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设为首页

中国名校少年班36年风雨路反思 争议与成绩并存

2014年12月17日11:13来源:大河网

中国名校少年班36年风雨路反思 争议与成绩并存

今年3月31日,郑州7名14岁少年一起考进西安交大本硕连读少年班,他们是同班同学,有班上的“学霸”,有“学神”,还有“学模”

河南商报记者 吴静 訾利利

因材施教,还是拔苗助长?

从1978年开设以来,有关少年班的争议就没停过。

不过,争议归争议,少年班的高成才率也是个不争的事实。

在专家看来,近几年,少年班越来越受追捧,凸显了我国个性教育的缺失。

现象

少年班风云再起

报考火爆,录取率接近40∶1

近几年,少年班又火了起来,影响也越来越大。

从2009年起,西安交大少年班由原来面向部分省市招生扩大为面向全国招生,报考人数更是一路飙升:2010年987人报考,2011年1260人报考,2012年1730人报考,2013年达到2045人,今年约2000人参加初试。

学校通过初试从中筛选出500人参加复试,最终录取130人左右。

中科大少年班,每年也有数千人报考。在高考划定分数线后,中科大经过“筛选”,确定少年班复试入围名单,近年来招生规模维持在50人左右,录取率比西安交大少年班更低。

中科大招收的是年龄较小的高二及高二以下的优秀学生。在录取方面,考生在当地按高考要求参加全国统一高考,科目与当地高考(理工类)科目相同。

2014年,中科大少年班计划招50多人,共向全国学生派出了2000余张准考证,录取率接近40∶1。

说法

“不后悔选择少年班,不用去挤高考独木桥”

2011年考入西安交大少年班正读大二的张晴说,对于自己的选择,她不后悔。

她有两个同学,一个是当年考上了少年班没上,最终通过高考考上的学校,还不如西安交大;另一个也是放弃了西安交大少年班,最终考得特别好的。

“高中三年,怎么发展谁也说不准。”张晴说,她觉得少年班不错,学校对少年班有很多支持,可申请资金做想做的事,她预科一时就申请到了一笔资金做项目。

“报名那会儿年龄小,啥也不懂,不过被录取时还是有种优越感,不用去挤高考的独木桥了。”2009年考入西安交大少年班的池泊明说,“上了本科,就和其他学生一起上课,就是比一般人少上一年高中。”

在池泊明看来,少年班最大的好处就是少了高考的压力,“能够适应少年班环境的话,还是个不错的选择,当然不排除将来会有更好的选择。”

郑州中学初中部教务主任张谦,多年来一直负责该校少年班的培训选拔,他认为,对于想要报考且有实力的学生,根本不用犹豫。

“能进入最终推荐名单的学生,参加正常的中考都没问题。”他说,初中和高中的知识架构不一样,初中成绩佼佼者,到高中成绩未必就好,三年时间还是存在很大变数的,如果有参加少年班选拔的实力和资格,不妨一试。

争议

少年班是拔苗助长还是因材施教?

对于少年班,可谓是众说纷纭,不少人认为,这样的教育方式有拔苗助长的嫌疑。

中南工业大学博士生导师蔡自兴教授,也曾在多个场合明确反对大学办少年班。他认为早慧儿童是客观存在,但数量极少,办少年班不利于学生性格、情商的培养。

说起少年班的弊端,宁铂、干政、谢彦波总是习惯性地被提及。30多年前,他们三个是红遍大江南北的“神童”,是亿万家庭教育孩子学习的榜样。

而今,他们出家的出家,避世的避世,离大家的期望甚远,人们在扼腕叹息的同时,又进行了一场“少年班,办还是不办”的争论。

仔细分析起来,少年班教育模式之所以受到质疑,多是因为人们指责其培养的“问题学生”因自控力差、学业跟不上、品行不端或心理问题被退学。

“少年班的学生,年龄小,缺乏自我监管的意识,没有了高考的压力,很容易导致学生堕落。”在读学生刘天皓说。

实际上,也不是所有的学生都能顺利地在少年班完成学业,拥有完美的求学经历和光明的未来,因各种原因退学的学生也不少。

不过,也有人认为,少年班存在的问题,在普通高校大学生中也同样存在。

观点

少年班作为一种探索是值得肯定的

“少年班的产生,既是知识荒漠时代对人才的渴望,也确实有客观需求。”安徽大学社会与政治学院教授杨雪云说。

“如今社会越来越多元化,个体差异的孩子也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一个社会越进步,给人留有的选择空间越大,选择的可能性也越大。”杨雪云表示,少年班给早慧孩子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对这些孩子来说,社会给他们一个机会放在一个特殊的环境里面,最终目的是让这些孩子更加生动、活泼、自由、快乐地成长成才,发展自己的灵性,发挥天赋的潜能。

杨雪云教授认为,我们的社会需要宽容,“中国这么大,要允许少数人做与众不同的事。我们需要教育上文化上的多样性,这对国家和民族很重要。少年班是中国高等教育多样性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对少年班的探索,对探索中出现的失误,社会应宽容一些。”

不管是赞赏还是贬抑,少年班作为一种探索,都是值得肯定的。

“现实中,确实有些孩子有这样的需求,但如果家长只是想让孩子早点进入大学,选少年班这条路一定要慎重,万一早早进入大学后出现心理或学习方面的问题,是得不偿失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

少年班火爆

凸显我国个性教育缺失

“少年班受追捧,反映了当前我国个性化教育的缺失。”熊丙奇表示,少年班教学实际上是个性化的教学,有些人有一些比较突出的个性化表现,他需要接受一种个性化的教育,但是我国的教育现在还是按单一的评价模式来选拔培养学生。

在熊丙奇看来,少年班在办学中,似乎是有“个性”的,因为其走的不是寻常路,不少孩子都是一路跳级,跨进少年班。

而实际上,少年班离个性化教育距离尚远,少年班的孩子还是要求学相同的课程,至于心理咨询和服务,其他大学生有怎样的待遇,他们也是怎样的待遇。

熊丙奇说,在一个重视个性教育,给每个个体自主发展空间的教育环境中,是不需要少年班的。而少年班又不幸地把一些个性突出的孩子纳入另一个设定的成才模式。

“要破解这样的轮回,还需要我国大中小学重视学生的个性教育,为学生的个性发展,创造条件。”熊丙奇说。

编辑:范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