的大小道路。沈毅的“7LiveHouse”开始准备营业,记者到的时候当晚演出的乐队正在排练。沈毅伏在不大的吧台后面,听到工作人员唤他,抬起头,有些茫然,脸上有经常熬夜的人常有的黑眼圈。

沈毅高中时爱上音乐,上了大学,有了不错的工作,组过自己的乐队,玩儿过各种过瘾的东西,对独立音乐的爱却越发浓烈。32岁那年,他决心做一个自己的LiveHouse,从没有名气,接不到演出,到终于有了自己的“江湖”。虽然收入依然不佳,沈毅却没想过放弃。他说,喜欢独立音乐,最初是理想,现在是一种责任——“把好的音乐带到这个城市,让喜欢音乐的年轻人近距离地感受他们喜欢的音乐人”。

“独立音乐”这棵苗是高中时种下的

在郑州,大部分人从没听说过“7LiveHouse”这个名字,然而,但在那些独立音乐爱好者眼里,它却是郑州独立音乐的“圣地”,以至于在“江湖”上还有了一些关于它和它主人的传说,比如工作人员上上下下都很高冷,比如老板一直赔钱,却一直坚持……

真实故事中的沈毅1976年出生在郑州,高中时期喜欢上摇滚与民谣。与那时的很多文艺青年一样,他深受唐朝、黑豹乐队的影响,爱上了崔健、许巍。“一是因为以前从没听过(摇滚和民谣),感觉很新鲜,再就是特别喜欢他们表达出的那种(独立)思想,很有力量”。大学时,沈毅学的是建筑,毕业之后做过3年平面设计,后来干脆自己开了个通讯公司。虽然事业发展还不错,但音乐始终是他心里放不下的一个东西。

2000年,沈毅跟几个朋友组了一支乐队,想做自己的独立音乐。但独立音乐市场太小,乐队如果不演唱流行音乐基本是没什么演出机会的。谈及此段经历,沈毅笑言:“就是自己玩儿,紫荆山附近一家酒吧一年两次的音乐节基本是我们唯一的演出机会。”演出机会少,加上有成员离开后找不到合适的替补,乐队成立4年之后解散了。

做不了乐队,就做LiveHouse接演出吧

LiveHouse字面翻译是“室内现场演出场所”,最早起源于日本,因为这些室内场馆具备专业的演出场地和高质量的音响效果而迅速风行开来。在欧美发达国家,到LiveHouse听音乐已经是乐迷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

2007年,沈毅跟朋友去北京看了几场LiveHouse演出,“觉得这种形式特别好,(郑州)这个城市应该有这样一个地方,让更多的独立乐队有展示的机会,也把好的音乐介绍给这个城市的年轻人”。就这样,乐队解散之后的沈毅又一次找到了寄托梦想的平台——Live-House。在几个朋友的共同参与下,2008年,“7LiveHouse”开张了,这是省内第一也是目前唯一一家LiveHouse。两百多平方米的空间大概能容纳三四百人,没有座儿,淘宝预售票,有余票现场也卖。

“能力很强,能干也会干。”沈毅的朋友们这么评价他。

“我们这个团队不是一般的那种老板雇员的关系,大家都是奔着(独立音乐)这个爱好来的,做自己喜欢的事,物质得失也就没那么重要了。”员工小田这么告诉记者。

至于“7”这个名字,也是江湖传说的一部分,但沈毅自己称没什么意义——“就是一个代号”。

不赚钱,把它当做生活来坚持

“7LiveHouse”虽然开张了,但问题却是一大堆。作为省内第一家,“7Live-House”要怎么做?没有参考模仿的先例,全靠几个人一起摸索。资金有限,音响设备当然不可能很好。刚开张没名气接不到什么演出,几个人就通过网络、人际关系等各种手段搜集乐队的联系方式,挨个打电话询问有没有演出计划。就这么过了八九个月,终于有一些成名的独立乐队主动联系来这里演出。回想刚开业的那两年,沈毅感叹“真是最原始最简陋的一个状态”。

“7LiveHouse”大部分演出票价在50~100元,年轻人或者说在校大学生是主流观众,因此,观众人数成了演出收入的关键。不过,小众音乐的性质又让人数先天有了局限。“大部分演出都只有三四十人,我们接待过最少的一场演出只有一个人,多的有三四百,但这样(多)的演出一年不超过5场。”沈毅觉得做LiveHouse其实是一个让自己快乐但利润很薄的生意,理想主义色彩要高于现实利益。慢慢地,团队中有人退出,但沈毅选择了继续坚持——“还是因为喜欢音乐”。

“其他人都把做这当成生意,赔钱的事谁爱干?我把它当成生活,就这么坚持下来了。”沈毅说。

从梦想变成责任

据沈毅介绍,现在的“7LiveHouse”每年大概有150场演出,平均两三天一场,“演出软硬件设备在全国中型LiveHouse中算是不错的。”较为“大众”一点的比如宋冬野、好妹妹乐队、《中国最强音》刘明辉等,以及小众圈儿里目前最火的痛仰乐队,都来演出过。

虽然目前最大的困境依然是公众认知度小,观众太少,但沈毅还是对这个行业的未来充满信心:“会有更多的独立乐队有机会走出来,喜欢这些音乐的人会越来越多。”

店里最早的一批乐迷有的已经结婚生子,还是会时不时来听现场,有的甚至带着孩子。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生小刘是忠实粉丝之一,他最早是来听自己喜欢的乐队,现在基本会每周来一次。“成了一种生活方式,乐队听现场很重要。在这儿能接触到很多新的音乐,郑州有一个这样的Live-House是乐迷的福音”。

“那些观众比较少的演出,为什么不干脆取消来减少开支呢?”面对记者的不解,一直很淡然的沈毅有点儿激动:“当然不能取消啊,我们要不让他们演,他们还怎么找演出机会呢!”他说,喜欢独立音乐,最初是理想,现在变成了一种责任——“把好的音乐带到这个城市,让喜欢音乐的年轻人近距离地感受他们喜欢的音乐人。也许我的努力改变的东西很少,但哪怕有一点点也好。”

大河点评团

在百度上搜索“7Live-House”,得到45万个结果,并且清一色都是郑州这一两家。作为中原地区音乐发烧友的理想王国,“7LiveHouse”六年来承办了一场又一场演出,吸引了海内外众多乐队、音乐人、艺术家来这里与乐迷们沟通交流。可以说,“7LiveHouse”已经成为郑州这个日趋现代化的大都市一个闻名遐迩的音乐地标。

“7LiveHouse”不愧为郑州的音乐名片,其声誉鹊起的背后,当然倾注了本来学建筑但痴迷音乐的70后沈毅及其朋友们的大量心血。不为赚钱,只为音乐爱好与梦想,并且为更多喜欢音乐的人创造满足与享受音乐的条件,这样的年轻人,还有更多的经常光顾“7LiveHouse”的年轻人,所展现出来的积极健康的精神追求和满满的正能量,足以让戴着有色眼镜看待当今年轻人的那些人,心生惭愧。

郑根岭

(央视网新闻社区中心值班总监)

编辑:范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