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设为首页

从辍学的保姆到在郑州买房的快餐店管理层

2014年12月16日11:16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从辍学的保姆到在郑州买房的快餐店管理层

点评专家:

  李佩甫

  (河南省文联副主席)

从辍学的保姆到在郑州买房的快餐店管理层

结束了一天紧张的工作,春华在等公交车回家。

  □记者刘瑶文白周峰摄影

  核心提示|从农村到城市,从洗衣做饭带孩子的保姆姐姐,到掌管财务的知名快餐店员工组长,27岁的春华用13年时间,踏实地完成了平凡人生的不平凡转变。然而,她的梦想还在路上,年轻就是吃苦,就是靠自己干点啥,就是奔向更好的生活,她的成功没有尽头,只有永不停息的奋斗。

  决绝离家|“我出来了,就不会回去”

  “那会儿她还不到14岁,我11岁。”弟弟晓明至今清楚地记得姐姐离开项城市永丰乡谷楼村、到郑州做保姆时的情景——这个从小到大,不管自己有错没错、被责骂时从不肯低头的姐姐,头也不回地踏出了家门。

  “我出来了,就不会回去。”我当时就是这么跟我妈说的,春华说,她也记不清年少的自己为何会如此决绝地背井离乡,“就是不想上学了”。说来说去,也只找了这么个理由:她的哥哥、姐姐常年在南方打工,她和弟弟与父母相守,没人知道,谷楼村里“养牛—赚钱—盖房—再养牛”的生活追求,在春华的心里早被打上了“×”。

  2001年,在本家姑姑的介绍下,她找了一份保姆的工作,住进了郑州市一所高校的家属院里,那里,有一个即将临盆的雇主需要照顾。今年9月,她把拍摄写真时的摄影师,变成了相伴一生的丈夫,美满地营造起自己的家。

  不到14年,春华把离家时抛下的狠话变成了美好的现实。

  积极融入|“她是我们家‘第一别’”

  “对我来说,他们不是雇主,而是家人,尤其是姑姑,在我人生中每一个转折点,需要做决定的时候,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春华口中的姑姑,就是第一个雇主张欣的妈妈的同事的老家亲戚,这拗口的关系,就是两人结缘的起因。

  尽管家务活、家电操作等春华一概不会,张欣仍然决定留下她,“她很特别,她自己就是个孩子,却那么喜欢小孩”。

  一个月后,张欣生下儿子龙龙,春华开始带孩子、做饭、洗衣服,做着平凡的保姆工作。不过,在龙龙3岁的时候,这种平静缓慢的节奏被一个决定打破了。

  “我们家最艰难的时候过去了,不能耽误孩子。”抱着这个念头,张欣一家开始劝春华拾起书本,继续上学,继而找工作,在郑州安家。

  “留下来”三个字,蕴含着无穷的魔力,这让原本听到学习就头疼的春华眼前一亮。

  “只要可以不回老家!刚过20岁,家里就逼我回去相亲,我就是当尼姑也不愿回去安家。”春华笑着回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已经可以熟练地操作家电,把张欣家里照顾得井井有条,和龙龙培养起深厚的姐弟情谊;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夏天热得受不了,冬天冷得待不住”成了她拒绝回老家的理由。

  她很用心,一年时间完成了河南省中等职业出版学校的中专课程,顺利在一家全球知名的快餐店里找到了一份店员的工作,她的生活渐渐有了新的方向。

  固执、坚持,对她认定的东西绝不放手,“她是我们家‘第一别’。”张欣笑着说。第一眼就看出春华的与众不同,给予她无限的宽容和鼓励,张欣称得上是春华的“伯乐”。

  “她刚来时,儿子还不会走,她推着出去转,难免碰到同院带孩子的小姐姐们,大家就比啊,她就总说‘没意思’。”也许就从那时起,春华的奋斗欲就破土而生了。

  心怀梦想|“靠自己,干点啥”

  快餐店或照相馆?这是春华面临的第一个职业选择。“我姑问我,这俩地方愿意去哪儿,我想着还是得能多接触些不同的人,我得改改不爱说话、不善于和人交流的性格。”春华果断选择了前者。

  从员工到训练员到员工组长,春华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做上来的。“以前的点单设备只显示英文,还是专业术语的缩写,我不会啊,学得慢,打了那么大一页纸,密密麻麻把英文缩写抄在前面,后面是中文和解释,天天背,一点点背,硬给记下了。”现在,她是区域经理,管理店内现金和整个服务区。

  12月13日,她和记者见面的地方也是一家快餐店,看着慢吞吞为客人点餐的服务员,春华忍不住了,“我最不喜欢点餐慢的,干了这么久,我能说我看人挺准,从客人点餐的方式,语气语调,判断大致的性格和喜好,最能提高效率。”

  春华身上,再也找不到那个辍学进城打工的小姑娘的影子了,思考、敬业、认真、坚持,所有这些与当初的她格格不入的品质,已经融入她的人生。

  在通过了保险从业资格考试后,春华找了份保险公司业务员的工作作为第二职业。此外,她还报了驾校,甚至还参加了一个消防工程师的资格培训,“我就是喜欢考证,不管有没有用,反正就是证明自己”,尽管身边并没有人否定过她。

  “靠自己,干点啥,我一直这么想,我也挺累的,不过这是选择,为了解决车房等最基本的需求,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春华说,她也有过选择安逸工作的机会,朝九晚五,每月两千元,“那有什么意思?年轻就是用来吃苦的”。

  几年前,春华已经在郑州买下了属于自己的房子。而且在她的影响下,弟弟晓明顺利考入了郑州大学医学院的7年本硕连读。更重要的是,今年9月,她搬出了张欣的住处,结婚有了自己的家。

  现在的春华并不认为自己取得了成功,“还远着呢!起码要能开间自己的店,那是我的梦!还有,换套大房子,买辆车,最重要的是把我妈也接来,老家太冷了……”

  大河点评团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对中原农民来说是一个自发的大流动、大迁徙时期,一批批的农民怀着各种各样的梦想,从乡村走向城市。客观地说,进城后他们已非原有意义上的农民了,他们逐渐演变为流动着、迁徙中的一个个“背着土地行走的人”。他们或个体,或家族,或群体,在大变革的潮流中被夹裹着朝东、西、南、北四处奔突,从方方面面改变着旧有的生活方式,成了一个个“都市的追梦者”。

  大河报报道的这位“春华女士”(我们也应该尊称她为“女士”了吧?)就是“都市的追梦者”中的一个。她是奔着过好日子的梦想从乡村走向城市的。她从一个14岁的乡村女孩,通过辛勤劳动、通过不懈努力成了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知识有文化的城市白领。

  向“追梦者”致敬!

编辑:范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