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设为首页

年龄最小看车人打动郑州 13岁少年:想上学 但不放心妈妈

2014年12月08日11:38来源:郑州晚报

年龄最小看车人打动郑州 13岁少年:想上学 但不放心妈妈

说起家里的事,看车少年哭起来。

  13岁的他一句话令人心碎

  “我想上学,但放心不下妈妈的身体”

  12月7日上午,阴冷几天的郑州出了太阳,阳光洒在繁华的花园路红旗路口,车水马龙,人们行色匆匆。路口西北角中环百货广场上,有一个少年的身影,在摆满电动车、自行车的停车场一个角落,摆了一个破木箱,在没人存车和取车的时候,他仰着脸,眯着眼睛,朝着阳光发呆。过一会儿,他拿起一本英语课本翻看起来。

  他叫张志兴,今年13岁,在这里帮助妈妈看车。妈妈有病,丧失了劳动能力。好长一段日子里,只有附近的好心人知道他的故事,直到最近,有人把他的经历放到网上……

  郑州晚报记者 张翼飞 文/图

  帮办

  生活有难题、工作不顺心、政策不清楚、感情遇波折……生活里,难免遇到各式各样的难题。拿起电话拨打

  致电我们,说出您的难题,让我们为您排忧解难。

  家庭不和,母子离开家乡

  12月6日,@人民日报发布一条消息:【#13岁看车少年#:我想上学】在郑州中环百货广场上,看车的张志兴只有13岁,本该是上学的年龄。电动车太沉,他就一点一点挪。“俺爸光打俺妈、打俺,也不给俺吃饭。”妈妈身患重度骨质疏松和骨质增生,好心人给母子俩找了间屋子。小志兴说:“我能照顾好妈妈,我想看好妈妈的病。”

  网友纷纷转发、评论,“我会尽我微薄的力量帮助他们母子”……留言大都是这样感人的话语。

  然而,事实到底怎样?

  昨天上午11点多,郑州晚报记者在中环百货广场找到张志兴。他没有想象中的沉默寡言,显得外向活泼,见了陌生人很快能喊“哥”叫“叔”。

  张志兴的妈妈杨会玲站在一旁,裹着一条黄色带黑点的围巾,露出的黑发间白发丛生,脸色黑青,腰有点直不起来,说话有气无力的。

  张志兴的姐姐也在,她叫张妲妲,在中州大学上大二。在张妲妲的回忆里,安阳滑县那个家没有温情。爸爸和妈妈关系一直不太好,爸爸经常动手就打。

  爸爸不想让她上学,上高中,是老师给她申请了助学金。在郑州上大学,爸爸不肯掏学费,她又在老师的帮助下勤工俭学,艰难地继续学业。

  杨会玲患有胃病、肾结石、输尿管狭窄、抑郁症,背部骨折过,还有严重的骨质疏松,子宫切除了三分之二。她起诉离婚后,张志兴不愿跟着爸爸,母子俩来到郑州投奔张妲妲,可她只是一名自顾不暇的学生。

  今年7月上旬,由于治病,杨会玲花光了从家中带来的几千块钱,母子俩沿街乞讨。饿了,到饭店捡拾食客吃剩下的饭菜,困了,睡地下道,有时候捡点废品换点吃喝。

  7月15日中午,他们流浪到中环百货广场附近,张志兴找到在这里承包停车场的曹纪远,询问有没有什么活儿干,他和妈妈已经一天多没吃东西了。看到衣衫褴褛的母子,听了他们的遭遇,曹纪远和妻子掉了泪。

  他们想让杨会玲看车,但看她“弱不禁风”的样子,有点担心。13岁的张志兴自告奋勇,愿意帮助妈妈看车。曹纪远夫妇同意了。

  母子俩每个月有了1500元的固定收入,加上顾客零散给的看车费,每月有2000多元的收入。

  知道母子俩的故事,好心人纷纷帮助

  从那时起,在这个停车场,人们经常看到一个弱小的身影穿梭在电动车、自行车中间,吃力地将凌乱的车辆摆放整齐。他身高不到一米五,身材瘦小,想搬动一辆电动车并非易事。对需要摆放紧凑的电动车,他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地挪。杨会玲心疼儿子,想帮忙也有心无力,疾病缠身的她走路都费劲,看到儿子忙得满头大汗,她常坐在一旁垂泪。

  今年9月开学,张志兴回到老家,他放心不下在郑州的妈妈,背着书包再次来到郑州。

  张妲妲读大学的费用是贷款,两年来贷了1.8万元,勤工俭学加上奖学金,每月还有不小的缺口。虽然看车能挣点钱,但一家三口过得非常拮据。

  停车场附近许多人慢慢知道了他们的情况,各自用朴素的方式为他们送去爱心。

  一名叫赵华的女士知道这家人的遭遇后,从9月份开始每个月资助他们1000元;一名不愿留名的男士给他们找了一个宽敞的住处,免房租,水电费也不让掏。“还有在邮局上班的娇娇姐,带我和姐姐去游乐场玩,请我们看电影,经常给我们买好吃的;还有药店的张惠姐,给我买衣服,给我们送饭;还有……”对热心人的帮助,张志兴如数家珍。

  他对姐姐说:“我能照顾好妈妈”

  张志兴担心姐姐在学校吃不饱,总是从自己和妈妈挣的钱里省出一点给姐姐用。中州大学离这里远,来回跑不方便,张妲妲不能守着妈妈。张志兴像个男子汉一样,拍着胸脯说:“放心吧,姐,我能照顾好妈妈。”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13岁的张志兴已经成为顶梁柱,帮妈妈看车自不必说,回到家里,洗衣做饭,无所不能。

  在看车的空隙,张志兴拿出初一课本看,有时还读出声来。杨会玲既高兴又心酸:“孩子在学校成绩非常好,特别是数学,要不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他肯定和别的孩子一样在教室里上课,一定会是个好学生!”

  杨会玲说:“我真是拖累了孩子……”

  6日中午,一位中年女士给张志兴送来了2000元钱,尽管张志兴抱着她的胳膊不放,央求她留下名字和电话号码,这位女士最后还是没说出名字。

  昨日中午,在郑州晚报记者采访过程中,一家三口又送来了2000元,记者拿起相机准备拍摄时,这家人摆摆手离去。不久,又有一位中年女士送来200元钱和一些衣物。

  张志兴说:“这些好心人的帮助,我都一笔一笔记在本上。”他翻开本子让记者看,上面写有:“第一个好心的阿姨资助我们2000元,第一个好心的叔叔200元……”

  中午,中环百货一名男员工给母子三人买了近200元的肯德基。张志兴连声感谢,脸上满是笑容。

  没有人关注的时候,张志兴眼神里有不易察觉的忧郁。他说,非常想回到学校读书,但又怕离开郑州妈妈没人照顾,“妈妈的身体干不了这份工作,没有了这份工作,上大学的姐姐过得也不会好”。

  最让他担忧的还是妈妈的身体,“我的愿望是妈妈的病能治好,让她能自食其力,自己照顾自己;其次,能让我上学,学习到知识,长大了参加工作,有能力报答妈妈的养育之恩和好心人的帮助!”

  这些话,和13岁这个数字相比,有些成熟,有些沉重。

编辑:范昭